安然:局外人(短篇小说)

安然:局外人(短篇小说)

文/安然 冬梅在院子里越骂越带劲儿,南墙根红红绿绿垒起来的东西是冬梅嗤之以鼻的,但那是三财唯一的经济来源。 他如今能做的也就是走东巷串西家捡来这些破烂儿然后变卖成钱,他的烟酒钱还有馋嘴时的饭钱都在这儿。 三财视这些如宝贝,冬梅见不得。 冬梅看着

冬依然,君是否安然

冬依然,君是否安然

文字:麦田守望者 楔子 这世界上的风景,只属于它原来的地方,任何人,任何物 ,都带不走! 一 每天每天的清晨,都要路过那片空白地。 长长的围墙,只有一个大门可以进出,里面长满了荒草,心里总会莫名的痛:一个满脸沧桑的男人,看样子五十左右。守着一间门

扎着蝴蝶结的你

扎着蝴蝶结的你

他一直叫我小安。是安然、安静,还是安全或者其他,谁知道呢。到底这么多年过去了,更没有可去深究的理由。我还是小辈,安心小安。 有一天突然回想起曾经和Julian一起的三年,流了很多泪,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总之最后劳燕分飞,渐渐失去联络,直到

时光清浅许岁月安然散文

时光清浅许岁月安然散文

静静的安然在夏天的时光,任季节柔暖的清风,轻轻地抚过眉间心上。馨香的安暖,便会不由自主的依着那些缱绻的时日,绕我而行。  许我一份柔软,将灵魂深处的轻藏,植在每一次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