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我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2月 文/刘一平 天亮了。 我该走了。 纵然我有千般不舍、万般留恋,但我还是要走的。我太累了。我累得眼睛一点也睁不开,周身动弹不得,四肢冰冷得没有了一丝温度。心脏已停止了跳动,双肺也没有了任何呼吸。但我却清晰地听到了主治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