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天空中划过的凄美

你是我天空中划过的凄美

认识雨那年,我不过16岁。16岁的季节,本是如花的年龄,但是我的生活却无法阳光灿烂。越来越紧张的战事,牵动着母亲为父亲远行担忧的心,也让我的花季充斥着空袭警报的刺耳尖叫。日本人侵略的步子越迈越大,随着战争的激烈,我们家客厅的气氛也飘浮着一种说

番茄皮

番茄皮

1979年,16岁的伊万斯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一名大一学生,并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正当他憧憬美好未来时,却感到脑子阵阵刺疼,开始以为是休息不好,也就没当回事,后来终于有一天晕倒在课堂上。经医生诊断,他脑部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需要立即手术。手术痊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一个人演出的相聚和离别

16岁的时候,你心痛过吗? 慕尹荷痛过。 她喜欢班里一脸清凉、才思横溢的顾轩。 顾轩,一米八的个儿,套一件纯白T恤。他走过慕尹荷的身边,轻轻的,带过细凉的风,慕尹荷会脸红;上体育课,顾轩站在操场上,偶尔朝慕尹荷的方向望去,慕尹荷的心跳会加速青葱

为你叠过三十九罐星

为你叠过三十九罐星

那年,她16岁,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不算很高,斯斯文文的,但很喜欢踢足球,有着一副低沉的好嗓音,成绩很好,常是班上的第一名。虽然在当时,早恋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女生追男生也不再是新闻,她更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他表白

最终的爱

最终的爱

一、 楚楚是个洗头妹。 来武汉的时候,她16岁。 她瘦瘦的,怯怯的,站在店铺里,像一枝青稞花。 汪洋第一次见到楚楚是在那家理发店里,她非常勤快,不停地忙着为顾客洗头。 这家理发店是汪洋经常光顾的小店,在他上大学的正南端,午间休息的时候,他来到了这

错落流年

错落流年

遇见他时,她16岁。 雨后的林荫道,她提着棉布裙踮着脚小心翼翼地跳过地面的小水坑。募地自行车铃声响起,还没来得及闪躲,污水已溅了她满身。皱起眉刚想发怒,有道歉声急急落入耳畔,抬头的刹那她竟愣了神,究竟是女娲的精雕细琢之作吗?一瞬间,有浅浅的笑

听说,相爱没那么容易

听说,相爱没那么容易

那一年,他16岁。黄昏,白桦树的影子拉长,夕阳的余晖倾洒在他们身上,他和她走在这条林间小路上,他俏皮的说:傻瓜,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她的脸红了。束发之年,他和她在一起了。 那一年,他20岁。湖边,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风掠过有些微凉,他张开双臂

少女的唇彩

少女的唇彩

16岁那年,我在杂志上发表了文章,有一个邻城的男孩写信给我,说,好喜欢你的文字。那是我第一次从一个异性那里,得到这样真诚的赞美。我的心,立刻像那娇羞的莲花,无限温柔下去。于是便开始了书来信往的日子,把那心底最细腻的一份情思,悄无声息地写在纸

十八岁的爱情老师

十八岁的爱情老师

16岁那年,她还在北京舞蹈学院上学。16岁正是一个少女的多梦季节,她也不例外。别看她整日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T恤衫,整日大大咧咧的,仿佛什么也不在乎。可是,她的骨子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她想大喊,想大哭,想奔跑,甚至,想跟别人吵嘴儿。直到她遇到

梅德韦杰夫16岁的誓言

梅德韦杰夫16岁的誓言

杰斯出生在圣彼得堡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授。虽然父亲的薪水不低,因为一家老老少少十几口人都依赖于父亲,所以,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虽不至于挨饿,但也常常捉襟见肘。 他至今记得在他16岁生日的时候,父亲对他说了句杰斯,生日快乐,所谓的生日礼物只是一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