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傅承斌的诗歌(一个打工青年的文学梦想)

2019年12月20日 诗歌大全 暂无评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快读网@傅承斌

  个人简介:傅承斌,山东滨州人,1989年农历七月十四日出生于鲁北农家,2003年辍学后或在家务农或外出打工,2006年开始接触文学。诗路艰难,诗人无畏。在迷惘中艰辛跋涉;在彷徨中树立自信;在坎坷中积蓄力量;在坚持中起飞梦想。

  村河夜伫

  作者:傅承斌

  别离前的伫留

  怎使我不忧愁?

  凝望中悄逝的河流

  温和的星光

  水草的触丝

  在石桥下静静融绕。

  一群潜隐的青蛙

  怯怯唱响忧愁的送行曲;

  芦苇茫然醒来

  舞动困倦的腰肢。

  我不愿离你远行,

  微风催着时光

  拂扬起河面上清澈的涟纹

  仿佛隐隐清晰的诗行。

  我愿在这静寂的怅恋中,

  等待亦喜亦恼的黎明

  等待那地平线上驶来的列车。

  我的归期遥遥

  非似炊烟般如意

  夏夜村河洁且仙迷

  流进欲慰乡思的回忆。

  土屋

  作者:傅承斌

  路边的土屋像老人样衰暮

  在冬天戴上荒草编织的草帽

  朽门锈锁无人过问

  云朵星光轮流报到

  村中的瓦房鲜花般争奇斗艳

  土屋也许会因为遗忘而感到骄傲

  风推残墙猛然一哼

  窗沿卧睡的花猫惊慌逃跑

  砖块和落叶组成的迷宫

  期待着孩子们淘气的搅扰

  李小龙

  作者:傅承斌

  唐山大兄,破幕惊出

  截拳道,承前重盛精武门

  冲拳叱咤,猛龙过江

  龙争虎斗,怪吼虓虓

  死亡游戏,戏语竟成谶

  潜寂怀器不忧,名响震世不骄

  铁胆血身,正道横闯

  英年早逝,何惜?

  死后是非,何益?

  炽星烈卅载,强作庸夫老

  怒舞双截棍,愤今醒谁接?

  傲空啸

  我在冬天里迷路

  作者:傅承斌

  我在冬天里迷路

  童话中的野兔

  去寻找吃过的稻谷

  沿着书中的线条

  跑向林边的屋

  我在冬天里迷路

  冰上的画图

  与冰一起融进冰窟

  落雪的地方和雪落的地方

  谁也测不出它们之间的高度

  我在冬天里迷路

  小桥的远处

  被冰冷的黄昏藏住

  我带着火种

  却没有可燃的枯木

  我在冬天里迷路

  凝视雪花没有风向的飘舞

  凝视明日雾中太阳的升出

  眼睛,是幻想的重复

  泪水,是心灵的慰抚

  农屋里

  作者:傅承斌

  铁锨.铁叉.大镐.锄头.

  麻绳.镰刀.扫帚.榔头.

  簸箕.箩筐.排叉.木锨.

  扁担.铁筲.竹筢.推板.

  钐刀.铡刀.耧车.手推车.

  耯子.耙子.木梯.地盘车

  农屋里这么多工具

  工具上的茧痕深深。

  回忆童年

  作者:傅承斌

  木剑与磨盘石撞击

  土坯屋遭暴雨蹂躏

  煤油灯的火焰 火柴划亮

  燃响捡拾的口琴

  蝙蝠群在逃窜

  飞翔在镰月和古井之间

  日出前燃烧的巨人

  重又闪进 梦的栅栏

  打麦场上的足球队

  终将在黄昏时心灰

  皮筋木偶 悬于书后

  雪巷中的车辙深深

  手推车

  作者:傅承斌

  在柜台上摆放着

  是件玩具还是件艺术品?

  那么精美,那么灵巧,那么令人忆思,

  巧遇在我身旁的不熟识的小朋友

  你知道这是什物么?

  现在,现在我把真实的它告诉你:

  这是农民的发明,农民的浊汗;

  农民的苦梦,农民的血泪;

  农民的仗依,农民的笑涡

  这就是农民的,农民的手推车。

  手推车呵手推车

  今天,你在这里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没有了辙迹,也没有了尖音,

  但让我想起了操劳的父亲,想起了童年,

  也让我想起了杰出的诗人,想起了历史。

  父亲手中的手推车上

  是水桶,是粪土,是麦稇

  诗人笔下的手推车上

  是贫困,是悲哀,是愁思

  手推车呵手推车

  上面还有两只竹筐,

  似婴儿的摇篮

  里边空空,空空

  却溢出无尽的悲喜。

  催眠曲

  为小外甥凯诺两周岁而作

  作者:傅承斌

  蝉儿,你莫唱;你可看见那瓦房?

  花儿,你莫香;你可看见那明窗?

  风儿,你莫荡;你可看见那席炕?

  睡啊,诺诺,睡啊

  诺诺,睡啊,诺诺

  月亮啊,你快洒下银光;橙黄!

  青蛙啊,你快叫出声响;吟唱!

  壁虎啊,你快爬上檐墙;魔降!

  睡呀,诺诺,睡呀

  诺诺,睡呀,诺诺

  祖父呵摇床,祖母呵哼唱;快呀!

  小姨呵遮光,小舅呵蔽凉;快呀!

  爸爸呵舒畅,妈妈呵欢往;快呀!

  睡吧,诺诺,睡吧

  诺诺,睡吧,诺诺

  听夜

  作者:傅承斌

  夜间

  从睡梦中醒来

  站在窗前

  在黑屋子里听外面的声音

  静得很,没有任何声音

  正因为没有任何声音

  我才听

  收魂

  作者:傅承斌

  魂归否?魂归否?人归魂不归的还乡人

  大门屋门齐齐开,星辉倾盆如雨来

  收魂的长辈净面净手,还乡人正坐北屋门口

  双手紧并向天捧,收来魂儿覆颅顶

  捧一回,覆一回,回回皆唤魂小名儿来返身

  魂儿归,魂儿归,人归魂归不归的还乡人

  空怀摇岳才百世何出惊凡笔?

  自弃酒肉交却得体肤累

  空抱凌云志中州何现翔天翼?

  自远香裙情却惹鸡鹜辱

  魂已归,魂已归,人归魂也归的还乡人

  离乡时风发意气,再见怎魄落采颓?

  乡景乡情祛俗物,饮水饮风长辈劝我养心骨

  长智必吃堑,吃堑可长智?在家难作为

  身壮神健再出乡莫义愚,莫仁愚

  看见了裤腿帽

  清明顾城祭

  作者:傅承斌

  看见了裤腿帽

  幻想曲起锚逃离了铜鼓的喧闹

  拉着帆车子让开青草

  银窗纸裹住马铃上的屠刀

  墨水洒进山溪喷出花雕

  海浪摄下红烛的燃烧

  星空里的誓言向风儿倾告

  看见了裤腿帽

  小萝卜头摔碎纸铐蹦蹦跳跳

  爬上鹿背在红太阳下飞跑

  靠近高墙古塔的怀抱

  萤火虫、齿轮和松果的队伍不断争吵

  探找深井中的呼号

  向蛇影发射割草谣的大炮

  看见了裤腿帽

  天使惊出汗珠在云彩里碰掉羽毛

  架起天线传播福音的指导

  太平鸟在北冰洋上搭巢

  葡萄藤与大风暴旋绕

  万国旗闪耀,早发的种子

  被玩具人丢进麦穗编制的钱包

  看见了裤腿帽

  成了柏油路的拔火筒

  拔成了独木船拔成了卵石岛

  拔成了小城堡拔呵拔拔得晃晃摇摇

  花盆里的烟囱开始冒泡

  年龄因为懂事而累倒

  没画完的窗子还在任性地笑

  乞丐

  作者:傅承斌

  乞丐穿得很破很单,

  蹲在地上,把头垂得很低,

  冷风刮着他冻红的脸,

  身前放只缺角的脏碗。

  他的家在哪儿?

  家里还有什么人?

  这些都没有人问,

  乞丐自己也不说。

  他只是默默祈求着

  祈求着路人赏他点剩饭和零钱

  可是,他们从他身旁不眨眼的走过

  他们曾是乞丐的儿子

  摊贩

  作者:傅承斌

  一辆自行车停在工厂门口

  厚厚的被子盖得很严实

  下面不知是蒸包还是油饼

  空中没有一颗星星

  工人们下班已久

  姐姐,我们一起

  作者:傅承斌

  姐姐,我们一起在糖块的吵闹中等

  等母亲在煤油灯下讲故事

  等父亲扛着西瓜从船上归来

  姐姐,等串巷的照相贩子

  为我们留下第一张欢气的稚容

  姐姐,我们一起捏泥人

  叠纸船我们的玩具我们自己制造

  姐姐,我们一起捡拾碎玻璃

  积攒分币嘻想着法术和学费

  姐姐,我们一起似懂非懂的相信

  相信父亲的诺言,也相信黝黑劲健的手

  急拨算珠的碰撞声

  粮食,红瓦房,我们孩时的期盼

  为了这个期盼,姐姐,我们相继走上

  同一条路,一条我们应走的路:

  姐姐,异乡的寒暑

  同着我们早早成熟

  姐姐,我们一起

  恣泣,家屋里至今挂存着

  你十四岁打工回家

  久别相抱的泪水

  姐姐,我们一起

  回忆,在每一夜里我们

  都有握起电话的冲动

  冲动,冲动的忙音长响

  卷耳

  作者:傅承斌

  崔嵬高岗难攀,顷筐更难盈

  卷耳卷耳,采采接采采劳不停

  瘦马虺隤低嘶

  老仆空腹不起

  金罍兕觥夜夜独举

  依旧依旧登上山顶远望,望你离去的方向

  我的爱人,我的渴盼化作《诗经》里的字行

  传唱千年,千年来我的魂魄还延续着呼吸

  凡身消无的呼吸,风刺霜杀,日熬月煎

  在我们初识的地方,忍着伤痛忍着艰险等待

  只为了只为了与归来的你再拥抱一次

  久久拥抱一次,而后

  而后,瞬间飘散

  傅承斌的梦想

  傅承斌,何人?傅承斌的梦想,何是?

  承斌出身农家,爱好且有志于文学,现边在外打工边潜心自学,创作之诗文见于新浪博客傅承斌。承斌经数年勤练自信以自身才华足可施展抱负,只待良机速现。博客中《一个文学爱好者的自白 》《致一位诗界前辈的信 》《告网络友人书 》等文提及自身之事颇多,上位之士若有意提携可抽时一阅。

  承斌初触诗歌是在2006年。其年,诗坛怪事,咄咄迭出:梨花体、裸体朗诵、庸诗榜、与青年作家论战等,诗歌何其神圣,今人何其自轻?爱诗之人岂不痛心?精英之士泣号奔走。承斌自彼时起便立志作为于诗歌,在迷惘中艰辛跋涉;在彷徨中树立自信;在坎坷中积蓄力量;在坚持中起飞梦想。

  承斌现在一电子厂工作,一日在厂约十二小时,白夜双班倒。工作中尽职尽力,业余时苦读勤学。承斌虚岁近二十七,至今未婚,家人嗔言频催。承斌身心渐疲。承斌身边并无志投之人,寻梦路上只身奋战。也曾寄稿于文学刊物,杳无音讯;也曾发贴于诗歌论坛,石沉大海;也曾求教于网络名家,久不回应。是承斌才力不足?不是,承斌自认不是,也定然不是。承斌若自觉己之诗作平庸无奇,决不会强书自荐。非亲不用,非财不取。社会痼疾古已有之。寒门子弟寻条门路怎难如登天?

  文艺可不是风花雪月的事儿。文艺不要沾满了铜臭气。现今文艺创作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此言声声在耳,身为文人沉思几何?泱泱中华,能人无数,遗于草野,只待贤者慧眼举荐。若荐而用之,承斌定当尽志而发,尽才而挥。为文学重盛以付绵薄之力,为民族复兴以竭赤子之心,为社会进步以献正之能量。

  我若不张扬,青春便老去。承斌腹谋创作长计已久,只欠外力助之。承斌之才何日能施?承斌之志何时能展?若有识之士愿助承斌一臂之力,可阅其博客,以观其作以导其路:友情之诗可阅《友人生日》,亲情之诗可阅《催眠曲 》《 姐姐,我们一起》,故土之情之诗可阅《村河夜伫 》《夕阳下的车站 》;民间传说之诗可阅《传说在传说中继续 》,风光山水之诗可阅《山上的风 》,地域风情之诗可阅《棉田劳歌》;民生世相之诗可阅《乞丐 》《摊贩 》,社会见闻之诗可阅《武侠梦 》《风起沧沧 》,国情时事之诗可阅《手推车 》《震后 》;己之孤寂之诗可阅《听夜 》《月下人 》,己之冥想之诗可阅《掩饰 》《乡村之夜》,己之一时失落之诗可阅《伤麟曲 》《收魂 》,己之不甘平庸之诗可阅《李小龙 》

  仁君厚爱,志士垂青,承斌疾盼!疾盼!

  多谢!

  (快读网原创文章,作者:快读网@傅承斌,转载请保留下面链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