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燕园梦,寻芳踪散文

2019年11月03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读罢宗璞先生的《风庐散记》,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先生在燕园住了经年,赏燕园的二月兰,迎春抑或连翘,粉色的桃花,榆叶梅,梦幻的紫丁香,充满了秋韵的木槿花,还有那欢快的紫藤萝瀑布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读罢宗璞先生的《风庐散记》,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先生在燕园住了经年,赏燕园的二月兰,迎春抑或连翘,粉色的桃花,榆叶梅,梦幻的紫丁香,充满了秋韵的木槿花,还有那欢快的紫藤萝瀑布的画面。

  就是在这水木清华的地方,宗璞先生用细腻的笔描摹出了童年往事;就是在这青草覆盖、祥云缭绕的地方,先生用文字纪奠了那些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教育事业的先生们,他们呕心沥血,只是虔诚地忠于学术,就算历经磨难,也不随意动摇自己的信念。哪怕晚年病魔缠身也不辍笔耕,著书立说;就是在这湖光塔影的地方,先生带着热忱去寻找燕园的石、树、碑、墓和桥,将自己的感情倾注于这些充满回忆的景物中,追忆似水年华;就是在这一片热土上,先生用翩飞的文字描绘了四季的花田。

  先生对燕园颇为喜爱,经由先生这么一书,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倘若有机会去北京,必定要去那人杰地灵、水木清华的北大燕园走一走,亲眼去瞧瞧燕园的水木,也去做一回千寻之人,寻树,寻石,寻碑,寻墓,寻桥,寻找历史。当然,朋友对我说:“北大、清华早已不是当年风骨铮铮、屹立天地间的北大清华了。”对此,我并不否认。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本身的工具化已越来越严重。就像梭罗所说:“人类已经成为他们工具的工具了,饥饿了就采果实吃的人已经变成一个农夫,树荫下歇力的人已变成一个管家。最杰出的艺术作品都表现着人类怎样从这种情形中挣扎出来,解放出来。”但我仍单纯地想去寻一寻前人们的足迹,轻嗅历史的气息,纵然它已不再依旧。

  宗璞先生曾这样描述他们那一代人:“我们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童年,在解放战争和新中国成立初期满怀热忱地燃烧了青春,在以后大规模的思想改造和无尽无休的各式运动中,过早地花白了头发。”此情可待成追忆,我们应将老一辈的精神弘扬。虽然“人间四月芳菲尽”,请不要忘却“山寺桃花始盛开”。

  吴舒洁也说,宗璞先生是中国当代文坛上的常青树。虽年逾八旬仍然笔耕不辍。在人心浮躁的今天,她的写作更像是某种特征,那是一代人的坚守,也是历史文脉的相承相传。先生的《风庐散记》记载的不仅仅是水木,还有那自强不息的精神。

  昨天,一个朋友跟我说:突然发现九零后生在一个尴尬的年代——一千年的末尾,两千年的开始。听完这番话,我心头一悸。如此,我们更应该继往开来!

  对于先生念念不忘的燕园,我存有一个希冀:未名湖碧波荡漾,清华依旧!希望历史文脉能够一直传承下去,希望历史长河中那高洁的白莲常开不败,一点一点地将她馥雅的香气弥散到每一个角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