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最终还是没有留下你抒情散文

2019年11月01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记下这行题目,泪眼复朦胧。记下2013年6月4号(农历4月26日)心再次绞疼。我生命中那个无条件爱我的老爸就在这一天永远的离开了我。那一天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伤痛欲绝,什么叫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记下这行题目,泪眼复朦胧。记下2013年6月4号(农历4月26日)心再次绞疼。我生命中那个无条件爱我的老爸就在这一天永远的离开了我。那一天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伤痛欲绝,什么叫肝肠寸断。

  老爸从查病到治疗这半年多来,几乎受尽了病痛的各种折磨。刚强的父亲很少在我们面前表露他的痛苦。实在忍受不了了,也只是低声的呻吟。最后看到他不停地用无力的手指去抠床垫,那时他已经没有气力呻吟了。住院期间,父亲一直靠各种营养药物维持,细细的胳膊天天被输液管纠缠着。最后血管硬了,绣花针般的针头硬生生地被逼了出来。只好用保留针注射。父亲最后什么都吃不下了,一个多月米水不进,只有靠脂肪乳和白蛋白“充饥”。“或许是上帝看他太苦,就把他召去了。”我在用这句话欺骗自己,借此聊慰我泪雨滂沱的心。

  在天津肿瘤医院治疗一周后,我们还是回家,用他的话说,再住院意义不大,因为父亲的器官正在衰竭。最后他要由半昏迷到全昏迷。虽然去之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听到这样的结果绝望的阴影再次把我重重包围了。那一刻我分明清楚的知道,人在病魔面前该是多么的渺小。不管你试图做出多少努力,最终你也敌不过他的魔爪一攫。

  接受了天津主治医生的建议,我们回到当地的人民医院。在这住了整整八天。父亲永久地合上疲惫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他不会再看到美丽可爱的世界,不会看到儿女簇拥在他的床前强作欢颜,也不会看到他最喜欢的小孙子纯真的笑脸……父亲走了,就这样静静地走了,静得我的心空寂得要窒息了。父亲走的那天上午,我买了西瓜,用小勺把汁水“逼”出来,然后用吸管喂他。几次三番,他都没吸进去。看到这里,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父亲竟然连吸管都不能用了,他已经太无力了。下午三点多,父亲开始变得呼吸急促,小脸憋得发红。弟弟叫来医生量了血压,医生小声告诉我血压很低,50——70.当时心突然很沉,知道这不是好征兆。于是请求医生再给加点药,采取点抢救措施。医生又给父亲挂了一瓶液体,虽然他不能说话了,但是意识一直很清醒,于是我就骗他说“你现在不太舒服,是因为血压有点偏低造成的,别着急。医生已经给你用药了,最多半小时,你就舒服了。你一定要坚持……”估计他能听懂我说的话,但就是不会表达。我就坐在他身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突然间父亲的眼睛睁得很大,眼白都露出来了,就那么大大的睁着,好像不会合眼了。顺着他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