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童趣二三事散文

2019年10月2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文革中的一九六九年元月份,我随着父母全家下放农村。九岁的我,少年不知愁滋味,什么都觉得新鲜,到了农村,别人能做什么,我都要学,我天生就是假小子,喜欢做男孩子的事,在我幼小的心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革中的一九六九年元月份,我随着父母全家下放农村。九岁的我,少年不知愁滋味,什么都觉得新鲜,到了农村,别人能做什么,我都要学,我天生就是假小子,喜欢做男孩子的事,在我幼小的心理,并没有男女之分。像砍柴,挖树蔸都是男孩子做的事,我们家里两个姐姐要挣工分,三个弟弟都还小,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我是下放到那里,那里的孩子们对我都很好,我从小就喜欢看书,给他们讲故事听。我不会做的事,他们都教我。

  有一次,我们上山挖黄荆树蔸,那是冬天烤火烧的。我们生产队有一个叫小安的男孩子,他比我大两岁。他挖了一根葛,那是一种能吃的植物根,清香有淀粉,是清火美容的佳品,含丰富的雌激素。那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只知道好吃,给了我一截,我觉得非常好吃,我就问他,那个葛的藤和叶是什么样子,我要自己挖,小安说;“你挖不出来,长得很深。”我就偏偏不信,非要自己挖,他告诉我并认识了葛的样子,可是当时不知道是天快黑了,我没有看清楚还是我没有记住。第二天,我起床很早,惦记着昨天吃了的葛,就自己一个人上山了,找到了一兜藤,就使劲地挖,那个根真的好深,手上都起了血泡,当时也没注意,只是想挖出来给小安看,证明我也能挖出来。就这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挖了出来,心里非常高兴,用锄头剁下一截,坐在地上撕下皮,安安静静的吃起来,开始还不觉得,吃着吃着,总觉得没有昨天小安给我的好吃,好像头也有点晕。我以为是饿了,那就多吃点吧,又吃了一截。啊!不行了,顿时天旋地转,站也站不稳了,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大概上午十点多了,我还没有回家吃早饭,我爸妈和两个姐姐都出集体工了,我奶奶就要我爷爷出去找我,我爷爷在山上喊我,我也不知道,我爷爷就找那些孩子们,问他们知不知道我到哪里去了,小安就说,“她肯定挖葛去了,昨天我挖了葛,还给她吃了的,她说了要自己挖的”,小安才带我爷爷找到我。找到我时,我还人事不醒,是我爷爷把我背回来的。给我灌了百步土的水喝了,我呕吐了好多才醒来,连黄水都吐出来了,差点被毒死了。哈哈哈,后来才知道,我挖的根本就不是葛,是一种叫绵绞藤的植物,和葛有点相似,我就怨小安没说清楚,还和他吵架了,几天都不理他,直到他那天对我说;小妹子,我今天带你挖葛去,我才理他,那天他挖了好几根,我也自己挖了一根葛,他挖的也全部给了我,我们才和好如初,烟消云散。

  去年冬天,我回去一趟第二故乡,又重温了一次挖葛的旧梦。唉!已经物是人非了,小安五十多岁了,一辈子婚也没结,眼睛也瞎了。孤苦伶仃,我都认不出来了,可我一叫他,他马上听出是我,很高兴,我给了他一百块钱。他不要,塞到他手里;我说我什么也没买,不知道你眼睛看不到了,还想你带我上山挖葛呢!他侄子听说了,马上带我上山挖葛,我也不是从前的我了,走到半山腰,我快累死了,锄头都拿不起了。小安的侄子给我挖了半蛇皮袋葛,有二十多斤。唉!我不仅感叹,啊!都老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