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梁祝墓前感怀唯美散文

2019年10月2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今日上午,我乘着尚未完全脱弃微寒衣衫之浩荡春风,趁此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之大好春光,怀着无比崇敬景仰之心,来到了神往多年的梁祝墓前。  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今日上午,我乘着尚未完全脱弃微寒衣衫之浩荡春风,趁此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之大好春光,怀着无比崇敬景仰之心,来到了神往多年的梁祝墓前。

  下车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浓绿麦田,在春风的轻抚下唱着银铃般的歌谣,展示着无限的活力,呈现着丰收的预兆,表现着好客的热情。仔细一看,那远处的碑坊和被矮墙围住的墓地已跃入眼内。我忙向前奔去,近了,近了,更近了。跨过一座小桥,我先来到位于京汉古官道西的梁山伯墓地。墓碑已经向下倾斜,碑上的刻字还很清楚可辨,但是碑面上的其它部位却早已被人划得污七八糟,令人惨不忍睹,甚至上面还被人用粉笔写下了骂人的话。碑下有尚未完全散尽的纸灰,碑稍后两侧各被人插上了两根柳枝,估计是清明节临近,有人在此祭奠过了。可放供品的石案上却空无一物,只是残留的粪便遗迹尚可明显看出,尽管刚刚被雨水冲刷,真是令人可笑,可叹,可悲啊!再抬头望望墓冢,已经被人从下往上踩成了一条小路,我是万万不敢沿着这条小路上去,到墓冢顶上去打扰已经沉睡了一千七百多年的主人的。我踩着矮小而又残破的围墙小心翼翼地走了一圈,见坟头早已平了,只剩下好心人用两块土坷垃摞叠在一起的象征性坟头一个。坟头上的草虽已被人踩光了,但是坟身却生出了萋萋青草,尽管残冬的枯草尚存,春风的作用已经十分明显可见。由此,我略感欣慰。

  暂别梁山伯墓,我又迫不及待地来到了祝英台墓前。见碑上也很狼藉,但是让人欣喜的是墓碑前有几炷尚在燃烧着并散发出迷人气味的香,烟雾细小而直,刚至碑身就被春风吹散开去。低头仔细一看,石案下有个烂酒瓶子,估计是哪个情场失意的年轻人,痛苦之下来到了这里,对着情圣诉说自己的悲情,以期望与之在情感上产生共鸣,求得安慰与解脱。是啊!梁祝的悲剧,在现实生活中又何尝不在一次又一次重演!爱情,是纯洁的,是美好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人人都想拥有的。没有爱过的人,没有真正动过情的人,没有用心去爱一次的人,一生注定是有遗憾的,是残缺不全的。自古以来,为了对美好爱情的追求与守护,多少人流尽了泪,跑断了腿,哭哑了嗓,拼干了血,献出了命。金朝文学家元好问在那首《摸鱼儿》里说:“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诚哉斯言!为情而生,为情而死的人,古来有之,就是那被人称作为帝王将相做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无法掩住他们的光辉。

  在祝英台墓前我转了一圈,又望了望路西的梁山伯的墓地,心中甚感凄凉。《孔雀东南飞》中的焦仲卿与刘兰芝虽也双双殉情,以悲剧结束,可他们毕竟在人间做了几年夫妻,死后又合葬在一起。晋朝著名文学家、新蔡人干宝《搜神记》里的《韩凭妻》中,虽然韩凭与妻子何氏被宋康王活活拆散,殉情后被宋康王刻意分开埋葬,可是他们的坟上各长出一棵树,逐渐粗大,根与根相连,叶与叶相接,树上又有鸳鸯鸟一唱一和,苦命夫妻也算走到了一起。比起梁祝来,他们幸运多了!因为梁祝二人生不能同室,死不能同穴,一条小路虽然不宽,却与牛郎织女之间的那条银河无二般。后人为了让梁祝每年见上一面,特地在他们的墓地中间修筑了三座小桥,就是著名的“一步三孔桥”。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也称鬼节这天,这对苦命鸳鸯便可以相聚了。他们日日相对,夜夜相守,可望不可即,泪眼望穿,青丝白头,思此念此,真个让人痛断肝肠。苦苦等待,只能每年一聚,之后又匆匆分离,再于相视中期待着下一年,苦也。互不相见,是苦,可每日里见而不能会,几乎触手可及,却又不可再近一步,岂不更苦?苏轼与结发亡妻王弗是“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而梁祝则是“十米相望心更伤”。正因为这种苦非常人所能受,所以他们的爱情才更加可贵,更加令人感动,更加伟大,更加令人崇敬。

  我来到了一口被称作“泪井”的枯井旁,停下了脚步。相传,梁山伯到祝家求婚失败后,经过此地,恰巧天降大雨,他悲不自胜,嚎啕大哭,脸上流的已经分不清那些是雨水,那些是泪水。突然间定情扇子坠落于泥水中,他忙去捡,却在泥水中找不到了。他不甘心地用手使劲挖扒,竟挖出了一口井。他的手杖坠落在地,长成一棵竹竿,竹叶上始终泪迹斑斑。而这口井里的井水与泥水无二般,浑黄污浊。后来祝英台出嫁马家,花轿途经此地,特下来祭奠梁山伯,痛苦时泪水洒进了井里,井水一下子清洌无比,甜美可口。祝英台撞柳树殉情后,葬在了与梁山伯墓一路之隔的对面,后来据说二人化蝶飞去。

  徘徊在梁祝墓之间,望着路旁的一排枝条纤细迎风而舞的柳树,我在为他们的悲剧痛惜的同时,也为他们找到了彼此心爱的知心人而高兴,而欣慰,而羡慕。太史公司马迁说:“士为知己者用,女为悦己者容。”鲁迅先生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歌中唱:“姻缘好连,知音难逢。”钟子期死后,失去他这个唯一知音的俞伯牙来了个摔琴谢知音。是啊!知音没了,知己去了,知心人亡故了,弹得再好,已经无人能懂,还留琴何用?茫茫人世间,知己哪里藏?人生在世,能找到一个知己,就是为之付出再多,哪怕失去生命,又有何妨?至少能有人明白自己的心,能与自己相知相亲相印,那就不枉在这世间走一遭。你们是多么幸福啊!天天与知己四目相视,夜夜与知心人说着悄悄话,虽不可经常牵手,但是时刻都能看着对方的容颜,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嗅着对方的气息,就算化作蝴蝶飞去,也要不离不弃,永不分离。

  由此,我闭上了双眼。恍惚间,经常飞入我梦中的那对彩蝶挥动着轻盈而又可爱的翅膀,唱着那优美而又熟悉的旋律翩翩而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