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沙河的思念的抒情散文

2019年09月30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过了长江,再走几百里,有一条支流叫金沙河。百二十里,不长,从云山里出来,缓缓地淌过十多个大村小寨又被峡谷逼仄得很有气势,冲出群山直泻河口,汇入长江。  皖南山区天目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

  过了长江,再走几百里,有一条支流叫金沙河。百二十里,不长,从云山里出来,缓缓地淌过十多个大村小寨又被峡谷逼仄得很有气势,冲出群山直泻河口,汇入长江。

  皖南山区天目山西麓,清凉峰山脉,峰高险峻,悬崖壁立。山上奇松异柏,珍奇异兽,老猴黄羊。山下奇石罗立,山溪蜿蜒飘逸,村落如珠散落,清晨,登山腰而回望,山下山峰丛立,云蒸雾绕,如一座座岛屿。云海连天。傍晚,夕阳西垂,幻成漫天晚霞,奇艳奇美。不亚于黄山胜景,炊烟袅袅,漫过山垭,透出生机。那近旁眼底的村庄便是我的家乡———方村。村不大,百十口人,相邻而居。青石板铺路,小溪水穿村。三五古树矗立,信步走去,只见牧童回屋,寿星闲坐。三两学童嬉闹。几只家狗追逐。路途小鸡觅食,河里群鸭戏水,一幅百姓生活图,平常而生动。这里,无论外界刮起多大的狂风,掀起多大的巨浪。群山一阻,一打旋,变成和风细雨。最终只吹落几片枯叶,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平平淡淡地打发日子,愉愉快快地思虑未来,繁衍子孙,这里的群山也不紧不慢地春夏秋冬,轮回着打发时间,直至青山老月。每天把雨雪过滤成泉水,抱涓涓细流送出。再绕过家前环过屋后。积成溪,汇成河,直奔向东而去,经过山石,河岸的阻碍、打磨、修炼,直泻湍急的脾气让给了平和的常态。河面渐渐开阔,平静如镜。荡漾进房舍、麦田、耕牛、农夫、村妇融进浓郁的生活气息,构成一派田园式的生活画面。人们拦水筑坝、碾米、打糖、引水灌溉、种粮种稻、饮牛养鸭、儿童戏水、水牛避暑,生气勃勃。人们生活起居靠着她,依着她,傍着她,她养育了沿河两岸的数千百姓及代代子民。香火不断,生生不息。

  二

  大山里山多地少,茶叶木材是主要出产。春出茶叶,冬伐林木,扎成排,连成筏。梅雨季节,雨足水涨,一排放下去,经过百十里的峡谷,出金沙河口,直奔青弋江。到长江边上岸,估价足卖,利润颇丰。我因职业的缘故,曾在河口中学执教数年,妻也近旁从教,从认识相爱到成家育子,河口便成见证。无数个傍晚,清晨,与妻站在河岸。猜测着哪一股水来自家前,哪一叠水来自屋后,哪一段清泉是家人洗过菜、淘过米、洗过衣。也曾携妻一步一步地迎着当年放排人的脚步行走,哪里的水势平缓可以停排歇息,哪个回湾可以换班停篙抽烟。似乎看到当年的排工,赤脚。腰间挎着砍刀和烟竿,冒着大雨,嘶哑着嗓子,喊着号子,压着雨声,快速地挥舞着手中的竹篙,全力地撑着、点着。身边悬崖避退,已过十丈百丈。一个排短则几十米,长则百十米,山涧水急则短,水缓则长,有龙头、龙身、龙尾之分,摆龙头,甩龙尾适时恰点,排工除辛苦要有臂力,更要眼尖手快,半点马虎不得、疏忽不得、闪失不得。稍有不慎,就是排毁人亡。洪水无情、排筏价高,即使水性好,拣条命,赔偿也得倾家荡产。从此失了饭碗,丢了声誉。

  山里的河有脾气,天气一变,三两天雨一下,山洪爆发,直泻而下,煞是好看,令人心潮澎湃,振奋而激动。古人说洪水猛兽,可一点不假,河水有了量,有了势,那就势如破竹,一泻千里。可以冲走一切,卷走和她沾边的一切。河道改路,所有都得让路,也都得开路。等她威风够了,气消散了,呼吸也停了,冷静了,平缓了,又恢复了往日的妩媚,宁静,平和。便从下游引来无数的鱼虾,似乎补偿因发怒给人家带来的损失和尴尬,为自己的迷失而自责。三

  我是见过金沙河肆虐的时候,那情景现在想来还后怕。

  那年雨季,天像漏了洞似地,大雨倾盆,山洪猛涨,雨水过多又导致山体滑坡,河水受阻,金沙河下游断流。不见田地,不见路影。当时,我与妻子正在河口小学里备课改作业,只听人声鼎沸,高呼小叫,一问,有防护的声称阻体一旦冲塌,积聚多时的洪水那冲势将不弱于台风呼啸,所到之处将荡然无存。人们惊恐万分,呼儿唤女,携老扶幼。肩担背扛,搬家离舍,转移禽畜,爬山上坡。哭声,叫声乱作一团。这时有消息说,河道受阻后上游已是一片汪洋,淹没了村庄无数,恰好有一同事家居上游,便匆匆赶去。只见峡谷中乱石堆砌,山石树木泥浆形成一个堤坝,水泄不通。绕路上山俯瞰,村庄已在水中,山洪沿山回流,急剧上涨,似一大型天然水库。蓄水量多达几万立方米。雨在下,水在涨,量在增。水坝压力在增大,一旦坍塌,后果难以设想。只有限量泄洪才能使下游安全。各路人马齐集坝堤。时间就是生命,战士、干部、教师、乡民,一个个自告奋勇,冒雨搬石、扛树,有序地操作着。洪水也有序限量地排泄,一天一夜,洪水终于平稳地通过。水位回落,险情消失。雨停了,天晴了,金沙河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有惊无险。四

  我与妻子在河口度过两年,在风和日丽的季节,峡谷无人,岸边怪石林立。或嶙峋突兀,或鬼削神剜,或危直峥嵘,或平滑如镜,令人心旷神怡,心头常为之一振,精神为之一爽。我便会扯开嗓子叫上几声,唱上几句,引来回声阵阵,妻总在一旁嬉笑。有时也追上几句,那样的日子真使人怀念,真想再一次扶妻携子,信步而行。我算是知晓金沙河的脾气性格的。春夏秋冬,有随和、有暴虐、有平缓、有激荡。春天,见过她两岸的山花烂漫,杜鹃簇簇。闻过她的幽兰馨香。呼吸她如水洗过的清新。喝过她解渴止饮的甘泉。酷夏,享受过她的凉爽清风。秋天空谷鸟鸣,泉水淙淙,受用过她的野菜浆果。冬天,银装素裹,白雪皑皑,尝过她处处悬挂的冰凌。

  金沙河,我生在你的源头,你的泉水溪流孕育了我的生命。

  在你的河口,我成了家立了业,有了第二次生命———我的儿子,让我成了慈父,有了骄傲,有了未来的期待。

  在你的源头,我写出了一篇关于生命成长的文章。

  在你的河口,儿子又接过笔墨继续写我未完的故事。

  愿这故事代代相传,永不停息。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