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关手表的散文

2019年10月1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在我的抽屉里,珍藏有一块银白色的的海欧牌手表,它是我上初中那年,母亲给我买的,跟随我至今已有二十九个年头了,我一直舍不得丢弃它,因为它见证了一段难忘的岁月。说实在的,每当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在我的抽屉里,珍藏有一块银白色的的海欧牌手表,它是我上初中那年,母亲给我买的,跟随我至今已有二十九个年头了,我一直舍不得丢弃它,因为它见证了一段难忘的岁月。说实在的,每当我在家打开抽屉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从一个红色的盒子里拿出这块表仔细端详,看着它,往事如烟,心潮起伏,记忆深处的思绪袅袅升起,让我久久难以平静。

  佩戴手表,无非就是看时间。对今天的人来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掌握时间的手段很多,有手机、有电视、有电脑、有广播、有平板等方式,普通的人群对手表这个东西,好像已经失去了兴趣,很少有人戴这个玩艺了。当然,一些商场上成功的人士和部分达官贵人却是例外的,他们还是要配戴名贵手表的,少则几千块,多则上万元,让我等良民只有惊叹的份了!

  表面上看,达官贵人佩戴手表,树立的是时间观念,讲究的是工作节奏。实际上呢,也不尽然,很简单,佩戴手表已重新成为一种官场时尚,既是装饰和点缀的需要,又能彰显特定人群特有的生活品味或地位。戴手表本无可厚非,权因个人爱好而也。但是话又说回来,只要你佩戴的手表来路正,群众也是无话可说的,就怕来路不正,一旦犯事,就是“成也手表,败也手表”,那就危险了!杨“表哥”不就是这样栽倒的么,也至于一段时间,有很多官员都不敢戴表了。

  在过去,要是有一块手表的话,那可是一种奢侈,也是一种玄耀,这是当年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想想,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才刚开始不久,很多人温饱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怎么可能就去买这些消费品?那时,家里面如拥有“老三样”(手表、自行车、缝忍机),那是很了不得的,特别是看到某个人手上戴有一块手表的话,那是相当地羡慕,要么这个人是吃公家饭的,要么这个人家里较为富裕,按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十足的土豪嘛!

  那时的我,心中常常想,要是哪一天我也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手表,该有多好啊!当然,这仅仅是一种梦想而也。有时,我也会悄悄溜进供销社看一下手表的价格,最便宜的好像也要二十几块,这对当年的我来说,可是一大笔钱啊。那时,我在太平上小学六年级,我们班上个别家庭条件较好的同学,也偶尔有戴上一块旧手表之类的,即使是一块废表,连指针都不走了,他们也不时有意的露出来让我欣赏,让我触摸,那种感觉很是爽,至今想来,还有一种酸酸的味道,毕竟我是农村长大的娃儿,人家瞧不起,故意摆显给我看。

  不知从何时起,我想拥有一块手表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我去供销社偷偷看手表的次数也开始多了,常常在卖手表的柜台边久久不愿离去。母亲也发现了异常,问我为什么老是爱往卖手表的那个地方跑?那时家里困难,我也没有跟母亲说想买手表这件事,只是说喜欢去那儿逛逛,看看百货,心情舒服。母亲不相信,就追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想去偷东西?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想拥有手表的念头给母亲说了,母亲听了,沉默不语,也没有责怪我,只是轻轻的说,好好学习吧,等考上初中了再说。那时母亲在小学食堂做饭兼做敲钟的工作,一个月薪水十几块,只够养家糊口,可以看出,母亲是痛苦的,她最知儿子的心理,可是家里经济困难,哪里拿得出钱买这个东西,她也很难过,谁不想自己的儿子生活过得好一点啊!

  我是一个倔强的人,一旦认定了目标,就要努力的去实现.自从我想要买一块手表的梦想确定后,我就开始想办法挣钱了,那是候挣钱的办法很少,对农村的孩子来说,无非就是去棕树上刮一点棕下来拿到农资公司去卖..或者去山上割一些葛藤晒干后,拿到市场上销售,仅此而也!那时,每到星期六放学,我就回沙坝老家,在八龙山下自家的山林里,到处找棕树和葛藤,虽然每次不多,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个月的积累,我收集的棕丝、棕片与葛藤竟有百多斤重了,我悄悄的拿到市场上卖掉,共卖得十二元,数着手上七零八落的散钱,我内心的那个兴奋啊,简直就别提了,无法用言语形容。记得那天,我还特意花了五毛钱去买了两个大大的面包,饱饱的吃了一顿,也算自我庆贺吧!.回来后,我把钱用布包好,小心的存入柜子的最里层,生怕一不小心钱就会飞了似的。

  八五年的夏天,我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如愿的考上了太平中学,记得去学校报道的头一天晚上,母亲给我讲:"你现在考上初中了,明天带你去买一块手表,""真的啊?那太好了."我边说边跳了起来,那种兴奋劲我自己都很少见过。第二天,去学校报道后,我便与母亲一起,蹦蹦跳跳的往供销社跑去,终于看见躺在柜台里的那块想断肝肠的海欧表了,母亲对售货员说:“同志,你那块表有少的没得?麻烦你拿过来我们看一哈”。售货员把我们望了望,乜斜着一双三角眼,肉嘟嘟的鼻子下,一张懒疙疱似的嘴,叨着一根朝阳桥香烟,嘟咙着低沉的吼声:“没有少的,要买就买,不买就算”!那种话听起来,很刺耳,心情极不舒畅,很想上去揍他一顿。那时供销社属集体企业,计划销售,在供销部门工作的人都非常傲慢和拽气,按农村的话来说,就是“邀不到台”,没有办法啊,农村人嘛,在那个时候经常受点这种窝囊气是常有的事。母亲见那个售货员爱理不搭理的,态度又不好,只有叫他把表拿出来,说我们买,我把卖棕所赚的钱交给母亲,一共十一块,母亲给我贴了十块,一共二十一块钱,付给售货员,算是把手表买了。手表到手后,我赶忙取出来,轻轻的戴在手上,仔细端详,仔细抚摸,像是在欣赏一件宝贝一样,那种滋味,让人终身难忘。

  自此,这块海欧表就伴随我读完初中、高中和大学,直至参加工作,陪伴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以忘怀的岁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