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三寸金莲觅今生的红舞鞋抒情散文

2019年10月18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舞时如莲花凌波,蹁跹摇曳,旋转之间,虞美人,已然掉色;身居宫闱,风花雪月,一舞盈盈散绮霞,顾盼时,蝶恋花,已成殇。城破时,金莲舞彻,这一场离别动乱,只为君一人,黄泉碧落。  ————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舞时如莲花凌波,蹁跹摇曳,旋转之间,虞美人,已然掉色;身居宫闱,风花雪月,一舞盈盈散绮霞,顾盼时,蝶恋花,已成殇。城破时,金莲舞彻,这一场离别动乱,只为君一人,黄泉碧落。

  ————题记

  夜阑珊,清凉一地;烛摇曳,微颤尘梦。锦瑟年华织就几袭前尘旧梦。一念起,梦醒成殇,遥忆。

  拢一蓑烟雨,你素衣而来;携一缕柔风,你绾发而来。你是谁?为谁将万千思念编入怅惘?你是谁?为谁将一世风花镶进深望。前世繁华谢幕,盛世空覆,徒留“小楼昨夜又东风”,那“春花秋月知多少”已固守尘封。故国回首只在月明中;那“雕栏玉砌”已化作最美的烟花,闪过南唐满是愁绪的天空。

  月透云隙,一抹白光映于你身。两弯黛眉下,一双含情迷离眼。茫然看着今世的街口。在寻找吗?那个前世的被囚君王,也曾在此静夜吟着“无言独上西楼”,对月执觞,诉说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那一场风花爱恋,那一场战乱离殇。是否,相约于今生,你再为君跳一曲前世未完的舞蹈?千年弦,是否锈斑斑;千年霓裳,是否盈香依旧;千年回眸,是否转身在今生相遇?!

  你赤着三寸金莲,空对寒夜。穿越时空的隧道,只是你独行的一串脚印。前世,爱你的君王欠你一双红舞鞋。今夜,能否觅到持红舞鞋的人,将昔颜重绽笑靥?今夜,能否穿上红舞鞋,再舞一曲《霓裳舞衣曲》?

  千年前,你爱了,只为一人,为那个不善国政而钟情于诗词歌赋的君王;千年前,你爱了,只为一人,明知只是金莲舞的魅惑;千年前,你爱了,明知那爱的君王还有大小周后……然而,你无怨无悔的爱了,为了一份帝王之情……

  遥想千年,你白帛裹足,轻如燕,美如画。弱柳扶风,纤足轻摇。舞时如莲花凌波,蹁跹摇曳,旋转之间,虞美人,已然掉色;身居宫闱,风花雪月,一舞盈盈散绮霞,顾盼时,蝶恋花,已成殇。城破时,金莲舞彻,这一场离别动乱,只为君一人,黄泉碧落。爱过、哭过、笑过,一舞倾城醉,再舞泪沾裳!金陵城破,繁华落幕,那六尺金莲台,成了梦里最美的依恋……纵是刹那间纵身一跃,莲花池里,依然是赤脚的你……君,欠你一双红舞鞋……

  乐曲悠扬,弦拨瑟鼓。你知道,你将赴一场隔世盛会,你将再引万千瞩目。这乐音,将黑夜冲击,邀明月共谱一曲似水流光。三寸金莲,狂奔于路,摇摇晃晃,心痴若焚。黑夜里,你是一道白光,耀千年。

  前世万千柔肠,你潸然泪几滴?那红舞鞋遗在何方?是否穿越镜花水月依旧薄凉一场?是否三生石畔还留有返回的岔路口?尘缘凄,断肠苦;前尘情,今生觅。梦的霓裳妖娆着执着无悔,轻抬袖口,你将爱缝进了针脚儿。

  舞池门,忐忑心,开启。霓光集聚,弦音交叠。那红舞鞋,若暗夜里的猩红两点,置于舞池中央,等待三寸金莲踏入……不是灰姑娘,得到了水晶鞋;是前尘梦,已遂。

  一双三寸金莲,找到了蜗居的家,

  一钩罗袜,有了梦的天堂;

  一场穿越时空的爱恋,完成了梦里夜里的呼唤,

  一场灵与肉的痴狂,不必再苦苦煎熬,似飞蛾扑火,转眼燃烧……

  看,旋转,旋转,你是舞池的皇后,

  听,鼓掌,鼓掌,你技压群芳!

  没有金莲台,没有深宫乐音。有的是,辗转千载的风尘刻画;有的是,只为君舞的满腔爱恋。纵然跨越万水千山,纵然穿越时空阻隔,纵然奔赴一个未知的相约,也要,今生泪为你飞、笑为你绽、情为你洒、心为你牵!只为千年前,那一眸相遇,从此,不再是一生念安,而是世世心的相依……

  红白相称,光影朦胧。你的嘴角绽开了千年的含苞;你的双眸点染了千年的魅惑;你的双颊涂满了梦的绯红!你手握祈求,你心承保佑。你抬头,看见月老再次将红线抛下。转身,络绎人群中,你瞥见千年熟悉的影儿,忧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在舞池口……

  月转,风起,星眠。你赴了这一场情深意重,你赴了这一场隔世之约。三生石畔那返回的路向你大开!你若一朵白玫瑰绽放在岔路口。道尽一场风烟,那红舞鞋,点缀在三生石畔……

  回眸,舞池门闭。光散,乐静,也没了,那千年熟悉的影儿……

  独留下,千年前的香,化为红色一抹……

  后记:窅娘,南唐后主李煜的嫔妃。善舞,为博得李煜的宠爱,缠足至新月形状。李煜甚喜之,为其用黄金造金莲台,赏窅娘在台上婀娜起舞。国破后窅娘随李煜来到汴梁,最后不为屈辱,为了深爱的李煜,于六尺金莲台跳下。小雨依据此故事,遐想构思此文。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