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半字心情抒情散文

2019年10月1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很有一阵子,脑子僵死了。  友问,干嘛隐身呢?其实,上的少了。友说,你很孤傲。其实,仅是微尘附着了石壁。  死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不找时间来启动,不造心情来转换,整个儿被时间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很有一阵子,脑子僵死了。

  友问,干嘛隐身呢?其实,上的少了。友说,你很孤傲。其实,仅是微尘附着了石壁。

  死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不找时间来启动,不造心情来转换,整个儿被时间推进了阴沟。

  不想说话。不可说,不能说,无从说。情绪属于自己,自个儿波涛汹涌,自个儿风平浪静。

  没有相欠的交集,也没有相安的缘由。焦灼,只是一个形容词,不由心,只由眼,而眼睛,永远长在时间的胸脯上。

  寡落,是封存记忆的盖棺,偶有逸出,注定流浪得无归处,如花儿倚在枝头,等着阳光来灿烂,悲哀的。

  空气,烧咽喉,尽管才大雨过。对着一切,最终,不走不窜,一个人,把光阴从月亮蔓延到太阳上,风,横斜吹;雨,直直下。

  很有一阵子,凌乱了。这乱,始于文字。

  杂乱无章地写着,更多的属于什锦,总也没有合口入眼的那一道。

  草稿箱里,三言两语,七零八落,穿不成一串琳琅且入心的珠子,徒留一颗心,寸寸剥落。

  上空间,文字,唯一目的。精读别人的,碎写自己的,只为自己而已。

  友说,你的空间我一直关注着,只是渐渐地习惯不说话了。于我,如出一辙。不求留言,不求浏览量,更不求人气。若友,来与不来,去与不去,皆是。各自安好,才是最大的情分。

  羁旅,颐养,不为天年,却为秉性。

  静谧中,读或写,把思维无限制地放大,一个人的感悟,一个人的意旨,带着灵魂,气息犹存,欣慰。许多的,并非亲身体验,也感同身受。手,写一卷字;心,感一层尘。

  为文字,珍惜衷言相助的朋友。一位文字精到,做人也真善的友人,实说,多篇文字都可以删去几百字。感激,源自心底,也开始带着镰刀写字。许多枝枝蔓蔓地牵扯,阴沉,明媚,炽热,冷艳,属于个人,却忘了入文该挑拣。精致,接上这二字时,明澈了。

  一路写,只愿文字如孩童般纯善,又如洞悉世情的老人,沧桑却通达,而不是批衣。只是那些时时落下的小字,或已删除,或已束之高阁。

  文字,是为安顿灵魂还是出卖灵魂,是为一晌贪欢,还是生死相伴?人生故事若两枚枣那么简单,该是多么静美!是否有一天,不再文字,心如止水,生命便若秋叶?

  只是此刻,梨花的况味,与文字生生纠葛。

  文字,是季节裁剪的风景吧?流散在时光边缘,于浮云上起起落落,却定格不成一季的色彩,哪怕是冬的煞白!

  如此慵懒,是一种堕落,由心开始,甚是惊悚。

  工作,安排,解决,陀螺的轨迹,按部就班,却不得不班,凌乱在细节里。

  有些冷,却不能淡,强装的微笑里迎来问候:今天气色不错,这样子很好看……心虚空,面容搪塞地笑了。

  而那些敬畏的眼神,让自己有些害怕一种既成的身份。其实,骨子里,一样的斑斓稚嫩!

  独立,是最好的距离;距离,是最好的美丽!

  凌乱中有一抹如此的骄傲,人不知的,这虚张声势,成全了最好的保护。

  尊严,完整地回到了脸上。

  生活凌乱了,变换一种方式。稠密俗物也俗务。

  衣橱里的快换完了,也没最满意,唯短信里的新货消息,还能催发一种出门的欲望,而这是某个家伙求之不得的。“快去快去,一会儿没有合适的尺码了。”

  圆一种心情,放一份松懈,暂且偷得半日闲,只要过得了我的关。那一边的怒而不敢言也和颜悦色了。

  想想,似乎一切都是自己故意凌乱的。不容苟且,重设期许,硬性要求,现在,未来,身外,心内,口到身,心到脑,不容闪失,不容一张一弛。人生,有些驿站,注定不可停顿,甚至回头一瞥都是奢侈。不得不神经敛崩,只因我唯一的老,唯一的幼,不容我敷衍将就。

  乱,伤我神,却不伤我心。

  待光阴平整的时候,闲坐吊篮上,容我轻哼一曲小调,该是多么知足!

  很有一阵子,静谧了。忙吧?忙的。

  没有时间伺候文字,也没有时间走访朋友。

  东边的太阳,西边的月亮,只为照亮我走的路,却不赠与我一缕风景。

  友说,忙的好,充实。可我,更多的感到虚无。尘世累累,我忙不成别人,却忙没了自己。

  套词与说辞里,开始推脱,逃逸。舟车劳顿中,开始偷闲,开始小差。

  不再把明月清风挡在办公室外。于某一时刻,静坐一个人的窗前,细数窗外树影摇晃的鼓点,看月光在窗前挪移的脚步,听勺子搅动咖啡碰边的清脆声,开始回想一个梦境,梦里的人,梦里的话,梦里的情节……

  友人说,你是极端安静的!其实,偶尔也会放纵喧嚷。只是极端喧嚷之后,常常更安静。

  想一条幽巷,深居简出,亦鸟语花香,没有人能拒绝春光。回首处,想起一些话一些人,却再也不象从前一般怨怼,雀跃,只是静静地想起。

  生命曾经那样流过,若风,拂过面颊,宁静而自然。

  窗外,意外升起一缕温暖的阳光,犹如陡然飘来的花香,充斥着心房,迷糊,目眩,不知虚实……

  指端落字,心,还没有归来。相向而行,远山迢水都推移在身后。扣手,祈愿许下的永远还站在字里,还许我鬓霜染年,而我,还是那株木棉!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