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山房心情散文

2019年10月1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周末,几个人一起来到岳西县毛尖山合林村一户山上人家吃农家菜。山房四周景色优美,令人有异世脱俗之感。立于山房前空地眺望,山峦层层叠叠,山外有山,云雾缭绕,心境随之开朗。有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周末,几个人一起来到岳西县毛尖山合林村一户山上人家吃农家菜。山房四周景色优美,令人有异世脱俗之感。立于山房前空地眺望,山峦层层叠叠,山外有山,云雾缭绕,心境随之开朗。有人说住在这里清静自在,有人说住在这里会很寂寞。我喜欢这里,但不会选择住在这里,因为我的“根”不在这里。虽然山色宜人,空气新鲜,而我的生命成长记忆与精神情结都与这里无关,我需要地缘的气场和人文蕴籍的心灵家园。

  从几间斑驳陈旧的土砖老屋和一栋水泥小洋楼来判断,山房的主人(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的父辈、祖父辈都住在这里。我向他们打听家族史,果然是“胡家一直住在这里”,至于哪一代先祖开山建房,定居于此,他们也不清楚。这是他们的家园,无所谓清静与寂寞,而他们关心的是生计,在意的是贫富。山上耕地少,种不了多少粮食,难以解决温饱,而栽树、植竹、种茶也过不上小康生活。他们没有放弃家园。父辈和祖辈,是由于宅基地与耕地的限制和社会制度的原因,靠山吃山,生活在山上。现在这对年轻夫妇,仍在山上生活,找到了一种可以增加经济收入的办法——饲养野鸡,并开了“农家乐”。野鸡不是散养,而是饲养于几百平方米的网罩里。鸡场在山房后的斜坡上。有人去看了。老秦对我说:“野鸡见了生人,受到惊吓,影响生理功能,会停止生蛋。”于是我没有去看野鸡,听着野鸡在看客的光临后,类似于家鸡的叫声。

  我问女主人:“野鸡都能卖出去吗?”她回答道:“和县城几家饭店联系了,卖给他们。”她想攒够了钱之后,买一台孵化器,孵一批小野鸡,卖掉一些仔鸡,留一些自己饲养。通过几个小时的接触,我发现这是一个能干的少妇,招待客人,做饭,忙里忙外,并抽空和我们聊上几句。她性格开朗,落落大方。她的老公一直没有说多少话,是个很朴实的农民。

  望着散落在四周山上的房子,我想起山外一幢幢高楼大厦。涌往高楼的人越来越多,包括脱离乡土到城里打工与安家的人。城市的高度,不断上升,却无法超越巍巍大别山。我说的意义不是高楼与高山的比较。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们追求物质的高度,先是摆脱贫穷,接着是满足欲望。有了怎样的物质高度,人们才看重精神的高度?这得问社会价值取向,以及国家的主张,如何引导促进人们处理、解决需求和欲望的关系。

  山房前的空地上有三样东西吸引了我:一只铁夹、两只鹅和一只皮球。铁夹的位置离大门只有几米远,说明野兽就在山房边活动。那两只白鹅,缓缓悠悠地移动于空地的边缘,下边是山涧。在这么高的山上,它们差不多是“天鹅”了,可它们天性不会飞翔,因而终究还是家鹅。一只小小的西瓜型的绿皮球,分明是这家小男孩的玩具。他见我们来了非常高兴,绕着我们转,而我们逗他说话,他却特别腼腆。群山环抱中,拍皮球的小男孩,他眼里的世界与山外孩子眼里的世界显然不一样。对于他,山的高度会有意义吗?楼的高度呢?谁更接近人性的本色?至少,这个孩子是贴近大地成长的,生命中有自然草木的气息。他跟乡下其他孩子也不同,因为他不是留守儿童,生活在父母身边,天天被送到山下学校读书,又天天被接回来,他无疑是幸福的。长大后,他还会在这山房娶妻生子吗?谁也预测不了世界的变化和这个小男孩的未来。岳西籍80后作家胡竹峰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出生的年头,乡下物质与精神均极贫乏。少年时代种种,不堪回首,至今不愿多写。唯有乡村鸟语花香,草木植被有郁郁之乐,仍不时想起。小村静谧如古寺荒村,现在回过头看,乡村生活让人多识草木鸟兽。我的文章里如果有花香鸟语、树影婆娑、蜂蝶乱舞、鱼戏莲叶、清风明月,实得益于少年时代的生活经历。”

  我指着一座最高的山峰,问小男孩,那叫什么山?小男孩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想必,那就是毛尖山吧。小男孩的爸爸妈妈正在为山外来客做最地道的农家菜,我想去问他们,门外那座最高的山叫什么名字。可到吃饭时,我却忘记了这件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