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过往心情散文

2019年10月1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我是在一个黄昏时分来到这个汊江边的,说得具体一点,那天下午,我应约去替朋友陪客吃饭,客人还没有来(也可以说是我来早了),其他的几个陪客在打牌,我就一个人去了汊江边。好在饭店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是在一个黄昏时分来到这个汊江边的,说得具体一点,那天下午,我应约去替朋友陪客吃饭,客人还没有来(也可以说是我来早了),其他的几个陪客在打牌,我就一个人去了汊江边。好在饭店离汊江不远,走过一座桥就到了。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初次来这座小城的时候,这里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客轮码头,人们进出小城,多数选择坐轮船。时隔二十多年,飞机、高铁、高速的通行,把客轮码头废了,废成了一个小轮渡的埠头,而且清冷。旁边,昔日的售票大厅被隔成了几间,其中有一间是一个小卖部,小卖部里没有一个顾客,倒是几只狗在门前相互追逐着,使这个冬日黄昏的码头广场略显几分活气。

  我从那扇生锈的铁门进去,江面无风,水很平静,整个世界像是陷入了一种沉思,抑或是在回忆着往昔的点点滴滴。但是,此刻的汊江就是不愿意说出来,仿佛一切过去就过去了,无须再言语。附近的一切也都是这样,比如趸船,比如趸船的锚链,还有已经停渡的两艘渡船——我看到船东把甲板拖得干干净净,然后,收拾好拖把,下了船,走出那扇铁门,这个时候,整个江边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一个人的世界可以什么也不想,但是,每每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总会想到过去的一些事情,我怕把它们忘了,怕回忆之绳系不紧那些远逝的事物,因为自那以后,它们不会再回来,不会再让你深入其中,正如眼前的江水,你捧起一捧,放下,再捧起一捧,它们前后绝非同一体,先前的一捧已经流走了。春秋时期孔子就已作过长叹:“逝者如斯夫!”

  站在江边远眺过去,对岸是一块洲地,洲地过去就是主江了。我不知道长江为什么在这里耍个脾气,有一股江水硬是绕开主航道,从上游窜了过来,形成一个汊,接着又窜向下游十余公里处,才肯与主江汇合。就像年少无知的我们,总是有那么一段路,刻意不紧跟在父母的身后,绕道而行。自从有了汊江的光顾,轮船就来了,这座小城就有了码头和长江经济。不过这其中有一些,现已走远。曾经从这里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的许多人再也不会回来了,驳岸的石头平静地躺在那里,构成了眼前一幅静止的画面。也许是它们看过太多的离合,它们把感情固化了,成为一种静止,不动声色。

  虽然我没有从这里上下过船,但来这里闲逛也有好几次,每次逛过之后,都是无所牵挂地就走了,这次也不例外——我来这里也只是看看,看过之后,我又要离开,况且还要去陪客。来去的我,于汊江的客轮码头而言,算不算是过往之人。我知道,在它的眼里,过往的人太多,多少人事从这里离开了,又有多少人事从这里回来了,它惜存于心底,让经历过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去回忆,遗憾的是,随着城市发展,人们脚步匆忙,很少有人去回忆,连同附近的居民,忙碌在艰辛的日子里,忘却了曾经一个客轮码头的存在。

  如今,当初的那些建筑,立在江边,像是有所召唤,却一再被岁月之尘淹没。我想:曾经的已经远逝了,随之而来的终究有一天也会逝去,成为过往之事过往之物。这么想着,催促吃饭的电话铃响了,听说,吃完饭后,那位客人还要赶路呢。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