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蓝色心情的散文

2019年10月11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小资。爱情】  一直,很想安静地写几个字,安静到只有我,与时光对坐。  我喜欢,在一种很婉转而又恬淡的音乐中,信马由僵,思绪也飘飘然起来,这音乐,仿佛就能盖得住红尘的喋喋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资。爱情】

  一直,很想安静地写几个字,安静到只有我,与时光对坐。

  我喜欢,在一种很婉转而又恬淡的音乐中,信马由僵,思绪也飘飘然起来,这音乐,仿佛就能盖得住红尘的喋喋不休,将心寂静成了素素的白。我也喜欢,在某个阴雨的日子,铺开一卷画纸,随心所欲,描山也罢,涂水也好,带着一种潮湿的味道,于是,看山看水的心也顿然柔了起来,恨不能瞬间俯至尘埃,开成那朵卑微的花儿。

  我喜欢,冲一杯微苦的咖啡,然后蘸上三点二点,写几个时而风华雪月,时而风轻云淡的字,直至,最后都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我也喜欢,把自己想成朱唇雪肤的女子,可以在某个微风的日子,与浓眉高大的他邂逅,然后忘了日月星辰,唯你心对我心,于是,一颦一笑尽是生了情的美。

  就这样,很多次嘲笑了自己,倒是有些小资的情结。

  小资,说起来,我是不喜欢这个词的,总感觉有一种很奢侈的味道,然而,心,有的时候怎么也管不住,我允许了自己有这样的奢侈,就像允许自己将片片寂寞写成字一样。

  寂寞成字,行行总关了情。而我,多想只与情有染,不为情所困。

  佛说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沉浮;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我说,红尘是道场,生命是资本,爱情却是赌博。在红尘里挥霍着生命,忘我地赌博,纵是惨惨然,凄切切,已是覆水难收。

  雪小禅有一句话说的好,她说在年轻的时候,无论对方是谁,总会爱上一场。也并非是要爱上他,而是爱上了爱情这回事。

  是的,爱情是容易让人沉沦的,山河全醉般地沉沦。

  读雪小禅,还看到了一个词:颤巍巍地美艳着。刹那,便喜欢。颤与美搭在一起,那么绝伦,那么唯美。让人爱不释手,却又有微微的凉意,欲罢而不能。颤,像危立于峭壁的一株雪莲,你若轻轻一触,甚至呼吸稍稍重了些都足可让她坠入深渊。凭空,就生出了一丝的怜来,像戏里的伶人,闪动着泪花的眸,娇弱的身,一看,便摄了魂,蚀了心。颤,有一种瘦的味道,显得单薄了些,而写意成颤巍巍地美艳着,顿然,这瘦变得那么有风骨起来,也多了些妩媚。

  颤巍巍美艳着的,还有爱情。

  拈着唐诗的美,呷着宋词的香,婉婉转转过了千年又千年,还是那么诱人。

  但越是盛大的开始,总伴随着越发寂寥的落幕,像烟花。于是曾经的天长地久,也只落个恨不能一夜白头。这感觉,带了些凛冽,像初冬的风,刮得脸开始疼。

  我与他叙说着秋水长天,缠绵悱侧,与他落墨满纸柔情,泪眼迷蒙。而他说,一切太过无奈,他更多的是想着养家,想着事业。于是,我嘎然而止了这个话题。

  浓也罢,稠也好,没了多久,就这么轻易付了风。以为的永如初见,不过又添了秋风悲画扇。

  光年里的故事被剥离了华丽,原来还是那些老了快掉牙的剧情。

  曾经会用满心的热烈说上一句: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一直等你。当等待被怆然揉碎的时候,也不过一江春水向东流。

  终,只能说:你来,我笑着欢迎,你去,我漠然目送。

  眼泪,被微笑掩埋,凉。

  再有别人手捧着大把的玫瑰立于眼前,说着浓情烈烈的话,却只有冷笑。想曾经,他比之他们,更是动情。

  恍惚,一下子就过了千年的时光,人再不是那人,情也不是那情。

  以为自己把一份情念到天长地久,就算坐枯了流年,就是真的白首不相离,两两不相负。却忘记爱情始终是两个人的事情。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更何况爱情?

  情可以最重最厚,也可以最薄、最轻,薄到负不起半句承诺。

  原来,爱情就有小资的味道,到底奢侈了些。

  【古意。向往】

  我很喜欢古时的服装,大红大紫,大绿,鲜艳得那么张扬,那么霸道,丝毫显不出小气来。

  就连结婚时的被面,至今都珍藏着,像别人搁在保险柜里的珠宝一样,舍都舍不得给人看。丝丝滑滑的绸缎,鲜艳艳,亮灿灿,轻轻一摸,那珠帘红户,玉屏纱帘便跃然眼下。凤冠霞帔,百花裥裙撞了一怀的羡慕。

  是的,我喜欢那种古意,莫名。

  古筝、古曲、古诗、古装,古戏都爱,连陈旧的古城墙也有着一种敬畏的喜爱。

  自然,就爱上了听戏,戏里,有浓浓的古意。

  而戏,尤为喜欢晋剧、黄梅、还有豫剧、越剧。说来,京剧是国粹,最该去喜欢,可偏我就是一个不入流的人,只喜自己之所喜。

  少时看戏,就爱钻到后台,盯着那些戏子描红涂白,瞬时,一张脸被艳艳的油彩渲染得古韵十足,再戴上那些重重的头饰,恍若我已跟随她们穿越到了远古的年代。

  再大些,懂了戏文,便专注得一本正经起来,她们在台上哭,我在台下落泪,他们在台上明争暗斗,我便在台下暗暗较劲。

  最喜青衣,小旦,那脸谱描得清然,绝尘,红而不艳,粉而温润。演到苦情戏的时候,看戏子哭得凄怆,惨烈,跪在地上一连窜地挪动膝盖的动作,或是长长的袖子左甩右甩,情,被她们诠释得淋漓尽致。

  喜欢戏子们咿咿呀呀几语,兰花玉指一翘,就将一则则泛古的故事活色生香。

  到现在,再看梁山伯祝英台十八相送,居然心里还妄念着如果着一身如英台身上的男儿装,也涂几重艳而不妖的油彩,该是多么快意的事情。或是,戴上宝钏的珠钗玉环跟着薜平贵也耀眼一番。

  看着古戏,听着古曲,悠远,绵柔,温温的,不尖,不烈,就像是一块被打造得圆滑的玉,攥在手里,深沉而厚实,就算有点微凉,也凉得那么清澈,干净。

  若再传来几句古诗古词,“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如此一尺华丽,三寸忧伤,倒把个世间渲染得百媚千娇。廖廖几笔,竟意境深远,苍翠。

  是不是一切与古有关的东西,都是那么有质感。

  就这样,心染古意,兀自沉沦着。

  有一好友,总爱穿那些裂帛的服装,精美的刺绣,浓郁的民族风,处处透着醇香的古意。

  于是,把我的心勾得直痒痒,不过我怎么也是没那份炽烈的勇气,就算能微微触摸一点点古意,倒也是心怀高兴了。最后,网上淘了一件旗袍上衣。

  那时,心是按捺不住的兴奋,想像着自己穿上以后定也是小鸟依人般,青石板,旧城墙,倒也是一个近古的佳人了。

  谁料,衣服看着好看,穿了身,却有些不自在,总觉不够宽松、随意,少了洒脱。

  再照镜子,左顾右盼,还是感觉不够融洽,后来,只好置于柜中,但我的心还是喜悦的,因为至少拥有了。

  也许,再深的喜欢,再烈的向往,却也不是最适合自己的。有些东西,只能珍藏,憧憬。

  譬如爱一个人!

  【平静。简单】

  小的时候,家里常养猫,也常常会走丢,或是死去。

  然后,就是我很伤心,很难过地哭,甚至会将死去的猫埋起来,立一个小小的土坟,很久,都会翻来覆去地想念。

  但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可以面对一些生命的死去,毫无表情,甚至心都是冷的。

  坚硬,是我佯装的高傲,生硬地把脆弱挡了起来。

  把一段想念,咀嚼到再想不起,把一段情,拼命到再无力,是不是,就该归于平静了。

  窗外风急雨骤,或是雪落成山,我只煮一壶绝然,且微笑饮下,这人生,又哪来斑斑泪,点点痛?做到,不易,至少不会让一些寒冷再劈门而入。少闻,少问,不争,不辩,用安静,去救赎自己的心,放过心!

  回想旧年,浓而密的想念,深而重的情,在时光的凛冽里,那么不堪重负,终究只是一个人,一颗心,孤单了些。就像北方倔强的老松树一样,在凄冷的冬天努力还支楞着身子骨,可怎么也抽不出一丝鲜绿来。

  妥协,我学着妥协,开始让心暗了下来,不愿照亮那些执着,还有热烈,就让它们在黑暗里匍匐着,不前。

  简单,是生命最好的姿态,一切,不渲染,不雕琢,孤芳自赏着。

  他拿出我的相片,几张拼连在一起,意外之余,我的心头微微掠过一丝喜悦,可瞬间又让它们随了风。我已经拒绝了感动,拒绝再把卑微的暧,画成一座心牢。

  早在那些反反复复中,在忽冷忽热地推推搡搡中,希望,被揉磋得支离破碎,疲惫的心已无力捡拾。

  就这么活着吧,平静些,简单些,也粗糙些。

  像那些棉麻的衣服,不及丝绸精贵,却更多了随性;没有艳艳的色泽,却素简而优雅。朴素着,却大方。

  粗糙了的点的人生,往往更多了些自在,少了些负累。

  以前,家里或大或小的东西,每一处位置我都有计划,记忆。脑子里清晰罗列着,像一张地图被我设计得周全而圆满。可是后来,变得模糊了,凌乱了,日子照然不动声色地过着。

  像陆小曼那样爱得燎烈,爱得天塌地陷,不可一世的妖一般的女子,都在徐志摩死后,可以把心平静成一种粗糙,安静地为他整理文章、出书,安静地执守。我想,聪明亦如她。

  也许,有的时候,我们不必太刻意去设计自己的爱情,或是人生,就这么简单而平静地走吧!

  褪却繁华,走出喧嚣,给自己一个最好的姿态!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