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北方的四季抒情散文

2019年10月06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从小生长在四季交替中,看冰破雪融,春草新绿。看百花竞放,枝繁叶盛,烈日酷暑,乘清凉于夏。看秋风萧瑟,硕果万里,枯黄漫地,接着凛冽数九,苍茫无垠。生命一轮一轮的更新,四季如歌,抑扬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从小生长在四季交替中,看冰破雪融,春草新绿。看百花竞放,枝繁叶盛,烈日酷暑,乘清凉于夏。看秋风萧瑟,硕果万里,枯黄漫地,接着凛冽数九,苍茫无垠。生命一轮一轮的更新,四季如歌,抑扬顿挫。

  几近而立,才辗转生活于南方城市中。四季葱葱,山清水秀,倾城碧玉。倚栏而望,水天一色,江岸人家,晨雾袅袅,不觉怡人心脾,遂感叹人生于此或也是幸事。

  久之,然觉不适,山虽清,水虽秀,则终年如是,年轮虽长,仍不觉有生与轮回。如一物件,终年常至于此,不动不移,万年如旧,竟连岁月也觉缺了色彩,心性也没了棱角。如此的生命亦如长江水,时光荏苒,任你何时观亦如旧颜。

  继而却开始怀念北方的四季分明。从小便不喜欢秋天和冬天,秋天万物结果的荣光只是瞬间一闪,便开始萧条。枯叶枯草枯萎的一切生命就像外公常年劳作布满老茧而干裂的手,再不见半点绿意。稍稍大了在外上学工作,茕茕孑立之身,秋天便更觉油然而生的悲凉。看万物枯,秋风瑟,总觉生命终在轮回,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漠然的感伤。

  冬天倒是比秋天更干脆些。寒便寒它个地动山摇,冻便冻它个呵气成霜。甚至更北的地方男人们在外面撒个尿都能尿成冰。

  记得小时候,冬天上学都穿着厚厚的棉袄、棉裤、棉鞋,戴着帽子、手套,裹着围巾,像个棉包袱,只露眼睛。那时候的棉袄和现在羽绒服,想想竟好像是两种东西。大雪天回家的时候,棉鞋底子走路时间久了都是雪或冰,印象中脚总是冻的没有知觉。所以到现在大了都一直有这种怕脚冷的毛病。之所以当时不喜欢过冬,我想可能是因为大人们劳作停止了,一切户外活动都停止了,而小孩子还得终日冒着严寒一天四趟的跑着上学,况且严寒的天气,使得做什么事情都不便捷。所以,如果说不喜欢秋天是精神上的不愉悦,那么冬天便是身体上的煎熬。

  然而冬天又是一年中最孕育的季节。有了这个不适合外出活动的时节,才让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坐下来好好计划来年的生活,好好总结一年的经过。不管是人也好,枯毁的万物也好,总在经过一冬的风雪后才更觉一股厚积薄发的力量,也许是涅?。

  冰雪中迎来春节,便像是在向冬天道别。然天自有定数,数九寒天便是如此由来,必是要数够九九八十一天,才能见得桃花起艳。

  慢慢的看着身上的包袱一点点的减去,看着太阳一天天的开始出力,看着苍茫开始一天天的褪色,山露出来了,先是一个角,接着一片,慢慢慢慢的大片大片的出来。总是要有一声惊雷,一场薄薄的洋洋洒洒的春雨,一夜间枯枝上冒出一个个嫩黄嫩绿的小点。这,便是春!一个生命开始复苏的地方。看着枝上的绿越来越浓,看着山开始换颜色,接着便是一个繁花紧促的时节。

  夏天更像是一种高浓度的绽放。经历了春天的唤醒,在秋来临之前,它在有限的时间里做一次生命中最绚丽的绽放。像飘扬的花裙,像怒放的牡丹,像愈来愈丛茂的树,用尽力气的绽放。再到力度一点一点的轻,一点一点的弱,在最后一次初秋收获之后,便又是一轮的凋零与谢幕。

  生命在这一次次的轮回中才有了色彩,在这生于灭的交替中才更显张力。时节如此,人生亦如此,一向年光有限身,只有一遍遍的落幕,才有一次次的重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