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童年对散文难忘的回忆

2020年01月24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一只黑色而又长又厚的蝎子,一块灰色的布说它不是黑色的,一双手工制作的圆鞋,还有像《红灯记》中的铁李子一样的a铐。一双狡猾的眼睛,躲在后面人群凝视着村里的新婚妻子,新婚妻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只黑色而又长又厚的蝎子,一块灰色的布说它不是黑色的,一双手工制作的圆鞋,还有像《红灯记》中的铁李子一样的a铐。一双狡猾的眼睛,躲在后面人群凝视着村里的新婚妻子,新婚妻子看见了那个女孩,指着她的手指,对她旁边的伴娘说:“看那个女孩。” ……”从那以后,这个女孩自卑了!那个女孩就是我。

1960年代初,我出生在西安的一条深巷。和我一起出生的父母必须充满怨气而不是喜悦。因为我已经有两个姐姐,所以他们很期待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人。我让他们失望了。加上母亲仍然要去上班,他们把我出生了四十天的我送到了山西——岭下的一个村庄。这个家庭只有两个祖父母。我父亲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父亲在1940年代很小的时候,就和祖父的朋友一起去了西安。后来,他的父亲在西安成了一家人。当他们送我回家时,他们对祖父母说,如果您不能抚养他们,就把他们送走。由于当时是该国最困难的时期,人们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但是我的祖父母不愿意放弃我。从那时起,这个家庭不仅有更多的等待我,还有一个为我提供牛奶的奶山羊。每天,祖父出去放羊,祖母在家照顾我。我的年轻生活在祖父母的照顾下长大。

一年后,我的弟弟再次出生。尽管我有父母的希望,但由于他们必须工作,他们会在四个月后将兄弟送回祖父母。

小弟弟来了之后,祖父母的负担更重了。一只小山羊要喂两个孩子。为了我们的饭菜,我祖父每天去羊群。那时,我能够吃饱饭。它已经成为人们最大的期望。为了养育我们姐妹的两个年轻生活,我的祖父母不知道他们花了多少精力。我六岁那年,祖父去世了,祖母把我们俩拉了。尽管父母有工作,但我还有两个姐姐。日子过得很紧,我几乎没有为奶奶的家人付钱。我哥哥上学时,他的父母把他送到学校。我不去的原因是我的父母以为我祖母在家里。我可以照顾她的老家人在家里的生活。当时,在村里,虽然我父母在大城市打工,但我家的生活水平是村里最低的。没有人找到工作,而且每年都是超支。

自从我上学以来,我再也没有见过父母。我记得父亲一回到家,我就不知道了。奶奶说这是你的父亲,但我对他太生疏了。我总是避免见他或给他打电话。在他离开的早晨,我正准备去上学。父亲拦住我说:我今天要走。你还对我说一句话吗?我低着头,什么也没说。我父亲有点生气。他用手推我。我哭了,逃跑了。那时的场景总是固定在我的记忆中。

每年新年里,村里的伙伴都穿着花布做的衣服。非常漂亮我穿由祖母编织的粗布制成的衣服,或者祖母用手缝制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搭档在口袋两边穿的制服。我也想穿这样的裤子。我用剪刀偷偷地在两边剪了裤子。我用自己的想象力制作了一个裤子袋,并被祖母发现。而且我还猛烈地打了一架。每次见到孩子,与我们的孩子相比,这不只是天堂!当时,我上学的全部费用就是祖母给纺纱厂的钱。我清楚地记得,每磅棉花要花2元钱,我每天放学后都会帮我奶奶纺棉花。尽管我的生活很艰难,但我的童年也很快乐。那时,我的作业还不像现在那么繁重。每天离开学校后,几个小伙伴将纺纱轮移到一块棉布上,看看谁纺了线。看看谁快速旋转,看看谁旋转棉花钉。大多数时候,我们一起玩,玩直到我们回家吃饭,听大人喊叫,然后一个人跑回家。

我难忘的童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