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父亲坚定不移的脊柱散文

2020年01月24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想着你的背,我感觉很坚韧;摸你的手,我感觉很难……”每当听到《父亲》的歌时,我就想起了我父亲在天堂。这是破坏思想的分手,分开的时间越长,越像滚雪。当丢失的雪球变成透明的雪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想着你的背,我感觉很坚韧;摸你的手,我感觉很难……”每当听到《父亲》的歌时,我就想起了我父亲在天堂。这是破坏思想的分手,分开的时间越长,越像滚雪。当丢失的雪球变成透明的雪时,水滴将合并成清澈的泉水,流向我。心场.

也许是上帝的戏弄,而我父亲却因为玩耍而伤了一只眼睛。有一天,我和邻居的孩子们一起玩“弓箭”。当我玩耍时,父亲不小心被打飞的箭击中受伤。后来,它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花了很长时间。那双眼睛是盲目的。父亲长大后,他的性格因眼睛而从自卑变成了性格内向。他不喜欢在所有人面前多说话,但他的父亲依靠坚强的身体,坚强的个性和坚强的意志。他用两只手支撑一天。他用坚硬的脊椎捡起了房子。

父亲的肩膀又宽又宽,父亲的脊椎又硬又直。我记得小时候,小腿上有东西发炎。父母带我去了锦西市公社卫生院接受治疗。那是初冬的一个季节,刚下雨后,天变得越来越冷,道路很泥泞,公社医疗中心离我家有15英里,父亲和母亲又带我去了医院。医生看完书后,他说什么都不仅仅是炎症,然后他带着一些药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父亲只是将我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瞪着我。那时,我感到父亲的肩膀像沙发一样厚实。我低头看着父亲的脚和粘性。泥泞的深浅行走,好像在兆泽田里行走一样困难,就像父亲的两只手抓住我的两只手一样,突然感觉到我的手在温暖。继续传播到全身。虽然天很冷,但我父亲却在尖叫,但我出汗。这是我第一次与父亲的骨干接触。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父亲的温暖。这是父爱的传递。第二,当我触摸父亲的脊椎时,那是夏天。我的父亲和一个成员在河里取了一条河泥。我被绑在河上,看到一朵落在花上。我伸出手抓住了它。我不小心摔倒了。在水中,我父亲迅速冲到岸上,将我从水中抢走。我没有殴打我,没有对我大吼大叫,把我带回家,并替我换了衣服。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去祖母家庆祝新年。由于土路的冻结和冻结,我真的无法动弹。父亲抱了我,然后我用篮子把我当了一个姐妹。尽管我父亲很累,跌倒了,但他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而是一口气把我们带到了祖母的家。

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年轻而坚强的父亲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做,肩膀总是没有肩膀,肩膀与肩膀没有分开。为了赚更多的工作,我经常当明星。夏季,当生产团队收割小麦时,早晨的阳光刚刚升起,吃完早餐后,父亲拉起一根竿子,将一根麻绳扎在竿子上,戴着草帽在麦田里摘麦子。一家人照顾了十粒糯米。当他背负重担时,他拾起了十二根荞麦秆,平坦的肩膀弯曲在肩膀上。夏日的阳光有时像火球。汗水浸入了衣服,裤子的腰部弄湿了一半。脸上的汗水滴在土壤中。有时人们在工作,而他接了下来。工作点是最多的。小麦结束后,在麦田中开始施用基础肥料。我记得在天头没有肥料,尿素,复合肥料等。草塘是在闲散季节被草和泥发酵的草泥肥料。父亲用the头在草塘里挖自己,一天就可以捡起几立方米的草塘泥。傍晚,在一块麦田中,黑色的碎肥料堆就像一个小土堆,一个接一个。

当涉及到土地承包制时,我的家人获得了超过15英亩的土地和一头母牛。农场工作比较忙,祖父负责耕田。稻米芽全都是父亲的肩膀,在田野上晒太阳,每天从天头到日光浴场晒太阳,就像蝎子一样,我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也不知道如何走我肩上承受了很大的重量,我只知道父亲每年要换几次。根,几a铐,几根麻绳和几双破旧的鞋子。有一次,在麦田里撒了肥料,因为夏天是为了抢种子而赶去繁殖,赶上季节的农活,田地来不及做,父亲会接夜作战。父亲在他的猪圈边缘点了一个灯。母亲用猪圈铲子给父亲鱿鱼,母亲担心父亲不能吃。父亲说没事做。只是早休息,满载的猪肥就像一座小山。我父亲用月光在麦田里捡起它。就在我走开之后,我听到了竹子里的掌声。父亲倒在地上。坚韧的肩膀从竹子的嘴上割下,鲜血弄脏了衣服。当我要求父亲为伤口包扎伤口时,我从屋子里拿了另外一根杆子将它换了。我想为麦田里的父亲买肥料。但是,当平坦的肩膀压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怎么不能站起来?这时,我感到父亲的骨干是如此强大。母亲看到我像熊一样行走,将肥料运入麦田。父亲处理完伤口后,他无法伤害战场,并坚持要用另一只肩膀来接伤。
月光下我望着父亲的背影感慨万千,那是责任,那是担当,那是一条压不垮的脊梁!

父亲是个只知道干活而不知道累的人,当时父亲心里有着一个愿望,就是将家里的旧房子改造成楼房,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就拼命地干活。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里因为大运河两旁有高高的土圩堆,所以建起了不少制砖瓦的土窑,父亲就到窑厂做烧窑工,还负责给砖瓦打水两项任务。在烧窑之前,先要把制好的土坯砖瓦装进窑里去,这段时间父亲还没有事干,闲不住就和其他杂工一起挑土坯砖瓦装窑,多挣一些外块收入。装好窑之后父亲就开始着火烧窑了,这时一般要连续烧五六天时间,不停地用铁锹往炉堂里添煤碳,人就不能离开岗位了,否则煤碳烧完了来不及添加就要息火,那一窑的砖瓦就浪费了,所以连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父亲在窑厂里辛辛苦苦地干了几年,挣得了一栋楼房的砖和瓦,还把窑厂的煤碴拉回来,用铁筛子筛一下当砌墙的黄沙用。楼房终于砌好了,我望着高高的楼房,眼里影射出父亲那弯弯的脊梁,这楼不就是父亲用脊梁一点一点挑起来的吗?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儿女们也个个成家立业了,苦也到头了,幸福也来了,可是,父亲的那双手像落地枯黄的枫叶青筋可见,父亲的那脊梁也被压得弯弯的了。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像一头默默无闻的老黄牛,大半辈子在辛劳着,用透支的体力拉着套,苦苦支撑着这个家。

“夕阳无限好,只是己黄昏”暮年的父亲还是保持着那份艰苦扑素、勤俭持家的精神。岁月的沧桑给他的肉体上留下了很多的创伤,风寒的腿疼痛不已,出门经常以蹬三轮车代步,看着父亲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我常常跟父亲说,现在条件好了,你在家不要干活了也该享福了,没有事就逛逛马路散散心。可是,在父亲的观念里,人活着就该劳动,不劳动就是罪过。

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那年父亲七十四岁,那年是火热的夏天,我起早出差,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多钟才到家,吃完午饭,在外忙干活的妻子跟我说,咋到现在没看到你父亲回来呀?到哪里去了?我说是不是骑三轮车上街了,妻子说即使上街这个点也该到家了呀,于是妻子沿着河边到田里找了一遍,没有找到,这时己是两点多钟了,我有点紧张了,又到家北面田里找,正沿着田埂往前走,突然前面发现一辆三轮车,车上两梱麦把,麦把上一把镰刀陷在缺口里,这不就是父亲的三轮吗?我三步并着两步跑到跟前一看,惨了!只见父亲躺在田里,嘴里鼻子里全是白沫,我赶紧抱起父亲,一摸父亲的胸膛,心早己停止了跳动了。这突然的打击,我一下子傻了,我紧紧地把父亲抱在怀里,看着车里的两梱麦把,看着那把镰刀,呆呆地发楞,您连一双新鞋子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就这样带着一身的泥土走了!许久,我回过神来,仰天一声长啸,任凭泪水倾倒,然而,淌不尽的泪水再也唤不醒父亲了,我默默地对父亲说:“走,回家去,小时候您用脊梁背着我看病,背着我到外婆家,背着我……现在也让儿子的脊梁背您一次吧!”就这样我一路洒着泪水将父亲背回了家。

父亲就这样悄然走了,离开我们已经10多年了,但他那慈祥的音容笑貌、那弯弯的脊梁背影,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要把父亲那肯吃苦、勇担当的“脊梁精神”传承下去,直到永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