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陕西的文学传统和我的小散文

2020年01月20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我很虚弱,使我陷入了陕西的文学传统。我感到巨大的压力,当然不是时间。但是,我的文学行为受到它的影响。我对它的感觉是真实而强烈的,它对我的启示是深刻的。 我出生在杜国的故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很虚弱,使我陷入了陕西的文学传统。我感到巨大的压力,当然不是时间。但是,我的文学行为受到它的影响。我对它的感觉是真实而强烈的,它对我的启示是深刻的。

我出生在杜国的故乡少林园,文化浓郁。农民依靠天上的食物,在政府的指挥下。生活一直很艰难。但是,他们仍然喜欢唱歌和读小说。与这些农民一起,我认识了刘青,杜鹏程,王文石,并阅读了他们的书。这是在我十五岁之前。当时,我正处于从小学到中学的过程中。我还没有成为作家的理想。我什至不知道作家是什么。但是,小说,作家刘青,杜鹏程和王文诗都是信息,我接受这些信息。我认为这些信息的传播是一种影响,即使它是无形的和横向的。想到自己是作家,我对这些信息的接受变得有意和积极。我喜欢刘青,因为他的作品中有诗,但杜鹏程很刻苦,王文石也不是很喜欢。还读了魏刚彦和李若冰的散文。后来,在阅读贾先生的文章后,他感到很新鲜,眼睛也很明亮,因为他很奇怪而且很异类。这些印象都是在少林园上产生的。但是,我决定去上大学,离开乡下,然后去城市实现作家的梦想。野心很大,有一种内心的疯狂,但是经过多年我才知道:这不容易,很难!

先生。贾挺个人,他的作品品味,机智的发现和敏锐的感觉以及他说话的灵活表达早就吸引了我,他也渴望着它。我22岁那年,路遥出生,引起了一代文人的注意。在大学的自学教室里,我读了高嘉林和刘巧珍的故事,这让我然大悟。但是,也很清楚路遥无法学习。我缺乏像他这样的经验。路遥的问题在于,利用自己的资源缺乏节制自己的生活,因此,建立文学的那一天就是资源和生活枯竭的时间。当陈忠实把整个社会的目光投向他时,我的第三十六岁已经完成。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拥有生命的价值和艺术的审美标准。但是,他如何积累,如何将数量变化推向质变,如何将不同民族的文学融入自己国家的文学,他的心理,他的生活中,而无需学习。贾鲁臣的三个人是当代陕西文学的三棵大树。韶关以外的人们关注陕西文学的原因并不是他们的文学成就。包括我在内的陕西许多作家都在这三棵树的阴影下。

我得到了陕西许多作家和评论家的帮助。我有一个温馨的清单,很珍惜。第一位是刘露先生。这是因为我上大学时就开始写作,而刘露先生是大学的写作老师。他还是作家和评论家。我有一座近水塔,而且很长时间都得到了月亮。但是,我主要写散文,而散文在陕西的边缘,诗歌也在。我反复注意到,有人谈论过陕西文学。实际上,只有陕西小说才有评论。这是一个偏见。我还注意到,一个文学和艺术团体选择了作家参加会议,但名单上没有散文家,当然也没有诗歌作家。这是一种霸权。这种偏见和霸权正是陕西文学传统的产物。陕西的文学传统喜欢孕育这种事情。

事实上,辽阔的文学史和陕西文学史将清楚地揭示出陕西的文学传统充满缺陷。这种传统遵循官员的意志,并且源于官员的意志,从而缩短了作品的艺术寿命。刘青,杜鹏程和王文石都是才华横溢的人才,但他们的作品只是红极一时。今天有多少人阅读他们的作品?它们都令人尴尬,因为它们无法为当今的人们提供任何使用价值。它们的使用价值几乎消失了。但是,鲁迅和曹雪芹并不是这样。托尔斯泰和荷马不是这样。他们的作品的使用价值一直服务于许多种族和民族,并在形式上进行了多次翻新。那些为陕西的文学传统感到自豪的人可以责怪我造反。但是,我仍然必须指出,这是放弃和超越这一传统的途径。我注意到许多陕西作家都这样做了。贾先生没有这种传统。陆瑶和陈忠实只是骑着马找马。我对陕西的文学传统看法不多,就是它长期以来压制了郑伯琦的文学思想。我以为这既是郑伯琦的悲哀,也是陕西文学的悲哀。郑伯奇的出身是新文化运动,而新文化运动则提倡尊重人。他还是一位学术作家。他懂哲学,懂宗教。他的知识结构健全而丰富。但是,他一直被忽视,在陕西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排除在外。

陕西的文学传统显然不仅存在于刘青,杜鹏程,王文石,而且还应该延伸到遥远的地方,似乎应该存在于牛兆军,张载,王炜,杜甫,白居伊,在司马迁中,在风和优雅中,在凤鸣庐山。把陕西文学放在如此巨大的精神空间中,它的传承将是真实而丰富的,而作为我的作家可能会拥有真正的自信和谦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