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严格的父亲抒情散文

2020年01月0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漫长的岁月在漫长的时光中慢慢前进。我意识到父亲去世20年后,我被愤怒,委屈和冷漠唤醒。 “几百个孝顺先行”,“孩子们想抚养而不想等待”,就像心形的痛苦,让我独自一人遭受颤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漫长的岁月在漫长的时光中慢慢前进。我意识到父亲去世20年后,我被愤怒,委屈和冷漠唤醒。 “几百个孝顺先行”,“孩子们想抚养而不想等待”,就像心形的痛苦,让我独自一人遭受颤抖和心底仇恨,欠下的父女,年轻的无知,像鞭子一样深情冷漠,我心里被打,我很难过,以至于我试图拿起笔,倾心于心,然后我与天父father悔。

父亲是当地农民,强,坚定,强壮和专制。在家里,父亲是最重要的人,一件大事仅是一个人的事,母亲和他的七个孩子是不允许做错事的。使我想起自己记得和无法理解的是,父亲经常像一个险恶的人,我的善良,善良和勤奋的母亲大声尖叫。母亲经常擦干眼泪,每天精心准备父亲的三顿饭。从我变得懂事的时候起,父亲在我眼中就像一个“暴君”。家庭中的“战争”仍在继续,母亲流下了眼泪。然而,只要父亲进门,父亲一进门,他就立即忙起来,放在一张小桌子上,放上已经浸泡在一边的茶和热蛋糕然后,父亲有了一个大模特,摸了摸大腿,轻轻地刮了一下盖子,“嘘嘘拂拂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吹。父亲紧随桌子上的食物,紧紧地坐在the头上,母亲在桌旁忙,这是我家人每天玩的节目。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母亲做家务的艰辛和困难。每天,妈妈是第一个起床的人,喂羊,喂鸡,剁碎的火,煮水,做饭的时候都是我的最后一个。一开始,妈妈已经为我准备饭菜。当我上课时饿了时,两个鸡蛋和一个煎饼袋使我欣喜若狂,这常常被母亲沉默,渺小,陌生的母爱所感动。如果您在喉咙中,则眼睛湿润。

可以说父亲是母亲,但是父亲很少关心我,更多的是对父亲的敬畏。有一次,我和我村里的小朋友被一个骑自行车并在村里卖杏子的人所吸引。吸引我们的是一篮子大而圆的杏子,引诱我们流口水。一位卖杏子的人说: “小朋友们,想吃点东西,看看田间悬挂的黄黄色小麦。您是否使用一小袋衣服用于杏子?”也许您受不了糖醋杏子的诱惑,也许在听了卖杏子的来信后,我们赶到麦田,几个伙伴把上衣从腰领到灌溉处都放到了腰带上,有些还露了出来。衣服。这时正午是烈日,蹲着。看着那个老人不在,我们要“偷”一点。就在我们慌乱的“被盗”中,我们从远方看到了那个老人,喊着追了它。我们连续逃跑,一步步看着爷爷,他喘着气认出了我。 “好吧,赵老奇,你父亲是村长。你实际上是带领某人偷麦子,看着我不会告诉你父亲。
“经过很长一段距离,老人的话就像打耳光。我像苍蝇一样坚强。我立即软化了双腿。我下意识地将包裹在衣服上的麦子倒在路上。打耳光的诱惑我的杏子像荆棘,父亲那张粗糙的脸的摇曳的脸,挥舞着巴掌。那天,我在四个田野里漫游,不敢回家。在日落时,村庄的烟囱冒出了浓烟。煮米饭,燕子回家,饥饿的我在微风中闻到米饭的味道,吞下了气味,离开家的路只有一百步,我停下脚步走了,不知不觉中,月亮露出了他的脸,我昏昏欲睡,躲在麦田里。“七岁,你在哪里?”回来!“母亲的叫喊声在尖叫,整个村庄都能听到。我躲在缝隙中可见的玉米田中,看到母亲的死者般的身影,我的心充满了眼泪和兴奋。当我胆怯地跟着母亲回家时,父亲惊呆了,挥了挥手几下,终于没有跌倒。第一次做错事时,我免于父亲的拳头。

对父亲的不满和敌意就像种在心底的种子。当我对高考感到沮丧时,我决定离开家乡去找工作,以便逃脱父亲的“魔掌”。我的母亲为我安排了行李,父亲把我送到了路上。这是我和父亲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接触。黄土路很长,空气又热又不舒服,而且一路无声。
我终于到了汽车站。我想逃避瘟疫,跳上车。父亲忙于为我搬运行李。汽车行驶缓慢。他的父亲出汗并追逐他。他的口袋里只有20元钱。钱在我的怀里,干dry的嘴唇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在司机的敦促下,我急忙下了车。看着看着尘土的父亲,我感到眼泪。

下班后,我在远离家乡的矿山定居,母亲的衷心割礼常常使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但我很少想起父亲。当我回到家乡时,那个大书包买的礼物都不是父亲,父亲也没说什么。在父亲生病期间,我的兄弟姐妹想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父亲因为害怕影响我的工作而一次又一次地拦住我,直到父亲大喊大叫并吞下最后一口气,我才赶回去。看着倾斜的下蹲的脸,瘦的脸,握着冰冷而粗糙的手不禁哭了起来。父亲,您的离开就像女儿心中的一座山一样沉重。父母认识父母,在逐渐漂泊的岁月中,生存的压力,为人父母的困难,生活的磨练使我欣赏您的深爱,才意识到您的爱如山一般,所以两十年后来,我意识到父亲的爱深厚而伟大。
每当有女儿帮父亲的照片从她的眼中流过时,每当有女儿推着轮椅的父亲从她身边说话并大笑时;每当女儿养活父亲时,水就在下雨。时间;深深的悲伤,思想和自责,就像蛇一样,吞噬着我的心,如果能在20年前回到父亲身边,我必须跪在你的脚上,用泪水洗脚,用我最好的烹饪技巧学到做一碗面汤。但是,岁月无情,我希望这很艰难。在我中年的时候,我经常看着深夜里的星星,仿佛我在思考流浪的心。父亲爱那座山,深如大海,我会沿着这条路走,祈祷酒泉下的父亲原谅女儿无法偿还的爱和已故的遗憾。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