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关于父亲的爱无言的抒情散文

2020年01月08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题词:当我写下这些话时,眼泪再次模糊了我的眼睛。 在我的童年时期,我是忧郁的树。不断增长的树枝和树叶装饰着深深的委屈,以及由此产生的无休止的sha铐和疯狂。我年轻的心坚信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题词:当我写下这些话时,眼泪再次模糊了我的眼睛。

在我的童年时期,我是忧郁的树。不断增长的树枝和树叶装饰着深深的委屈,以及由此产生的无休止的sha铐和疯狂。我年轻的心坚信我眼中的多余事物:我渴望年轻的眼睛,大手和小手都被我感动,而它们都与我无关,这只是我的年纪大了7岁的哥哥。还有我四岁哥哥的权利。

父亲,您是如此苛刻,对几乎没有个性的人漠不关心,年轻,我从未见过您向我微笑。我以为这是因为我是一个丑陋的小男孩,被人们拒绝!因此,我滥用了想象力,计划长出一双结实而有力的翅膀,从父亲的天空飞走,再也没有见过面,以惩罚他对我的冷漠与不公。

那是傍晚。当我放学回来时,我带领我的兄弟像一个小巢穴一样飞回家。面对父亲的大手向弟弟,弟弟大喊:“我饿了!”父亲转过身,从竹篮里拿出一小块金玉米蛋糕。他张开了哥哥张开的小嘴,笑了。

我站在一边,被饥饿的手抓住,吞了几口水。 (在1970年代的农村家庭中,饱餐一顿是多么的奢侈和幸福。进食不仅是对腹部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一种精神的至高享受,有时甚至成为一种神圣的仪式。
趁着父亲的大手,我挤出了“我饿了!”的字样。从牙齿一一。父亲听到声音,转过身说:“只剩下3块蛋糕,母亲和第二个兄弟留给你了。吃饭时就可以吃!”

眼泪不公正感像潮水般席卷了我,一阵委屈使我跌宕起伏.我不知道该怎么冲到村头的老榕树,哭到暮色*四合,星星是满的,只有拖着短的影子,蹲下来像一只狡猾的小老鼠一样,远离光明,远离父亲。

如果孩子的不公正使我感到不适,那么我年轻时的冷漠会深深地伤害我。我在读高中时,有些自以为是的聪明和偏执,以及出于冷漠而产生的意图。结果是如此之好,以至于我有所安慰并对此做出了弥补。我经常背诵我的弟弟:“小山丘,向你的妹妹学习并学习了很长时间!”这时,父亲总是如释重负地津津乐道,不说话。只有熄灭的烟火在他的喙中闪烁。

对我来说,最无法忍受的是二年级的寒假考试。和往常一样,我在该年级中排名第一。当学校打鼓,把红色的魅力传递到父亲的手中。在有那么多人的陪伴下,我多么渴望父亲能满足我的高傲和快乐。

但是,父亲把好消息放在桌上。谁知道那薄薄的红纸已经飘到了地面,我知道我的心仍在漂浮。

“这简直无法忍受,然后再次蹲下!”父亲的话就像一阵冷风,刺骨的心。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抓住了一个好消息,我的母亲弯腰砸碎,“啪啪”一声打碎了门,然后在母亲高声喊叫中跑了出去。距离更远。

从那时起,我和父亲被一堵又厚又冷的墙壁隔开,父亲在那里,我在这里。

顺带一提,似乎总是有一道暗流,悄悄地拉开了我和父亲之间的距离,这是无法抗拒的。但是,我几乎没有默默走近,我将回顾自己心中早已失传的声音。

让我感到尴尬的是,当我从老师暑假的第一年回来时,我走进房子,看到父亲的脸上满头大汗。他手里握着风扇摇晃着飞走了苍蝇。父亲一向无话可说,看到我站在门口,口吃了。 “回来……回来。吃……吃……西瓜。”旁边的母亲说:“山上渴望早晨吃东西,你说我必须等你回来再吃!”永不过时的感觉,风和水,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愚蠢地,愚蠢地蹲在门前。

令人惊讶的是,我发现父亲是如此陌生又熟悉。眼睛不湿,心脏的心脏越来越柔软。

“很久很渴望,一个酸味。”使我流泪又湿润的是,我和我一岁的儿子回到了家里,而我的老父亲来接她。抽搐的手伸出来,吓到“哇——哇——”,哭了起来,试图钻进我的怀里。

父亲的善良和微笑是朦胧的,“嘿,像你母亲一样,我很怕我……”看着父亲的自责,我是如此的发脾气,我的心淤积和隔膜冰融化。

事实证明,父爱是无言以对的,但却太浓密而漫长。只有这样,当它无意中开花时,它才如此出色,坚固而沉重,刺穿骨髓,渗入了持久的血液中。

今天,我父亲已经离开了整整十年。今晚,看着满天繁星的月亮,我似乎看到父亲仍然像昨天一样,不能停止眼泪和流淌的——父亲,你还好吗?

我——爱你——!

一个遥远的父亲,你听说过吗?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