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风月无边散文

2020年01月0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乞巧节过后,天虽然还有些热,但,入夜时已可听到促织的鸣叫。老人们常说,促织在提醒催促女人:“浆浆洗洗,洗洗浆浆,放在柜里。”老人们还说:“一青一黄是一年。”  乞巧过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

  乞巧节过后,天虽然还有些热,但,入夜时已可听到促织的鸣叫。老人们常说,促织在提醒催促女人:“浆浆洗洗,洗洗浆浆,放在柜里。”老人们还说:“一青一黄是一年。”

  乞巧过后,正是青黄交替时节。在自家门前老梧桐树下,铺上草席,女人们都在趁天气上干,缝制已浆洗好了的衣被,向阳墙根的竹竿上,也晾晒着为一家人新翻修且缝补好的的棉衣、被褥,晾晒后,都要放进柜里,准备过冬。

  二

  场院是晾晒粮食的地方,今年麦已入仓,只有再等到秋才有用场。那时,苞米、瓜干、花生、豇豆、绿豆……全都晾晒上了。看着晾晒的满满五谷杂粮,老祖母的心就舒畅了,脸上的皱纹因舒心的笑,在或深或浅。日头将落山时,常会去门口,依着门,张望通向河滩的那条路,路上行走着回归的耕牛,牛背上坐着孩童,悠扬的笛声在黄昏里飘散。

  三

  村里的房前屋后,都垛有高高的柴垛,柴垛旁有一挂大车,大车上栓着耕牛,牛卧着,慢悠悠地嚼食;鸡们徜徉而过,过去时,在草垛根处刨几下食儿。

  家里的男人从老石桥旁那口水井担回水来,开街门时,狗在院里偶尔吠上三两声。

  四

  家里最里头那间屋里,巧巧在坐立不安,此时又将辫子拆开重新打理,刚打理好,还不及细细审视,突然感觉身上这件小花袄太过鲜亮打眼。蛾眉就颦了起来,不过年不过节,穿这样鲜亮,爹娘问起怎么说?赶紧开柜,又换一件,再照照镜子,照着照着,桃红色的脸颊越法红了,红的赶紧用手捂起眼睛,眼睛被捂住,就看不见自己那桃红般的脸了,但心噗嗵噗嗵又跳起来。终于放下了手,看见晚饭已过这许久,天色怎还这么亮?

  月终于上了柳梢,心跳中,担心村边老柳树下不会没有人吧?转瞬,又担心会不会有不相干的人路过?

  五

  老汉今年除夕夜温酒下肚后,看着屋外飞飞扬扬的雪,说了一句“瑞雪兆丰年。”之后,便把家里的担子交予了儿子。耕种劳作之余,闲了,便只管将小孙儿扛上脖颈,赶着鹅,牵着牛,往村外河滩走去,走去时口中唱道:“小呀小儿郎,背起书包上学堂……”

  “不要上学,要和爷爷放鹅。”

  “好好,放鹅放鹅。”

  直到斜阳西下,夕烟在村里袅袅升起,听着孙子呜呜呀呀吹响的竹笛,祖孙二人走上回家的路上。

  六

  一群背着书包的小孩子,在回家的路上,边玩边走,边走边玩。突然,一只小手指着南飞的大雁:“大雁大雁,是个‘人’字。”

  都仰起头来:“又变成了‘一’字。”良久,另一个稚气的声音叫道。

  七

  大雪中,一个挑担人下了渡船。出渡口时,并不歇脚,仍行色匆匆。心里盘算着出了渡,翻过前头垭口,走小路,沿河滩里许,踏过老石墙,便到村头,就到家了,紧紧脚,可以赶晚饭。晚饭可让爹尝尝新买的老酒,让娘吃口外地的桂花糕。爹说的对呢,“瑞雪兆丰年”,今年年景好,一家人温饱后还有余富,担子里年货较往年都丰盛:爹的羊皮袄,娘的毡窝鞋,女人的玉手镯,丫头的小花布,小子的鞭炮。还有鱼、有虾、有鸡、有鸭……明年要再好年景,就和爹商量加盖两间屋。

  雪下的越法紧了,挑担人望望天,口中念道:“瑞雪兆丰年。”天擦黑了,挑担人行色匆匆,身后留下一行雪痕。

  八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和风中,丽日下,晴川及两旁山坡上,男人们唱着方言小调,在耕耙耘犁;桑田里,女人们听着男人的歌,在桑树下忙活,手里一边采桑心间一边运筹着桑养蚕,蚕作茧,茧抽丝,丝织锦,锦刺绣,绣换钱,一家子的灯火油盐衣住行,就全齐了。

  九

  时光静好,晨雨夕烟。青山绿水,风月无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