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雕零岁月优美散文

2020年01月0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秋风起了,秋风劲吹南三岛的大地。秋风走过的南三大地,到处一片干爽,树梢上金黄色的叶子,在风中簌簌响动,然后,有一片一片落叶,随风飘然滑落。  在深秋的南三岛,我又迎来我所深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秋风起了,秋风劲吹南三岛的大地。秋风走过的南三大地,到处一片干爽,树梢上金黄色的叶子,在风中簌簌响动,然后,有一片一片落叶,随风飘然滑落。

  在深秋的南三岛,我又迎来我所深深挚爱的季节。昨夜里,我下榻在田头横村康友叔家里。清晨起来,我想起昨夜里做过一个梦来。

  秋天的原野上,有一条小路,蜿蜒弯曲向前,四周长满郁郁葱葱的木麻黄树,将这条小路掩映在一片浓荫之中。有一年方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向那条小路走去,他行色匆匆,疾步如飞,不一会儿,就漫入了那片木麻黄林荫。他是要赶往田头墟,迎候他父亲归来。可是,灯塔滘脊村这儿不通公共汽车,他只能步行而去。他走着走着,就迷了路,找不到去田头墟的方向。该向北走时,他却走向了西南,走了大半天,依然没有找到正确方向。他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急得满身直冒虚汗。这时,天渐渐黑了下来,四周已没了行人,夜色已经把白天明亮的风景淹没成一片漆黑。风吹过处,树梢摇摆不停,发出啸啸嘶鸣,让人听来,感到阴森恐怖。

  他一边走一边在想,这路为什么越走越艰难?这要走到何时才能见到父亲啊?他终于哭了起来!

  可是,此刻没有谁知道他凄凉的心境。

  他见不到父亲了,父亲离他越来越远了

  这个梦,我做得好长好长;这个梦,我做得好痛苦好痛苦!当我从床上起来之时,我仍清晰地记起我在梦中寻找玉泉父亲的那种哀怅。

  我的两行泪水,竟不知不觉的就从眼眶中滑了出来。

  呵,昨夜里,我一直在想着为玉泉父亲和亚祯大伯点灯的事儿,很晚才睡去,以至在梦中见到了那可怕的场景。

  在我的记忆中,玉泉父亲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他以他的真诚和本分来雕零岁月的光华,总是默默无闻地、义无反顾地、衷心耿耿地践诺着他对生命许下的诺言。他虽然清贫,但他勤劳勇敢,活得刚直不阿;他虽然平凡,但他心志高远,要活得有体面;他虽然被人欺凌吃亏,但他心胸广阔,从不斤斤计较,嫉恨记仇;他虽然劳碌一生,但他无怨无悔,从来都不贪不占

  这就是一直以来玉泉父亲给我留下的永恒记忆。

  旧时,南三岛乡间生活清苦,以番薯充饥,萝卜菜干度日,一月不知肉味是常事。在人民公社年代,南三岛的乡亲,那时叫社员,每天就像城里工人上班一样,由生产队长吹哨出工。社员出勤就记工分,工分高了,收入相对就高,工分少了,收入相对就低。可是,那时即便工分再高,每天也不过一毫几分钱。这样下来,即便再勤劳,再富也富不到哪儿去,一年积攒下来的工分,买不到几套新衣裳,更不屑说是供儿女读书的钱银了。

  所以说来,那时的南三岛,几乎没有富裕人家。南三岛乡间生活,那种清苦,不言而喻。

  记得有一年秋天,台风刮了三天三夜,暴雨也下了三天三夜,南三岛几近变成了一片泽国。放 眼 望去,和土包那些低洼水田,已变成白茫茫一片,台风带来海潮,冲缺土包堤,海水漫进这一片水田里。乡亲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呵,又是一个岁丑之年!这些被海水浸泡过的水田,下半年将如何耕种?

  我行走在南三岛滘脊村四围,看到乡亲们的脸上总是泛着一片憔悴,面对这样的天灾,他们感觉到无可奈何。秋天,本来是一片金黄色的季节,就是因为这样一场台风暴雨咸潮,却把南三岛乡亲秋天的梦想给揉碎了。

  可是,在这样的时艰之下,南三岛的乡亲,不因岁月艰难而失去开拓创造的动力,不因为物质的贫乏与饥饿而熄灭对文明之光的求索。他们在默默地承载岁月的煎熬,他们在默默地以辛劳的汗水来积聚对人生前路的期盼,他们在雕零生命的岁月情怀,他们在心中默默地祈守一个坚定信念。

  在一个秋光爽朗白日,从广州湾口伦兴村,我由东南向西北沿海边的木麻黄林带信步而去。海风迎面吹来,那片黑黝的木麻黄树站立在海滩上,迎风搔弄着墨绿色的身姿。在不远处的广墩坡上,有一座广州湾大王公庙,它又名靖海宫,或洪圣庙,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坐落于南三岛东南部广墩坡西南面,面向辽阔的广州湾口,与东海岛隔海相望。早在嘉庆年间,嘉庆皇帝就把大王公庙御封为敕赐靖海把港洪圣大王公。再到后来,道光皇帝和光绪皇帝再次把大王公庙敕封为靖海把港大王公,并把其加封为南海之神。从此以后,八方乡民过往船只,莫不前来上香朝拜,大王公四时祭祀香火鼎盛,香客来往不绝。我看到有不少乡亲携带篮笱,带上贡品,三三两两走进大王公庙。看得出,他们是带着一颗虔诚的心前来祭祀大王公的,尤其是在这岁丑之年,乡亲们大都把对来年的期盼,化作缭绕的香火,袅袅腾升在大王公的庙宇里

  南三岛的乡亲,最是崇拜先祖,小到初一十五,上香拜祭,大到先祖生辰忌日、逢年过节,都要烧上几炷香和几手纸钱,祈求先祖阴德保佑。南三岛先民最讲香火承继,人丁涌流,祖德留芳,盛行男丁出世点灯的风俗。

  因家道变故,玉泉父亲与亚祯大伯,少小离家,一直在城市里闯荡打拼,所以几十年来,他们一直疏于返回南三岛,对从前乡间旧事,已几无所闻。因之,对千百年来盛行于南三岛乡间的点灯旧俗,未暇顾及,以致在玉泉父亲与亚祯大伯已到了花甲之年,月英母亲才又唠叨起为他们点灯的事儿来。月英母亲说,这灯一定要点,不能欠神债,对祖公要有个交代。于是乎,在这个深秋时节,我便随玉泉父亲回到了田头村。

  一大清早,康友叔和康友婶起来,就忙着操持月英母亲原先准备好点灯拜祭所需物品。随后,我们挑着这些物品,从田头横来到位于田头村北的康皇庙。只见玉泉父亲把三盏竹灯依次徐徐悬挂在康皇庙的中梁上,然后,随手点起一扎黄香,逐一分插在神台中央的香炉内。我接过玉泉父亲递过来的香烛,点燃后,又分插在香炉两旁;接着,又摆上供品、烧酒。不一会儿,我们已把点灯所需准备的东西都摆放好了。此时,我看见竹灯里的火苗在缓缓闪动,烟气缭绕,在庙中弥漫。我仿佛看见列祖列宗又回到康皇庙来,他们在等待玉泉父亲与亚祯大伯点灯所捎带的喜讯。玉泉父亲与亚祯大伯极虔诚地在地上跪拜,并在口中念念有词。他们兄弟二人,外出打拼几十年,历尽无数风风雨雨,可今日他们终于对列位祖宗有了一个交待

  秋风起,秋风起,秋雁声声传过来,秋风吹过南三岛,秋风雕零岁月情。秋风秋风,你常在我梦中。我梦中的秋风,劲吹片片落叶,落叶如一阵风,风化成昨日永恒记忆。记忆中的秋天,总是那么凄怨而遥远,总是惊梦连连,相思几许,怀念依依,旧事历历在目,永远萦回于怀。

  在失落的记忆中,我有时在想,在生命的过程,时艰捉弄,世间阴差阳错,演绎多少动人故事?生化多少优美诗篇?颤动多少颗驿动的心?

  为什么岁月留给我们的,总是那无限哀怅?

  在一个残叶飘零的深秋,在南三岛一个静静的秋夜,我又想起我的玉泉父亲,他对待生命的那种真诚,他总是无怨无悔地走过来,从南三岛来到西营,从乡村来到城市,从青年走向老年,直至走向生命的永远

  我记起那时玉泉父亲对说过的话来:南三岛虽然贫瘠,但是她是你的故乡,而故乡在游子的心中,永远是那么美好而神圣!玉泉父亲说,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人气大。

  是的,在生命的秋天,我们要拥抱秋天的来临,用心灵的泉水去打磨秋天诗意的时光,在生命的长河里,默默地雕零岁月之光。任何时候,宁愿他人负我,我们也不要负了他人。我们要有大气量,我们永远要铭记父母大人和先辈他人的恩德。

  一花一世界,一佛一如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