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江郎山绝顶的景色散文

2019年12月26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江郎山上的三爿石峰,平均坡度达八十八度,高度达三百余米,这让徐霞客捋着短须伤透了脑筋。徐霞客是明代旅行家和探险家,逢山必登,遇险必探,一生中将无数名山大川踩在了脚下,但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江郎山上的三爿石峰,平均坡度达八十八度,高度达三百余米,这让徐霞客捋着短须伤透了脑筋。徐霞客是明代旅行家和探险家,逢山必登,遇险必探,一生中将无数名山大川踩在了脚下,但是,三次游江郎山,三次都没办法登顶。一九九零年,郎峰的绝壁上凿出了栈道,人类的脚第一次踏上了郎峰的顶,这比踏上珠峰晚了三十七年,比踏上月球晚了二十一年。

  处于半山腰的登天坪是攀登郎峰的起点。站在这里回头看,一线天和登天坪,游人熙熙攘攘;仰头搜索,婉延在崖壁的“之”字形栈道上,只能找到稀稀拉拉几个人。呵呵,江郎山因其险峻,成了旅游胜地,又因其险峻,挡住了大部分游客登顶的脚步。我是有恐高症的,但我走向了崖道。为什么要硬着头皮去攀登呢?因为人生路上许多艰难险阻是无法绕开的,必须在这里练练胆。

  这是我第二次攀登郎峰。上一次是在七年以前,得出的经验是,攀登过程中眼睛不能向上或者向下张望,只盯着脚下的块石,只盯着身边的崖壁和铁栏杆,最多只能看几米远的地方。

  崖道上,有人龟缩在崖壁凹处歇息,也有人抱住从岩缝里长出的小树的树干伸长了勃子观望。这是他们畏难惧险的表现,是打退堂鼓的前兆。他们的情绪是会传染的,每遇到这种情况,我就告诫自己:不要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不能被他们的坏情绪传染上,赶快侧着身体超过去。

  上崖和下崖的线路是分开的,但在崖壁中段有那么一截是重叠的。抓住铁栏杆攀登到这里,迎面遇到了两个下崖人,走在我前面一个女游客问:快到顶了吗?发颤的声调显示她信心不足了。

  下崖人答:攀过前面这块突起的崖头,很快就到了。

  我知道,这里是中段偏上,到顶还远着呢,下崖人撒了个谎,目的是给上崖人看到希望,是给上崖人打气。

  下崖人又对着被我超越的两个缩在栈道拐角处的人喊:不要害怕,不要停下,顶上有绝美的风景等你们呐。

  我没有回头,从他们的喘息声判断,他们追上来了。

  大约一刻钟后,我们攀上一个小平台,跨越一座短桥,前路变成一米来宽的石阶,也不陡峭了,路两边还密密匝匝长着树。那个女游客拍着手欢呼起来:到顶了,终于快到顶了,我是有恐高症的,竟然也能爬这么高,表扬一下自己,真勇敢!

  峰顶上是一块不太平整的台地,我们到时,这里已聚集了十几个人。台地十几个平方,被人踩踏得寸草不生。西侧靠近悬崖的地方,建有一座了望亭,半凌空,似乎随时要掉下去。我扶着护栏,强作镇静地走上去,让旁人用我的手机给我拍照,草草拍完照就下来了。我的腿脚发软发抖,心脏也扑通扑通地跳得慌,哪里还敢了望呀,必须严格遵从上次的经验,眼睛不外观不望远,再美的景致也要放弃了。

  北侧搭有一座小棚屋,这会不靠近悬崖了,我放心地走向前。这座小棚屋只有两、三个平方米,有一个出口,敝开着是门,下半截关闭上半截敞开着是窗,窗板放平是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清瘦而精干的老人,约摸七十岁,嘴上衔着根香烟,看着或坐或站或拍照或喝水吃干粮的游客微微地笑着。

  柜台上放着几瓶矿泉水,我问:多少钱一瓶?

  十块。

  这要比山下贵八、九倍,我又问:好卖吗?

  好卖。

  的确,游客登顶了要喝水,只有到他这里买,垄断生意差不了。瞧,他脚边的地上有两箱矿泉水,一箱基本空了,另一箱还未开箱。我再问:那您每天背水上下崖好几趟喽?

  就一趟。

  假如没有其他人帮忙送货的话,一个老人要背两箱矿泉水上崖,真够厉害的!他的身后有一排货架,货架上什么货也没有。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地上有西瓜,货架上有面包和饮料。我想现在是九月中旬,与西瓜已经落市有关,也与处在国庆黄金周到来之前的旅游淡季有关。我说:多年前,这里的西瓜销得真快。

  那是别人卖的。

  的确不是同一人,因为那人那时看上去快七十了,七年过去该有七十五、六了吧,不大可能还会上崖做生意。停顿片刻,我把一个搁在心头的问题摆了出来:这么陡峭的崖壁,您天天背着货上来下去的不害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说完,仍旧淡淡地笑。

  想想也是,开发郎峰攀登游这么多年,上上下下的人成千上万,而摔伤摔死的还没有听说过。

  他突然敛住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做生意的,我也是游玩的,顺便带点矿泉水上来给人家喝。

  我明白,他和他的前任都是附近的村民,是避开景区管理人员,偷偷摸摸背货上崖做生意的。景区管理人员即便不为流失租金和管理费考虑,出于安全考虑,也不会允许七十上下的老人攀这么高的崖做生意。但是,他和他的前任,也许还有前任的前任,天天负重上下崖,竟然将货高价卖出去了,小生意做成功了。说他们逃税逃租金逃管理费也好,说他们暴利盘剥也行,说他们要钱不要命也罢,总之,他们的小生意做得很成功,做到绝顶了,这就非常值得敬佩。我说您放心,我不会举报您的。

  他悠悠吐出一个烟圈,浅浅的笑意又回到了脸上。

  先前说紧张慌乱的情绪是会传染的,现在我要说镇定的心绪同样是会传染的,而且传染力更强,自看到他的笑面,我的脚就不抖了,心气就平和下来了。我这次攀登是有备而来的,矿泉水、水果、干粮背包里都有,但我还是要花十块钱买他一瓶矿泉水,说白了就是买他的笑容。我知道,下崖的路更陡更险,拥有这样的笑容,还有什么险路能让我却步呢?

  无独有偶,当我下得崖来坐在景区大巴车上时,听见邻座两人谈论:一女游客下崖到险峻处,上么上不去,下么不敢下,呜呜地哭。后来是怎么下来的就没有听清了。

  出了景区换乘返程车。窗外,行道树在急速后退;远望,三爿石峰在行道树的空档里忽闪忽闪。都说顶峰的风景是最美的,我为错过顶峰的风景而懊悔。又一想,那老人的笑容,那把危崖险壁视如坦途的笑容,那把小生意做到绝顶上去的笑容,不正是最美最震撼心灵的风景吗?还有什么好懊悔的呢?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