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祈盼夏日里的那抹清凉优美散文

2019年12月2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七月流火,盛夏,一年中最煎熬难忍的日子。  早上七八点的时候,骄阳如火。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白云悠悠,似驻足,观看人们的汗流浃背。头顶上的一轮烈日,似火,红得刺眼,火辣火辣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七月流火,盛夏,一年中最煎熬难忍的日子。

  早上七八点的时候,骄阳如火。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白云悠悠,似驻足,观看人们的汗流浃背。头顶上的一轮烈日,似火,红得刺眼,火辣火辣的。

  我走在去菜场的路上,撑一把阳伞,想遮挡着烈日阳光。地面上被晒得很热,赤足也许会被烫到。想起年少时,农人们赤膊光脚走在烈日下,也没有见他们叫苦叫累的。那时的最高气温不会超过35度,近几十年来,人们没有好好地保护自然环境,大气层给破坏了。如今这一大早的,早已飙升到人的体温,阳伞下这脆弱的皮肤明显在感到太阳的火辣。

  出了新村门口,沿着一段围墙行走,见行人匆匆,满身大汗,熟人见面,也只是点个头,急速离去,这大太阳下,没人愿意闲聊。

  我的伞,被什么刮到了,探出头来观看,原来是一株蔷薇花儿出墙来,它似乎知道,我曾经写下的《又见蔷薇花儿开》,它知道我喜欢蔷薇的鲜艳和自然,喜欢它的小巧与芬芳。我微微一笑,也算是见了熟人似的。慌忙收起笑容,四下观看,我怕别人看见,以为我是一位“花痴”。面对无生命的绿色花草,竟能笑靥如花。这炎热的夏日里,独数草木最茂盛,虽早已过了大红大紫的百花齐放的春季,但常绿灌木和落叶乔木还能撑起这枝繁叶茂,给人们撑起了那浓浓的一片绿荫。若是夏日赏花,最数池塘芙蓉花开,娇红嫩绿,馨香诗意,怎不让人激动?

  空气中的热浪,让人感到呼吸困难,超过人体体温,吸进去的比体内的还要热,怎不让人难受?树上的知了,一个劲地鸣叫,似乎能感受到它的难忍与煎熬,抖动着翅膀,扇不来清凉之风,却白白浪费了力气,增加了体力消耗和体温。想起少年时,夏日午后,带着父亲给做的特殊工具,扎在一根竹竿上,瞄准知了,一套一只,回家后将知了放在自己编的麦秸杆小笼子里,有时也会一手抓知了,一手抚摸它的腹部,它会鸣叫不停,难道它像人类一样那么怕痒痒么?那树干上的知了脱下来的壳,轻盈细薄如丝,小心轻放于篮中,积少成多,送于中药房,换取新学期的学杂费。如今城市里的孩子们,要想玩知了,那是很困难的。我抬头观望,却不见知了的踪影,许是年老眼花,或是知了也变得聪明了,躲藏在树枝叶下,让人难以识得?

  一只鸟儿在眼前飞过,无奈它一定是饿了或是渴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它竟然没弄明白,到得这大太阳时才来找食,有些让人可怜。如今城市里鸟儿少见了,那些能生存下来的,一定有它们自己的生存之道。可怜的鸟儿,也许它们也渴望成为城市人手中的宠物鸟吧,虽关在鸟笼内,但生存还是有了保障。我家养过画眉,竟然活了十三年,也许这与人类中的百岁老人相齐吧。

  一只狗,一个男人。狗吐着舌头,懒洋洋的,男人急于回家,唤它哄它就是那速度。十字路口,岗亭里有小型空调,细缝间流出一丝丝的清凉。狗,趴着享受着,而那男人急也无法。

  这样的夏日炎炎,警察叔叔们却在马路上指挥着,半小时换一次岗,衣服都湿透了。若是行人和司机多一些文明,多一些自觉,这岗还需要么?曾去过香港澳门,那里的民众自觉性应该略高,排队上车,红绿灯严格遵守,警察已派另用,不用专门去紧盯着行人或司机。如今,我们大陆的民众素质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提升,我相信,无人站岗,自觉遵守规章制度,指日可待。

  十字路口,停留了几辆电瓶车,车主们在一边闲聊着拉家常,车辆上写着“砌墙”、“捉漏”、“通下水道”、“木匠”、“瓦匠”,专等人们上前询问。几棵大树,正好为他们遮去了火热的阳光,他们是一种“手艺人”,靠着自己的双手换取财富,劳动光荣,在他们的脸上书写着。

  穿过马路,迎面是一所初级中学。只见有一群小男孩还在操场,脚下还有一只足球。如今的操场早已正规,塑胶跑道,标有米数,中间划有一个小型的足球场。这群男孩,虽然没有穿上二种颜色的衣服,想当然他们是早已分好了二队,训练有素,奔跑,传球,传中,起脚,有位男孩叫了一声“越位”,小小年纪也挺认真。瞧一个小男孩跌倒,没有痛苦,没有骄气,爬起来,拍拍灰尘,继续奔跑。红红的小脸蛋,一身的汗水。多年后,谁知这里面会不会有罗纳尔多,梅西或齐达内。那守门员的专注,无疑就是一个小小的“卡恩”或“布冯”。看着看着,我似乎想起了什么,女儿曾在此读过三年的初中,我每次路过,总是会找寻她的身影,如今一晃十五年过去了,我这毛病并没忘记,已经深深地刻在脑海里了。随着一声哨响,上半场结束,我的目光也离开了。

  我的思绪静止了,转过脸,慢车道旁,一位快递小哥,停下电瓶车驻足观看,一边饮水。难道他的孩子也在这所学校就读?幸福洋溢在他的脸上,擦了把汗,微微笑了笑,手一拧车把,车子飞速前行。这炎热的夏天,可怜的快递小哥,几个小时的烈日曝晒,怎能吃得消。前不久,报纸上有快递小哥中暑之事报道,这叫人如何是好。若是不下单,快递小哥少了不少收入,若是下单多了,快递小哥的辛苦可想而知。我突然想起,老舍的《在烈日和暴雨下》的三轮车夫祥子,那个夏天应该与当下相似吧,下午一点后,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可怜的祥子,却在暴雨中继续拉车。我不知道,此时,我祈求下一场暴雨是否会给快递小哥或烈日下劳作的人们带来不便,我倒是希望能让他们享受这雨后的阴凉吧。

  一路走,一路前行,迎面的热浪扑在脸上有点火辣。一连十日的高温,让人难以忍受,记得前几年的夏天也是如此,最后一场人工降雨,给人们送来了夏日里的阴凉。虽然这成本和人工降雨所必须的条件是高了些,但政府部门会综合考虑的,我多么希望这场人工降雨早日来到,给盛夏一抹清凉。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