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点滴生活抒情散文

2019年12月0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我住在杭州大江东的“前进村”,房子临着一条窄街,楼下是店面,对面是河道。窄窄的路面被挖得露出泥土,白天,各色车辆穿梭而过,飞尘弥漫;而河道中,水色乌黑,夜深人静时散发出的酸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住在杭州大江东的“前进村”,房子临着一条窄街,楼下是店面,对面是河道。窄窄的路面被挖得露出泥土,白天,各色车辆穿梭而过,飞尘弥漫;而河道中,水色乌黑,夜深人静时散发出的酸臭味很搅扰人的清梦。

  房间的窗户朝东,早晨,可以看见太阳的初升。若是好天气,明亮的阳光便会一下子洒满房间,让这简陋的小屋有些温暖的味道。只是阳光的脚步走得很快,不到正午就滑过玻璃窗,斜着眼神眼神打量着这卑微的一角。

  来这里快一年了啊!繁忙的工作,简而又检的生活,成了日子的主调。

  每天晚上和老公在QQ上视频的时候,也会聊到这个话题,他会说——你应该享受退休的清闲时光了,不该远离家人拼命工作了。是呀,我也在想:“我为什么不能轻松下来呢?”在外人看来,我们应该是生活无忧,幸福美满的。我可以在贵阳待一段日子,享受那个城市夏日的凉爽;可以去慈溪的杭州湾待一段日子,享受与儿子相伴的温馨和面朝大海的心旷神怡;也可以在杭州家里过一段时间,临窗欣赏运河旖旎的风光,感受天堂之城高雅的品味,或者,可以趁他们休假的时候,规划去哪里哪里旅游,那是一些我们心神向往的遥远的地方;或者回北方的老家看看,看看那里变成了什么样子,看看漫长的岁月改变了什么,可我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依然辛苦地工作,早出晚归,应对着一件又一件烦心的事情。

  30年前大学刚毕业,我来到了位于杭州半山的玻璃厂工作。半山——在那时是离杭州“山高水远”的一个地方,真正的杭州人很不屑到这里工作。交通不便,环境简陋。只有几个大的国营工厂安扎在这里,支撑着杭州北部的气势。20年的工夫,半山就被城市大中心的漩涡淹没了,我们的工厂又外迁到余杭。其他企业也向更远的地方迁移——新的城市边际线快速地向外扩展。而在此时,我离开了工作了25年的杭州玻璃厂。

  离开杭州,在嘉兴、奉化工作了一段时间,这些远离大城市的小城市尚存一丝一缕的宁静。嘉兴月河街上慢悠悠闲逛的人,奉化溪口山清水秀的安逸,太让人喜欢了。而在那里的年轻人却总想到外面去看看,是想了却一份不甘!

  一直在制造业打拼,便一直游离在城市的边缘,成了城市长久的看客。看着城市中心的高楼林立,灯红酒绿,霓虹辉煌;看着繁华的街上,人群涌动,以及从头飘到脚跟的时尚;每每置身其中,却有太多的违和感和埋没感,旋即退回到城市的边缘,在一个稍微安静、空旷的角落找到踏实的自我和归属。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如今,我回到杭州,在大江东的一家企业工作。“大江东”——在钱塘江之南,是杭州的最东部。它顺势成了新的制造业的基地,成了杭州东部的边际。“前进村”,这个远离杭州城区的小村落也随之失却了往日的宁静,街上随处可见穿着各色工衣的年轻人早出晚归,他们在街边简陋、廉价的小店里解决一日三餐,在吆喝着“便宜,降价”的商铺里购买日用百货。我混迹其中,成了其中年纪较大的一员。

  “前进村”的空气中总是充满纷扬的尘土,那是周遭的一处处农居被推倒、拆除扬起的粉尘。农居很多都是崭新的、气派的洋房,被拦腰推到,断墙残垣的场面很是触目惊心!我感叹城市规划的前瞻性到底有多少?时代向前推进的车轮会碾碎多少财富?这些财富难道不是最普通的劳动者的血汗凝聚起来的吗?这样的疑惑没处解答。

  当地的农民因了拆迁兜里揣着几十、几百万的补偿款,瞬间上位成“土豪”。在公司做保洁工作的阿姨便是这样的人家,只是我并没有在他们身上看到和财富一起增长起来的智慧和从容,依旧摆脱不掉农民根深蒂固的短浅和狭隘。保洁阿姨还是会贪些小便宜——顺手带走一些废纸板、或带回去一桶热水;或者把大笔的钱投资到某个集资人手里,轻信会有高额的回报;还不时地被忽悠去哪里旅游,去哪里做全面体检,据说可以提前5年发现癌细胞的动向。财富拯救了贫穷,却拯救不了愚昧。

  时代的发展积累的丰厚财富无法惠及到每个人,那些外来的务工者,每天工作12小时,甚至周末都要加班,却挣着微薄的薪资,眼睁睁地看着房价、房租乘着火箭直冲云霄,无奈地抱怨着人生的不公平。

  年前,一楼的店面经过几番轮换主人,终于替换成一家淮南牛肉汤馆,主食就是牛肉粉丝和展沟烧饼。一脸风尘的夫妻经营着不温不火的小店,让鲜香的牛肉汤味道和纷扬的尘土一起飘满了整条小街,我常常进去吃一碗,换一下口味,也顺便和他们闲聊两句,体会一下别人生活酸甜苦辣也有一种别样的味道。这里沿街有一溜儿小店:拉面店、烧烤店、酸辣粉店。他们像漂散在空气中的蒲公英,平凡到没有分量,却是飘到哪儿都能落地生存,他们是卑微的人,也亲近着最卑微的人群。

  最喜欢周末、周日闲暇的时光,在村中心的小街上逛逛,还能在某一角的小店里看到一些旧时常用的器物,比如搪瓷茶缸,搪瓷盆;比如颜色鲜艳的,两边带流苏的线毯,我便兴致盎然地买回来,平添满心的怀旧之情!也会三步两步走去小菜场里卖点排骨炖一锅汤解解馋;或泡一杯清茶,坐在桌前信手打打文字聊以抒怀;脑海里飘过一些凌乱的思绪,情绪里酝酿着似有似无的忧伤。想着,也许这又是我的宿命里应该经历的一个时段吧。

  有时,我还会驱车百里,去慈溪的杭州湾看望儿子。沿着海塘公路前行的感觉很不错,车少人稀,海阔天空,孤独苍凉的感觉扑面而来,如同品味清茶时淡淡的苦涩,生活虽有无奈,但并不无味。在儿子的新家里,给他烧几道合口的小菜,替他整理一下房间,去超市买些东西塞进冰箱,和他有的没的闲扯一通,一起看一部恐怖片……,儿子上班后,我一个人临窗看着那片浅海,看远处隐约成一线的杭州湾跨海大桥,感叹人生的脚步如云朵,飘到这里,飘到那里,散落一片片牵挂和思念。

  无聊到极致,还会找个由头和老公吵上一架,试探一下时光流走的时候激情是否还藏在某个地方没有消失?看着老公依然温和宽容的性格,依然英俊潇洒的摸样心满意足。

  随着年龄的增长,世界在眼中变得越来越小了,我的世界变成了我的亲人,我的家。无法再想很久远的未来,只想在日光、月光的翻动中内心还有些许感悟,证明一下还并未真的变得很老。

  平凡人的点滴生活拼凑成平凡人的纷乱人生,简单地忧虑着,简单地幸福着,愿有心人能够体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