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Secret Garden抒情散文

2019年12月04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地表仿似几千万年来,未曾裸露过。上面滋生着莽莽的荒草。这些葳蕤的荒草,混浊着,胶黏着,霉烂着,似是无数道雨水和细灰淌成的痕迹,弥漫出湿濡辛辣的气味。它们顺着草势蔓延,渐趋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地表仿似几千万年来,未曾裸露过。上面滋生着莽莽的荒草。这些葳蕤的荒草,混浊着,胶黏着,霉烂着,似是无数道雨水和细灰淌成的痕迹,弥漫出湿濡辛辣的气味。它们顺着草势蔓延,渐趋浓密,直至挟裹成一团团丝网状的铁蒺藜,封锁了阔远的天际。

  日月仿似被打碎了一般,埋葬在一起,不黑不白,不阴不阳。也许在阳光轰轰烈烈倒下的那一刹那,空气就已经湿得可以舀起来喝了。深缕入骨液体般地流泻感,从地面直涌淌到天际,凝结成铅灰色的雾瘴,悲壮地绵延……上面斑斑驳驳浮动着,一层银亮的灰泽。像是灰洞洞的眼睛里,飘乎不定的质点,灰的忧郁,冷的空荡。

  沉寂、封闭和旷寥,辽阔着时间的绵延,一切都显得很浓郁。银亮的灰泽,灰白到油亮的草叶,在天地间遥相呼应着。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激越和隐约,在灭灭不已,生生不息里,既投合着又对抗着。

  时间如波浪裹满大地,气流似长发披散天际,欲飞欲奔,却又像被什么禁锢住似的。它们……冰冷炽热,凝滞欲飞,弥漫在地平线上,氤氲着、弯曲着、延伸下去,从那些看不见的地方汲取着什么,浮闪出一种“波澜”的凝滞。

  莽莽草野,相互倚搭肩膀,收拢些阴郁。它们拥挤着,倾斜着身躯,有一种渴望被抚挲的神情。一双踝骨凸凹的双足,在湿草根茎上猛地一滑,步子既失控又自持。繁茂的草丛,因了一双足的介入,而断折、而破碎、而纷乱。片刻的豁然洞开,便会带来悬浮的失重感。孤独适合倚傍在这失重感里,好像冷艳的鲜花倚傍着悬崖,升华燃烧凋谢破碎,都是奔赴绝境与毁灭。

  殷红鲜活的色彩,是属于超性别的艺术,穿越松动的空间与可逆的时光。冷然而艳丽的光,是天角处一道灼热的闪电,耀眼出了构想的若干关键部位,也即是最具创造性的部位。其余的则默默隐在不言中,让神思去追踪,去遐想。

  漫漶无际地草野,有着隆起的视觉效果。这双脚的主人,随便朝哪个位置一站,都像事先精心设计过,环境哄托起她并随顺她,浑然天成。旺旺的草叶幽幽闪烁,像是漫流的水泊,在她的脚下,缓缓流淌。她似凝立不动,又似飘然而至。

  此刻,天高地远,四面俱空,眼睛一动就是天边。一种似曾相识的恍惚,使她双眼洞开,瞳仁停留在当中,或眺望、或侧视、或俯瞰,内在的性灵却已经转注最细微处。许多最秘密的念头,在此刻诞生。露般滴落,颤微微起了一连串晶莹精纯。脚下的草丛骨节咔咔作响,回顾着它们在生长中,被肢解被践踏的历史,不同趋向的力,所造成的深层埋裹和断裂。

  这草丛她是熟悉的,就像土地熟悉阳光。它的柔韧,平滑和蕴藏的弹力,带着种种被禁锢的久远的气息。她好像不能注视,只能体味。每一团气流的急速滑过或延伸,都使得她的瞳仁被拭亮一次。天边那银亮的灰泽,像是白天里被切碎的太阳,默默沉淀出熨温,润泽了荒芜的空旷。她感到瞳仁里清亮如流,目力迢迢无尽,可以看清几百米外草叶茸毛上,挂着的一颗颗水珠,空气中弥漫出草浆的温香。

  一颗颗水珠,从从容容地顺着草尖往下淌,那么漫长的旅途,它们一点也没有蒸发变小,最后噗地一声,掉在斜插在泥中的琴体上。晶亮的液体透琴体而滑落,带起金属般地共鸣。旋律光彩而夺目,柔韧而温柔。琴弦幽蓝的光泽,像她的长发一样,泛出鹅羽似的一团柔光,荡漾开去,掠过天空,冲淡雾瘴,柔和着铅灰的光线。

  一缕缕音符,纷迭而至地飘落。被叫作音符,是缩略了它的含意,委屈了它的生命的无可奈何的叫法。并尖锐地感到某种遗失。被遗失的似乎是这样一种东西。它无时无刻不在生命里,凝神追想时,却总也想不起来,悠然无思时却会从记忆中漏出。

  这漏出很像神灵密语,一触及空气就开始融化。融化出些事过境迁的古老时光,怀旧与眷念,耳语式的呢喃,喜悦抑或忧伤,累累着悠悠岁月,带着一种与世告别的恍惚,流向远方和未来。然而似乎又无从告别,在与此告别的同时,又有些什么正暗暗滋生,并迅速茂盛。黑灰的尘埃从这些滋生和茂盛上,一点一点掉落下来,哗然作响。空气被撞碎。每一缕滋生,每一片茂盛,都像一束束会幽吟的绿色火苗,耀亮了古老的记忆与失落的荒原——那是最后的,充满尊严的流亡地。

  这是一片遭受冷落,已被遗弃的世界。当冰冷的指尖与冰凉的琴弦,热烈一握的那刻,只消闭上眼睛,便可以让幻想的帘幕悬垂。只是当帘幕再次揭去后,也就是流星滑落之时。也许只有到了那时,才能真实地看见光秃秃的天空下,横亘着同样光秃秃的地平线。

  窗外是墨水色的夜,喂养了茂盛如草的念头,又催生了茂盛如草的文字。使灵魂使生命在空白如废墟一般的纸上不断着色,不断涂沫。仿佛在和自己的灵魂告别,仿佛是自己把自己彻底丢落在一片无处栖身的荒旷上……我看见:一只冰冷的手,缓缓地、轻柔地熨贴在微微发颤的琴弦上,极为温存地扶持着黯沉的琴体。琴弓像一只卸了重负的支架一般,带着一种释然的松散和神秘的重量,斜倚在另一只同样冰冷的手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