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关于父亲的脊梁经典散文

2019年11月2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六月的晴空划过一道闪电。  那一年,父亲所在的村办企业倒闭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虽未将家中的米缸掏空,却将喷香的米饭变得无味。  狭小的厨房兼餐厅,炉灶中的余火渐渐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六月的晴空划过一道闪电。

  那一年,父亲所在的村办企业倒闭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虽未将家中的米缸掏空,却将喷香的米饭变得无味。

  狭小的厨房兼餐厅,炉灶中的余火渐渐成灰,灶上水壶中开水沸腾的咕噜声越来越细。橘黄色的灯光下,八仙桌旁,父亲母亲静坐无言,只有年幼的没心没肺的我依旧大口大口吞咽着饭菜。

  “妈,你们怎么不吃呀?都凉了。”我不解地看着身旁本应有说有笑的两个最亲的亲人。

  “浩,妈和阿爹不饿,你自己吃,乖。”母亲用无力却平静的声音回应着我稚嫩而疑惑的眼神。

  那天起,我在脑海里刻录下那一年。

  那一年,曾经是村办企业厂长的父亲再也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太多的话要说。

  那一年,再也没有听到有人喊“杨厂长”,因为家里根本就再也没有来过客人。父亲说:“以前的那些都不是阿爹的朋友,而是‘杨厂长’的朋友。”

  那一年,父亲每天早晨扛着锄头上山,傍晚时才灰头土脸的回来,带回一些花木在院里种下,然后指着其中一棵告诉我:“儿子,瞧瞧,这个能卖好几十啊。”他还说:“还是花木好!”

  那一年,家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爱吃的雪糕,墙角的电冰箱也拔去了插头。冻不起,更没什么可冻的了。

  那一年,父母会时而发生口角了。有一天正在吃午饭,母亲突然将一个盘子狠狠地摔碎,哭着冲父亲吼道:“明天,你去借米!”

  ……

  一切,都不再是曾经的样子。

  一天,母亲累了,病了。她躺在床上,面容憔悴地告诉我:“浩,妈胃疼。”

  我把小手放在母亲的肚子上使劲地揉搓着,不停地告诉母亲:“妈,不疼了,不疼了。妈妈乖,不疼了。”我焦急地等待着父亲,“妈,阿爹就回来了,阿爹回来就好了。”

  我立在门前盼父亲。父亲丢掉挖来的花木和肩上的锄头。父亲背起母亲焦躁地往村卫生室赶去,嘴里不停的念着“熬一熬,熬一熬……”

  还好,母亲没事。母亲累了,或许母亲还能够承受清贫的日子,但她的胃已经无法坚持了。

  那晚,父亲在卫生所附近一个相识的屠夫那儿借了两百元钱去付医药费,还佘了一个猪肚,说亲自下厨,说给母亲做点好的。

  那晚,母亲躺在床上,父亲趴在床沿,我依偎在父亲怀里。

  第二天,父亲起了大早,给我和母亲准备完早饭便出门了。穿着他能找到的最破烂的衣服,带着一副厚实的橡胶手套。

  父亲来到村里的砖厂,找到了他曾经的生意伙伴。

  “王老板,能不能在你的窑厂上打点零工?”

  从此,父亲每天都会出现在烈日曝晒下的窑厂晒场上,和一群外地来的贫穷打工者一起装卸红砖。

  慢慢的,父亲黑了、瘦了、手上的老茧再也褪不掉了。但至少,我们终结了隔三差五靠人接济的生活。每天晚上,不论多晚,父亲总会疲惫却带着笑容赶回家来,与坐在桌旁等着他的母亲和我一起吃晚饭。而且每次都带着三四十元现金,这预示着明天不会挨饿,预示着明天的明天值得期待。

  有一回,父亲回来时从口袋里掏出六十多元。他开心的告诉我和母亲“今天买砖的人多,活也多,我力气大、速度快,一个人就装了好几车,整个晒场上我赚的最多了。”

  父亲捶了捶自己的腰,“哎呦,吃力的狠。来,儿子,帮我捶捶。”

  “还是我来吧,他哪里有劲。”母亲笑着,哭着。

  “不要紧的,让他来,他可是我们未来的希望,可是我们的动力和支柱啊”,父亲说着便拉我过去。

  摸着父亲宽厚的脊背,我发现搬砖几个月来,父亲的腰越来越硬了。是的,父亲的腰,越来越硬了!

  此后三年,每次放学回家经过那个砖厂,我都会忍不住搜索父亲的身影,那个在烈日底下不停的弯下又站起的父亲的身影。小小的我,盼着,等着,也慢慢懂得:

  父亲的脊梁,弯下去,是因为承载更多。

  父亲的脊梁,挺起来,它越发坚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