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去南方抒情散文

2019年11月2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在H城地铁的D出口,我习惯性的张望四处逃离的人群,终于在某个下午时刻,灵魂听到了遥远的召唤;它开始缓慢的凝聚,从现代城市的每个角落里回归到我的身体。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像普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在H城地铁的D出口,我习惯性的张望四处逃离的人群,终于在某个下午时刻,灵魂听到了遥远的召唤;它开始缓慢的凝聚,从现代城市的每个角落里回归到我的身体。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像普鲁斯特所言:我常常在深夜醒来,茫然不知身在何处。灵魂被分割成无数的碎片,一片一片地遗失,被时间窃走,被诱惑捕获,被有限的空间奴役在肮脏的物质形体里,这导致了我的恐惧,我被抽空,感到空虚,我像所有的现代人一样,在这样的时刻,我将尽我所能,去想象,祈求幻觉,回到记忆中,伸出极为夸张的双手,在漆黑的世界里胡乱抓抓,寻找保护自身的事物;呵,只要可以,让我回到记忆中去吧,只要可以从现在的时刻逃离出去,我愿意活在虚幻的影子里,活在那些稍纵即逝的梦里,一直在那些梦里,而静止是多么可怕呀,有些时刻,时间是静止的,空间是静止的,空气是静止的,呼吸是静止的,我感觉到了死亡,感觉到了恐惧,一阵一阵地吞噬着我,我徒劳地,重重地摔倒在无言的绝望中。我看不到自身的存在,只看到空虚的幻象,就像烟雾那样弥漫在静止之中,此时,烟雾也是静止的,它们呈现出各种纷乱的形状。定格在静止的画面里,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完整的形状,当我试图抬起双手抚摸它的存在时,它们却瞬间消失了。

  "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家,可是有回忆也好呀,可是回忆也是那样的模糊"里尔克在四处漫游,像那些过去时代的灵魂收集者一样,他在人间各地收集分散的灵魂,寻找它们,召唤它们,凝聚它们,当黑暗笼罩生命的时刻,灵魂将会像光那样穿透黑暗,驱散它们;然而"灵魂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线索";谁能相信,他可以在毫无灵魂的时间中存在?谁能相信,他可以永恒地静止在无言的绝望之中?我们看不到自身,我们听不到自身,在人的世界里,我们是虚无,既不会存在,也不会不存在,我们只是一次意外_这些可怕的空虚完全的侵蚀着我们的灵魂,慢慢地,它们将吃掉我们,连同我们的肉体,红色的心脏,跳动的心脏,抽干我们的血液,我们的水分,我们的皮肤开始干枯,我们的骨头开始碎裂,成为元素,成为微分子,呵,难以忍受的幻觉在D出口,像幽灵一样地缠绕着我,不,一声巨大的呵斥_难以忍受的并非是成为元素,难以忍受的并非是死亡,腐烂,而是那些另人窒息的时刻,那些你只能安慰自己活在虚幻的影子中的时刻。

  终于在某个下午时刻,我神秘的消失掉了,从现代文明的贫穷,纠结和无数的矛盾中逃逸了出来,带上伟大的梭罗,回到自然中去,回到某列工业时代的列车上,我聆听到了灵魂的召唤,健康的微风清爽的吹拂着我,谁会说,这是幻觉,是梦?谁会说,这是世界的真实状态?然而,这些辩驳在我的世界里完全失去了意义,如果南方是梦,我愿意生活在梦里,如果南方是世界的真实状态,我也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状态里,随遇而安;自然可曾掩藏起她的真实面孔?自然可曾经掩饰了她的处女之心?自然可曾欺骗了人类?相对来说,人类却是如此的"小人常戚戚",他并不相信他自身,因此,在广阔的自然之中,他始终看不到自身的存在,而只是偶然的捕捉到了自身的影子,一些散落的生命碎片;对我来说,自然并非只是物理意义上的自然,还有更为神秘的自然,人性的自然,每个人真实的,自由的活在他的梦中,整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是梦;整个存在对于他来说,是诗;所有的对立,在神秘的灵魂中都消失掉了,它们将回归为一个整体,灵魂在那里得以安居,自在的沉入梦里。

  呵,我也终于可以说,去南方,在去的路上,而南方只是个象征,南方在那里,或者说,去南方本身就是南方;我也终于可以说,我没有看见列车外的风景,没有看到那些树,没有看见那些稻田,没有看见花,没有看见云彩,自然界的万事万物我都没有看见;或者不如说,自然界的万事万物完全的融入了我的内心之中,我遵循内心的神秘法则,看到了它们暂新的秩序,它们让我欣喜,激动,它们把我从恐惧的静止中拯救出来,使我得以呼吸,遗忘,在H城地铁的D出口,你将发现,有个人神秘的消失了,“在人群里消失为无形”,不过,显然并不会有人发现,而发现的那个人,他的灵魂已然回归到了最初的生命状态,轻盈,自然,充满性灵;他看见了他自身,当他要行走的时候,他将自由的行走在世界之中,无拘无束。只有他们彼此发现了自身,相互领会,而后又各自流溢在丰富的自然中,“德尔菲的神谕已经昭示了他们的命数”。

  当然,并不是说,没有事物横亘在他的面前,而是在他的内心中,所有横亘着的事物都隐退了。"什么样的事物可以束缚一颗充满神性的灵魂?"伟大的梭罗始终是个极好的榜样,神命高于人命,即使我并不相信人的命数,但我依然要说,人的内心深处掩藏着丰富的神性,它需要被启发,被追随,被显示;至于其它的事物,被了解又有何益?只有神性本身才关乎到人的神秘存在,才关乎到他在自然中漂游的位置,通过神性,人聆听到了至高的呼唤,最初的呼唤,他通过这个呼唤,他回到了他自身,并且“欣然地领悟到了自身的价值”,不再感到被抽空,不再感到被空虚包裹的难以呼吸,他的灵魂将再次的回归到此处,聚合,使得生命得以再生;最终,他也将在H城地铁的D出口重新走出来,习惯性地走出来,不是在南方,也不是在去南方的路上,而是在梦中,经过了这些梦,他将再次的走出来,以他独有的方式走出来,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被遮蔽的世界如今广阔的敞开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