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花葬伤感散文

2019年11月29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悄然打开时光的扉页,青春在记忆深处静静徜徉,略带着青涩的味道,浅浅的情思,还有那绵湿的细雨迎风飘飞……  浅春在懵懂中无声而至,那几棵扶疏的木棉是否早已绽放,在不经意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悄然打开时光的扉页,青春在记忆深处静静徜徉,略带着青涩的味道,浅浅的情思,还有那绵湿的细雨迎风飘飞……

  浅春在懵懂中无声而至,那几棵扶疏的木棉是否早已绽放,在不经意间那流婉花香是否已溢满嗅尖,是否还有一群借着微寒沉景穿着薄春衫的少年……

  如我所想,如你所念,走在沧桑斑驳,青苔蹒跚的石子路上,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青草香。嗯,这是专属于青春的味道。微风拂来,一片如女子未被染饰的朱唇般艳红的花瓣顺风飘来,衬着深沉清风静美地落在古青石路上,还微沾了几滴雨露,更显其清丽。仅此独独一瓣,却此般引人注目。踩着零碎的脚步,发出一声声的寂然,忽然眼前一闪,嘴角自然而然地向上翘,凭着三年留下的记忆,加快了脚步往前迎去。不一会,眼帘中一块墨黑与肽白等若干种冷色构成的,倒形成了自己的一种特色系。其实假山有两块,左右各坐落着一块,两块磐石相随而栖,一起经霜历雨,在书生气息的陪伴下立于这方土地,守护着这座校园,聆听着书声,感受着画意诗情。假石的一面直直地被割开,而另一面则凹凸不平,露出精细的裂纹,在细雨的洗礼下更显得平滑和洁净,突然想起,这块石头可一直是学生老师们拍照时最青睐的背景呢。

  忽而,一股小风袭来,艳红欲滴的花朵,纷纷离树落下,那不知名的鸟儿也迎风飞起,真想就这样,把美好定格在这一刻。恍惚间,思绪回到了那年,那个微冷的早春,一样的风,一样的雨,一样的你;湿润万物,张扬青春,两三棵木棉在风雨中矗立,一眼望过去,有些古老,有些沧桑,还有抹抹掩藏不住的涩色,如同年少的我们,懵懂而略带迷茫。我们在树下休息玩耍,踮起脚尖在枯荣变换的绿草上蹦蹦跳跳;静靠于树底,膝盖微曲,手捧着书,嘴上哼着歌;随春风旱雨,伴着清歌,衬着那纷飞的木棉,随风而诵,犹如那不沾染尘世的仙子般,翩然而舞,随花而起,伴花而停。树上繁花满枝,清香缕缕,飞鸟鸣唱,风雨轻浅;树下绿茵遍地,年少青春,笑靥如花……

  时间,定格了我的微笑,定格了你们浅春微凉的那稚嫩与新生。此刻,一切依旧,物是,人是否已非?我会相信,请你也一定要相信,那些微风吹皱的曾经,会是我们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的光景。时间,可以淡然一切,但也可以让某些记忆更加深刻,即使白发苍苍也无法忘记,就如微风吹过的那些年的那些夏天……

  “初一四,初二四,初三四”三年,恍若流光。你若说它长,它也不长,仅仅三年,花开三季,纷繁而冗长;你若讲它短,岁月流逝,花落也三季。所以我们一起度过的年少时光啊,可论长,也可论短,从纯真到成熟,从散乱到团结,从薄弱到强劲。“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我何以真心现。第一面,试问遇见是何种情愫,上不论你何名何姓,下不问你何思何想。初见,彼此不相熟识,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片片的陌生。于是就出现了初三的开学第一课“自我介绍”,这也许是我们第一次开始团结,第一次开始全新的征途吧,是集体哦,非个人创办。我们的声音交替响起,时而响亮,时而微细,时而长,时而短,会说“我是唐xx,我喜欢xxx,我性格xxxx”,也会说“我叫裴xx,我爱运动,性格xxx”,还有的甚至“我是陈xx”“我是李x”,连我也是讲一个名字,然后其它的就直接略掉……对于这些千奇百怪的介绍,其实听起来挺好玩的,有时他们不经意的一个动作,一句话,一个词,甚至一个不标准的读音都会令我们哄然大笑,而听到重要的信息内容时,我们也会转一下脑子,也会在下面窃窃私语,然后我们就在这场自我介绍中和原来的同学更加了解,对新转来的同学也有了大概了解,一步一步地。

  人生不是流水,顺流而去;即使是流水,也要绕山穿石,经历九曲十八弯。“四班”,别人眼中不上进的班,根本看不出尖子班的模样。我们被老师白眼,被学生无视,悲哀啊!本以为我们会颓废,会挥霍三年的校园时光,三年之后各奔前程,将不会再对从前有何念想和留恋。没想到,我们却在校园生活中,学业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奋起直追,步步为营……逐渐从黑暗的评价中走出,让别人看到的不再只是背影,我们转正了。在领流动红旗的前方,在领优秀成绩奖的台上,甚至在那块第一名的板报,在那一场第一名的足球比赛中,都让别人看到了我们闪耀的正脸。老师夸:“终于长大了,确实和以前不同了,有了很大的进步。”同学讲:“这次又是四班第一名……”虽然这些我们也有所感受,但在别人“无视”的洗涤后,变得释然了,不再纠结比较中所获得的掌声和鲜花,不再沉默于他人的议论纷纷,也许这就是成长,也许这就是成熟。于是开始时的散乱烟消云散,变得如浓密的绿叶般团结。

  从此以后,浓琼碎影是否散落四方,这场樱红色的记忆是否会被遗忘,那些关于初中的过往是否会被铭记。那个“高大帅气”的语文老师,不知现在的他在讲台上是否依旧意气风发;那个见多识广的数学老师,不知是否还会在学生问题目的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这是规定”;那个带我们走上正轨的Miss黄,现在短发的她貌似更加年轻了呢……老师们讲课,解题的身影也许早已铭刻于我们的心中了吧。老师,老师,老师。哦!除了老师还有学生嘛。有那个负责任、幽默的班长“唐哥”,貌似她还披着被子给我们讲过鬼故事呢;有那个课堂上经常搞怪,语文课的角色扮演中让同学笑倒一片的“棠哥”“小强”;有那个灵秀的大家之女“小芳”;有那个数学脑细胞特多的“肥姐”;还有那个跟男生女生都混得很熟,上课睡到口水滴到地上,雷雨天玩手机,看到闪电后,丢下手机数闪电和雷声的时间“1,2,3,4”,甚至掰手指算的旧同桌“陈某某”。老师、同学。老师、同学都是初中必不可少的反应物,经时间的催化变成了现在开始学会成长的我们,在这时光的深处,岁月是这般静好。

  请允许我像一个孩子,用时间的笔触,在记忆的墙壁上刻下曾经属于我们的过往。时间,可以淡忘一切,但也可以让某些记忆更加深刻,即使垂垂老矣也无法忘记,会记得那些春夏秋冬有我们的身影在那个校园中穿行。

  人生就是这样繁华似烟火,一瞬即逝,失去就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过,不过是过客,你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不作任何停留,但却在对方的心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其实,青春没有那么高大上,只不过是一不小心路过了彼此的世界而已,连肩都没擦就错过了。然后,各自在对方都所不熟知的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卑微而倔强地生长着……

  就似时间万物,花开花又落,云卷云又舒,一切不过都是世间稀疏平常的变化过程罢了。

  不知不觉,那艳红色的木棉,又开了一季。

  若是有缘再遇于世界的某个屋顶或某条平凡的路上,相视而笑,仅仅这一笑,眸光却也已流转千万年。

  而流年,随花葬在泥土的芬芳之下。

  此去经年,过往,只过,不往。

  此去经年,过往,只过,不往。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