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又见赖瓜瓢散文

2019年11月24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这是一个上午,我和编导梅园、荥阳宣传部的张科长一同去桃花峪村的黄河边选景。天是灰灰的,有雾隔着,太阳始终没肯露面。  为了把荥阳诗歌文化节拍出点新意,我把演出现场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这是一个上午,我和编导梅园、荥阳宣传部的张科长一同去桃花峪村的黄河边选景。天是灰灰的,有雾隔着,太阳始终没肯露面。

  为了把荥阳诗歌文化节拍出点新意,我把演出现场的开场盘鼓表演放在了桃花峪村“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的黄河边上。

  桃花峪村坐落在黄河岸边高高的土塬上。从土塬上往下走,去河边的时候,大家都一门心思地想着选景的事,无暇顾及路边的景色。待选景之后,返回的路上,大家的心里已经有底,眼睛便开始留意路边的花花草草了。

  桃花峪村与黄河水面之间的落差大概有百十米的样子,通往黄河边的路是在土塬上开凿的,很陡。路的两边长满了野生植物。在那些野生植物中,最能吸引我们一行人的是酸枣树。九月的酸枣树上结满了酸枣,摘下一棵放到嘴里,酸酸的,甜甜的,涎水就沿着食管儿尽情地流进胃里,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滋味,只能感觉。

  路两边的酸枣树很多,树上结的酸枣也特别多,刚摘了不一会,我就兜里揣着酸枣,手里拿着酸枣,嘴里嚼着酸枣,躬着腰,甜丝丝,酸溜溜的往塬上的桃花峪村走去了。

  大家正在吃着、笑着、说着、走着,无意间我在路边的草丛中看到了几棵久违了的“赖瓜瓢”(我们家乡也有管它叫“老鸦瓢”的。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这可是我儿时记忆最深刻的东西啊!它就生长在我家乡的嫩江边上。在最困苦的六、七十年代里,“赖瓜瓢”让我品尝了太多的快乐与甜蜜。

  我的家乡富拉尔基有条嫩江,她就从家乡的东侧缓缓走过。平时,嫩江是极其美丽、极其温顺的一条江啊,可一旦发起脾气,她也会离开河床,在嫩江两岸的平原上横冲直撞,恣意冲刷出一条条沟壑。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日,也不知是谁招惹了她,嫩江就暴戾的发起了脾气,冲出河床,在江的东侧,深浅不一的掘开了三条沟槽;离我们最近的,因为水浅,还有大片的沙滩,天热时大家都喜欢在那里洗澡,我们习惯的叫她游泳区;中间那条是主流,水深流急,我们都叫她二道江;离我们最远的那条,一直向江东的大草甸子里插了过去,最终她也没有回归主流,弥漫在了荒原上,我们叫她三道江。“赖瓜瓢”就生长在二道江与游泳区之间的江心岛上。我们习惯的管江心岛叫二道江。

  我小的时候,二道江上长满了茂密的柳条林,成千上万的江鸥把蛋产在柳条林下面的沙地上,让沙子的温度帮助它孵化出幼小的生命。那时的二道江一片生机,柳条林里有鸟蛋,江边的水里有蛤蜊和“海啦蟆蟆”(不知道“海啦蟆蟆”的学名叫什么),地上长着“赖瓜瓢”和“羊辣灌”,都是能吃的东西。我和我们班上的几名淘气的同学常常逃学去那里玩耍,不是掏鸟蛋、摸蛤蜊、抓“海啦蟆蟆”,就是摘“赖瓜瓢”或挖“羊辣灌”(我也不知道“羊辣灌”的学名)。“羊辣灌”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植物,春天,在地面上,只能看到几片贴着地皮生长的锯齿形叶子,可它根部却是白白的,又粗又长。我们经常去挖这种植物吃它的根,那白色的根,咬上一口辣酥酥的,在那个没什么可吃的年代里,能咬上一口辣酥酥的东西也算是换换口味了;而“赖瓜瓢”跟“羊辣灌”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赖瓜瓢”是甜丝丝的,我说的是甜丝丝,并不象糖果那样甜。“赖瓜瓢”的果子不大,是绿色的,形状很象橄榄,当你掐断果蔓,把“赖瓜瓢”摘下来的时候,被掐断的地方会流出白色的浆汁,那白色的浆汁也是甜丝丝的。那个年代买糖是要凭糖票的,想吃甜的东西很难。能在二道江吃到不要糖票,也不要钱的“赖瓜瓢”,对于小孩子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为此,我对二道江、对“赖瓜瓢”充满了感情,尽管离开家乡多年,梦里也常常回到那个地方。可让我痛心的是,现在二道江已经不存在了,因为柳条林早被砍光了,江鸥早就不见了踪影,游泳区也被垃圾填满了,二道江被十几个挖沙人承包,江心岛到处是沙堆和那十几户承包人的生活垃圾,二道江几乎是寸草不生了。

  回家乡时,我去二道江我问过挖沙人挣了多少钱,挖沙人说,最先干的能那几户挣了十几万吧!后干的赔了。我在想,就算这十几户都挣上了十几万,总共才一百万,可这种对自然的破坏是几个亿也恢复不了的呀!

  欲哭无泪。

  在荥阳桃花峪的黄河边上,我有幸又见到了“赖瓜瓢”。我蹲下身去看了很久,心里先是泛起一阵甜蜜,后是泛起一阵苦涩,我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我轻轻的掐断了一个“赖瓜瓢”的果蔓,把那个“赖瓜瓢”放到嘴里,甜丝丝的感觉让我又回到了童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