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散文

2019年11月08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雨季仍在继续,纷纷扬扬;水街的桃花仍在绽放,摇曳多姿;广场上正在冒雨举行的一个演出活动现场,人们穿着雨衣或撑着雨伞,时而一阵喝彩、欢呼,时而静谧无声,如痴如醉……  确实,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雨季仍在继续,纷纷扬扬;水街的桃花仍在绽放,摇曳多姿;广场上正在冒雨举行的一个演出活动现场,人们穿着雨衣或撑着雨伞,时而一阵喝彩、欢呼,时而静谧无声,如痴如醉……

  确实,在这样朦胧、灰暗的雨季,有的当然不该只有憋闷和消极。

  “老板,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手中端着不知道泡着什么茶的茶杯,想着外面的热闹情景,正思绪万千之际,一声“老板”突然拽住我将要脱缰的遐思。

  今天,我在自己开办的店铺里,与一位前来应聘、与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签完协议后,他显得很激动。

  “别,还是叫我蒋哥吧,我不过是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而已,我什么都不是。再说,这也不是我给你机会,是我们各自在给对方一个机会,一个合作的机会。”我说,但愿,有你加入的这个舞台会更加精彩。同样,我的心情也喜形于色,一如水街绽放的朵朵桃花。

  “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句子,常常令我感慨万千。

  记得大学刚毕业那年,初生牛犊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独自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南国都市。“总算鱼跃‘农门’了吧。”满以为在报社找到了一份做记者的工作,就可以名正言顺、惬意地生活在眼花缭乱的城市。可是,一段时间之后,正当我的工作刚刚进入状态,打算进一步调整自己,准备全身心投入下一步工作——实现“不平则鸣”的梦想之际,报社一位同事在我还未来得及赶到报社的早上,打电话给我说“报社经费不足,经不起眼下白热化的激烈竞争,决定从日报改为周报了。”似乎就在不知所措的瞬间,我们这些所谓的“无冕之王”成了这个世界的多余人,我失去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第一个人生舞台。我失业了。

  于是,从大学毕业之日起就发誓不再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我,失望、窘迫之余,又重新整理那闲置了一段时间的自荐材料,奔波于人才市场和面试单位之间。又一段时间之后,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的希望依旧渺茫,脸上的痘痘也随着忧郁的增加,肆无忌惮地侵蚀着原本白净的脸庞。于是,花完手头可怜的数百元工资,吃饭、住宿成了我最大、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喂,别睡了,咱俩出去理个发,改变改变形象。”原来报社的一位朋友在我昏睡之际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

  “连饭都吃不上了,还理什么发?”我一边穿着衣裤一边嘟噜着。

  “去美容美发学校摆的理发摊,不要钱。”生性乐观的朋友神秘兮兮地催促。

  在这个城市穿梭的这段时间,在休闲广场或一些街道是常看到某某美容美发学校免费理发的横幅和凳子,一群身穿或黄或绿的T恤衫的少男少女,要么把玩着手中的剪刀悠闲自在,要么一大群人围着一个没几根头发的老头,紧盯着“师傅”手中的“刀法”。可我从未去过、甚至从未想过去给他们做一回“实验品”,倒不是怕他们理不好,学生理不好还师傅呢,而是拉不下架子,怕被一群人围着捣弄自己这颗本就不怎么雅观的头感到别扭。然而,我还是被朋友拉着去了,不知道是自己真的太穷的缘故,还是觉得自己真到了改变一下形象的时候了。

  这个美容美发学校的免费理发处,不是我平常在广场或街道见到的“露天摊”,而是街旁的一个相对宽大的门面。我和朋友刚走到门前,一大群等候在那里的“实习生”就呼啦啦地围拢过来,那情景仿佛景区面前一大群等候多时的小摊小贩,突然见到一个外国游客般惊喜。一个个举着剪刀抡着梳子嚷着我帮你剪我帮你剪,如果不知道这里是理发的场所,非被他们玩得飞转、咔咔作响的剪刀吓死不可。这下可把我难住了,我哪知道谁的技术好?

  “你帮我理好吗?”正当我左右为难之际,突然发现一个背着斜挎包,戴着副近视眼镜的男孩,在一群突围过来的少男少女背后,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盯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也戴着近视眼镜而对他的出现有一种亲切感,还是象我这样不善言语的性格,本就喜欢这种沉稳平静的人的缘故,我竟果断地冲出人群,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是我吗?”面对我的突如其来,男孩倒显得有点受宠若惊了。得到确切的答复后,他匆忙将我引到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坐下,开始准备理发用具。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都很自信。可今天,看来是要栽在这盲目的自信上了。按照我的经验,我以为向这位男孩这样斯文稳重如我的人,定是高人不露相——技术差不到哪里的。然而,当他一动手我随即胆战心惊起来,他拿着剪刀的手在不停地抖动,要么一刀下去剪掉一大撮头发,要么头发还没剪断就让夹着发丝的剪刀急着移开,准备下一刀,许多头发就这样被他用剪刀夹着生扯下来,痛得我哇哇叫唤,眼泪直往外冒,总感觉头皮在不停地冒着鲜血,有几次他手中颤抖的剪刀还差点“咬”伤我的耳朵。

  “喂,哥们,我们都放松点好吗?剪差了还有师傅呢,再说了头发这玩意不也是再生‘草’吗,实在差得连师傅都“修不好”了,还能长啊!我都不怕了,你紧张什么!”得知他捣弄剪刀这玩意还不足十天时,我稍微调整一下坐姿,“无所谓”地对他说。

  “先生,对不起,我会尽力的。”他紧皱着眉头,他的汗水已经从额头、太阳穴流到了脸颊。

  “你还是学生吧!”

  “嗯,学口腔的。”

  “学医的跟美容美发也有联系?”

  “没联系,只是喜欢而已。眼下学校的同学都去医院、诊所等地方实习去了,一个人也挺无聊,就来这了。”

  “你为什么不去?不喜欢医学干嘛不早点改行?”

  “我家就是开诊所的,对口腔方面的操作已经很熟练了,觉得再去实习也学不到什么东西,所以就趁这个空挡,来学美容美发了,这不是为了开理发店、美容院什么的挣钱,纯粹爱好、兴趣而已。”

  我一向以为学手艺就是为了谋生、挣钱,真没想到与我这般年龄的人,学美容美发竟然仅仅是出于爱好和兴趣。

  “才理半个头啊!”与我一同前来的朋友走过来叫理发的小伙子快点。

  小伙子再也不跟我聊天了,手中的剪刀和梳子明显地加快了速度,剪刀和梳子的配合似乎也协调多了。这样又折腾了20分钟左右,小伙子叫来师傅检查“作业”。“还算可以啊。”他的师傅一边称赞一边接过剪刀和梳子,随便的在我头上捣腾一阵就“OK”了。这时,我站起身,才发现屁股坐胀了,腰也坐酸了。“对不起,耽误您时间了。”小伙子见我站起身不停地扭着酸胀的腰不停地说。临走时,小伙子小心翼翼地把我们送出门外,最后真诚的说:“先生,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有勇气理完我学美容美发以来的第一个头。”

  “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当小伙子说出这话的瞬间,我随即停住了脚步,内心却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自从报社改成周报后失业以来,不管是在人才市场还是面试,得到的答复几乎全都是“缺乏工作经验。”为什么?我们、我们这个社会总是对“新手”或初涉江湖的人给出这样刻薄的拒绝理由?所谓万事开头难,毕竟每个人不管干什么都会有“第一次”,为什么?我们、我们这个社会不能宽容的给他、他们一个机会呢?诸葛亮出山前带兵打过仗?……

  此后,我依旧奔波于人才市场和公司、企业的面试之间,好长一段时间依旧没有工作。依旧没有工作,倒不是因为我面试不过关、嘴巴讲话结巴,也不是因为我形象丑陋、学的东西没用,相反,我对自己的自荐材料和走近的工作非常自信。可是,整个人才市场几乎所有的用人单位开出的要求,都必须有一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这才是令我痛心和绝望的根源。但是,之后我的每次求职,都一直记着给我理发那位小伙子说的——“谢谢您给我一次机会”,而且每说一次内心都感到很轻松、很自然,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觉得收获了很多。毕竟,生长在这样的时代,本身就是一个你给我机会,我给你机会的时代。

  直到今天,当我从大城市转到小城市,又从小城转到走到县城、走到大山,十余年来似乎经历了很多事,甚至偶尔也有了给别人“机会”的机会。但是,不管是在单位工作,还是在自己店里迎来送往每一位顾客,不管是求职,还是平常的生活中,我都会说“谢谢您给我一次机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