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莫逆散文

2019年11月05日 散文精选 暂无评论
摘要:

偌大的公共场地又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在捡拾,这让我很不爽。说好的四人组一起对抗这满地的香烟、废纸、各式垃圾袋以及满地的内裤袜子,现在却只留下我一个人。太狡猾了,我想道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偌大的公共场地又一次只有我一个人在捡拾,这让我很不爽。说好的四人组一起对抗这满地的香烟、废纸、各式垃圾袋以及满地的内裤袜子,现在却只留下我一个人。太狡猾了,我想道,然后把这些生前有大用的不舍得丢弃的物什的残骸送去墓地,这些生来就是为了被用到丢弃的骸骨还真是值得佩服,但我现在只愿自己有个手套可以避免与上面时不时的不明液体接触。

  楼上又撒下一堆纷纷扬扬的黑色废纸,恰好此时我正在跟眼前流血的骨头作殊死搏斗,这场偷袭强行登陆我的领口,然后迅速扩大战果侵入内里,我毫无防备地呆在原地。

  “楼上的别把垃圾扔下来!!!”

  我知道这样的喊话有多乏力,哪怕我无数次带着怒气咆哮,真正会听的人根本不需要听,真正需要听的人又恰恰不会听,所以再这么喊也都只是废话而已。但我还是要喊,没看我正在关键的对决吗?单挑的战斗偷袭算什么好汉!这着实让信奉骑士精神的我很生气。

  事实无数次证明了“无心插柳柳成阴”这句老话的正确性。

  “喀吱”一声,一个脑袋从另一边探了出来,头上还敷着白色的毛巾,湿漉漉的应该是刚洗过头,他看到了我,顿时兴奋地大喊:“嗨!蟋蟀哥,果然是你,我这有馄饨和一些鸡柳,快上来一起吃!”是小强,我听声音就知道。小强是我初中升上来最好的朋友了,“蟋蟀哥”这个久违的称呼只有很少的人会这么喊了,我心中某处被狠狠电了一下,如生物老师所说的生物电流酥软了刚刚还冷冷的坚硬而带刺的心脏,幽愤的情绪荡然无存。

  “好!”我脱口而出。满怀期待地看了眼剩下的战场,还有将近一半,只好再喊:“不了!我这还要好一会儿,你吃吧!”声音被四层楼的距离越拉越细,渺渺至无音。

  上方没有回话,我抖了抖贴身的短袖抖出那些黑色纸屑,外套还留在寝室,春寒令我不由自主地瑟缩,一把把捡起那些剩余的垃圾,速度加快,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因为没有垃圾袋,所以不得不一趟趟往返于垃圾场和“垃圾堆”之间,为了一趟多拿点只好委屈不免粘上各类血液的袖口了。

  果然在我第三次折返时小强端着食物走了下来,把食物放在一边的下水井盖上,还好此时我也只余最后一波,不然一定要麻烦刚洗过头的他了。

  我收拾完最后一些,他也把保温盒和食物袋一一打开放好,然后我们蹲了下来,一起吃着微冷的食物,他和我说这几天不怎么开心,但是这次一起吃的时候感觉好多了,他没说为什么不开心,我也没问。然后我说了我又一次以一当四,于是我们一起大笑起来。想起初中时互相吐槽揭短,然后嬉笑着闹得很晚。

  时间还在三月份,春风微凉。

  我刚跑完步脱下外套不久,刚刚还有点颤抖,但此刻竟觉得温暖。

  此所谓莫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