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老街旧事(下)

老街旧事(下)

小 说 老街旧事(下) 文/李尧隆 五 你还别说,那年和有米做伴儿没娶老婆的还有大队书记秦楚国的小舅子杨老七。与有米相比,杨老七那是牛屎比麝香不在一个档,不单个子矮、块头

NEW

凑数

凑数

小 说 凑数 朱承业盯住驶过来的凯迪拉克,心里默念道:轧,轧,轧。我尻,又没轧到实线。 这已经是第二十三辆豪车。它们今天竟然统统一反常态,都规矩起来了。根据几年来的经验,价值五十万以上的车是不会这么讲究的,轧个线,违个章,都是家常便饭。 十二月

NEW

老街旧事(上)

老街旧事(上)

小 说 老街旧事(上) 文/李尧隆 一 杏林是有米的家。 杏林原为云梦泽,在八百里洞庭东北一角。因地质的变迁,云梦泽逐渐缩小,形成绿洲。洲上野生杏树茂密成林,故名杏林;有一弯碧水从杏树林间流过,名曰杏林河。有米家就住在南街的横巷子里,他从小就在这

NEW

扶贫路上

扶贫路上

小 说 扶贫路上 文/沈林峰 接到组织委派的通知后,县直单位的帮扶队长小陈马不停蹄赶到杏花村开展驻村帮扶工作。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机关大院,去基层锻炼。 然而,在深度贫困村,扶贫始终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这天,他要和农技站彭主任去村上蹲点帮扶。这是

NEW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父亲的那一巴掌 小时候,我玩劣之极。而父亲是大货车司机,手掌又粗又重,让我望而生畏。 打架犯错,再加上嘴犟,肯定要挨打。父亲的巴掌总是落在头上不少于三下,即使我大喊: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巴掌还是会落下,还是不少于三下。有次我和别家的小孩打架,

NEW

老鬼

老鬼

小说 老鬼 文/韩晨辉 又是一年清明,雨纷纷,欲断魂。值班室里的水管漏水,一滴一滴水珠溢出来流在地上慢吞吞开出一朵朵灿烂的花,若是老鬼在的话他肯定会拿出黑胶布麻利地把水管绑上并把地上的水拖干净,可是老鬼不在,我连看见杂志上穿着三点式的性感女郎

NEW

从梦开始

从梦开始

小说 从梦开始 文/闫根生 1 这是一个稀奇古怪甚至稀奇得有点不靠谱的夜晚。 之所以说稀奇得不靠谱,是因为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有由头、没有背景、没有前提,就那么直截了当地、不由分说地、毫无准备地降临了。我潜意识里感

NEW

意外

意外

小小说 意外 文/胡秀红 优美的音乐铃声唤醒了睡梦中的于老师,她不用看手机也知道到了起床去上班的时间了。于老师多年来一直有午睡的习惯,为了上班不迟到,她在手机上预定了闹钟,从周一到周五,每天中午一点半起床,准备十分钟,一点四十准时出门。 她跨上

NEW

落 选

落 选

小说 落 选 文/邢翠东 几年前,大李村是全县有名的落后村、混乱村。就拿宅基和街道来说吧,宅基一个比一个高,四纵一横的五条街道就成了五条沟,一到雨雪天,别说是车,就是行人也无法出入。还有就是男孩找媳妇难,光棍多。自从李小山担任村支书以来,大李村

NEW

回到大海的熟螃蟹

回到大海的熟螃蟹

小 说 回到大海的熟螃蟹 文/邱文英 1 管鹏扶着楼梯扶手,不知为什么,手中的包比往日沉了不少。楼道内静悄悄的,橘色的灯光恍惚地照着他,也照着他脚下似乎比以往长了不少的楼梯。 301 的门口堆着几个盛着垃圾的塑料袋,一束蔫了的鲜花被裹在一只白色的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