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应明(原创)|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刘应明(原创)|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鸟之殇(小小说二则) 文|刘应明 母爱 儿时随父母住在军营,时常见一帮军人手持长枪手枪,站的站卧的卧,在训练场练喵准。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凑到射击场跟前看军人们实弾打靶,叭、叭、叭、叭很是刺激。从小就立下志愿,长大了也当兵打枪。后来如愿以偿参了

郑玉超│门 卫(小小说)

郑玉超│门 卫(小小说)

郑玉超 学校门卫周师傅四十来岁,很少有笑脸,像是谁欠了他巨款没还似的。学校出了新规定,老师迟到一律签字、早退必须有假条,周师傅执行起来冷着脸,丝毫不打折扣,同事们都很怕他,私下都喊他周老拗。 有一次,邱老师有急事需要提前离校,周师傅照例一扬

一条低调的小金鱼

一条低调的小金鱼

作者:希木 记得它刚到我家的时候,是和其它三条鱼一起来的,它们个个比它健壮、活跃、讨喜,而它显得弱小而苍白,行事似乎也低调。喂食的时候,它总可怜的躲在角落,任身旁强壮的鱼横冲直撞去抢食,然后或者去捡旁边遗漏的食或者等他们吃饱了再去捡剩下的。

镜中月 | 恶之花

镜中月 | 恶之花

原创:墨上尘事 窗外的阳光调皮地变换角度切在玻璃上,刘雪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前。任凭母亲在门外不停地唠叨,刘雪不答不应,耳朵里像塞着棉花。她多想做一个明媚欢畅的女子,不要倾城倾国,只要张扬一点点,可她不是。 她骨子里澎湃着灰姑娘的自卑,是的,

原创小小说【珍惜今生】

原创小小说【珍惜今生】

村里一个老太太病了,是癌症。 小时候就和她是邻居。记得她从来都是干净利落,盘着纂,裹着小脚。她待人温和,心灵手巧,做得一手的好针钱活。那时谁家嫁姑娘做嫁装,做棉衣棉裤就找她裁剪。谁家姑娘有了孩子回娘家住满月,给孩子做开裆棉裤,做棉衣,男孩和

吟唱一首飘香的思念

吟唱一首飘香的思念

又是一年春来早 这一池的迎春花丰盈了季节的颜色 温柔了今生的约定 吟唱一首飘香的思念 执守在这一季专属你我的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凝结成醉人的永恒 几多情深,几多爱恋 几多柔情,几多蜜意 丰盈了今生不变的守望 一池春水,一季花开 一念执着,一念相思 唯美

醉入红尘,痴守轮回

醉入红尘,痴守轮回

生命中总有太多的感动 亦有太多的忧伤,一个人 在前行的路上,为了 那份最真的爱恋 默默的念 痴痴的等 你的出现,是我唯一的心动 你的出现,点燃了我的激情 你的出现,坚定了我的信念 你的回眸一笑,是我遇见最美丽的风景 你的回眸一笑,在我的眼里倾国倾城

写在失眠之夜

写在失眠之夜

一个夜,打着一盏黑走来了 一颗星,点着一盏灯睡着了 几只萤火虫,也打着灯笼儿 寂静地穿行在夜的呼吸中 忽闪忽闪的 忽明忽暗的 是谁?站在黑暗的小木屋 用她百合花般圣洁的嘴唇 轻含着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童话 诉说着无尽的绵绵秋语 是你吗? 我梦中日夜萦绕的

谁欺骗了我的青春

谁欺骗了我的青春

我怎能吹得灭这满天的繁星 在这孤寂的夜, 埋没了我曾经的深沉; 我怎能经得住你手掌的热吻, 黑夜彻骨寒冰, 却烙下命运的掌纹; 此时落泪,泪已成冰, 我却无法再像过去 活得那么自在与煽情。 也许命运主宰着人生, 也许战争总是那么无情, 到底是什么让我

那个咖啡店的女子

那个咖啡店的女子

冬日 阳光缱绻 在那街的拐角 镶着落地窗的咖啡店 舒缓的音乐飘在耳边 玻璃窗边 只看到你的侧脸 上扬的唇角 牵出你的喜悦点点 细细碎的汗珠 轻挂在你的鼻尖 如一幅定格的照片 桌上的咖啡雾气缠绵 和着黑森林的醇香 笑意难掩 看着你低头撩发的羞怯 似一朵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