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落尽繁华独爱沧桑伤感的美文

2019年12月30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早年城市的街道两旁,种的大多是梧桐树。那是一种树形硕大的树,枝丫虬曲嶙峋。并不很高,一般长到人家二楼窗台那么高。春天开始发芽长出嫩叶,到夏天便繁茂如盖了。一些稍窄些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早年城市的街道两旁,种的大多是梧桐树。那是一种树形硕大的树,枝丫虬曲嶙峋。并不很高,一般长到人家二楼窗台那么高。春天开始发芽长出嫩叶,到夏天便繁茂如盖了。一些稍窄些的街道,两旁的枝叶竭力延伸开来,快要接在一起的样子。

  到了秋天,便是另一种景观。满树满树碧绿的叶子,在秋风里渐渐地黄了,开始了一种脱离母体的舞蹈。起初是一片、二片、三片,到后来,满树的叶子都迫不及待地往下掉。人行道上、马路边,到处是被冷风驱赶的黄。只有极少数的叶子,还在寒风凛冽的枝头坚持着。等到它们也落下时,真正的严冬便来临了。

  这时的街道便显得空阔多了。两旁笔直的梧桐树,将灰白嶙峋的枝丫,静默地伸向天空。青灰色的天空,缓缓地降下来,与远处黛黑的山脊,接合在一起。很有些冬的萧瑟与冷寂了。

  第一次注意到这样光秃秃的树,我总疑心它是不是死了。可来年的春天,它照样发芽,长出莹绿的嫩叶来。我常常绕着树身看了又看,却始终不得其解。那时还小,总以为生命是可以永远蓬勃地向上生长的。

  读大学的时候,校园后面有一大片鱼塘。一个个小小的水塘,其间阡陌纵横交错,不同的杂草在那里肆无忌惮地疯长着。那里曾是我时常光顾的乐园。常常会一个人拿了本小说,在水塘边,一坐便是一下午。满满的青春,未来是夕阳里水中跳跃闪烁的光线,充满了诱惑与不可知的定数。

  最吸引我的,还是散落在水塘边的,那一棵棵样子古怪的树——愦憾的是,至今我还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它们不大粗壮的树身,与光秃秃的枝丫,一律是乌黑色的。那种黑,不是普通的黑,是那种大火过后,满目苍夷的废墟上,所存留的唯一的色彩。

  漫长的秋冬两季,我一直在盯着它们看。我无法找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让自己相信它们还活着。但来年春天,它们还是照样长出了嫩芽。秋天一到,它们又集体落光了叶子。我又开始了我原先的惶惑。

  几年前再去那里,鱼塘已被一幢幢漂亮的高楼所代替。而我,也再也寻不到那种树了!

  坐车出游的时候,常常会看到路边的原野里,一排排笔直的杉树,在视野里一掠而过。印象中好像没有看过它们长叶子的模样,终年裸露着暗黑的树干与枝条。它们是我所见过的树身最直的树,代表着爱情的忠贞与执着。它们比满山野怒放的油菜花更吸引我。

  常去的那个公园里,绕园种着一溜儿的银杏树。深秋时节,落光了叶子的银白色枝干,在寒风中,无言地坚守着高贵的沉默。

  最让人惊喜的是去年初冬的一个午后。偶然去公园,看到门口不远处那棵枝繁叶茂、树形硕大无朋的树,仿佛一夜之间,便落光了叶子。地面上铺了厚厚的一层黄,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瑰丽的光芒。而那光秃秃的树身,也仿佛卸上了一身重担似的,显得特别地清朗与伟岸。

  看树上的牌子,发现它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无患子。无患,不是没有忧患,而是没有什么可以忧患的。风来,雨来,阳光来,岁月来。来了又去了。来来去去,只有你是淡定的。春来发芽,夏来荫凉,秋来落叶,冬来沉寂。岁月的更替被安排得如此合理与精当,还有什么值得忧患的吗?

  现在有时候去杭州,喜欢坐在咖啡吧二楼的窗户旁。宽大洁净的落地玻璃外,是一览无余的街景。高大的梧桐树还残留着几片枯黄的叶子,将光秃秃的枝丫,斜斜地探到玻璃上,初冬的阳光,便在上面跳跃着。常常啜着苦涩的咖啡,看着楼下大街上熙熙往来的人群、车辆,以及闪着华彩霓虹灯的众多店铺。

  任是再澹泊的人,也会不由得生出一番浮生若梦的感叹吧!

  生命中的繁华总是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多少人沉醉于灿烂时的绚丽,而我独爱那一树的沧桑!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