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雷击恶人天示警美文

2019年12月26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雷击恶人天示警  能够得到证实的例子并不少见。其中几例如下:  1948年8月7日重庆陪都晚报载贵州通讯一则云:本月初三日贵州修文县发生一件果报之事,颇堪寻味。缘修文县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雷击恶人天示警

  能够得到证实的例子并不少见。其中几例如下:

  1948年8月7日重庆陪都晚报载贵州通讯一则云:本月初三日贵州修文县发生一件果报之事,颇堪寻味。缘修文县岩脚乡李姓农民,家有妻子,以及年方周岁之男孩一人。夫妻视此子若宝贝,每日出外工作,均抱此孩同往以防发生意外。

  李某过生日,赴城买母鸡一只,返家后,命妻煨鸡,其妻遂将鸡洗净,置于锅内。煮不久,李某因田内工作未完,即偕妻往田内工作,估计返家时,鸡必煮熟,即饱可餐一顿。其子因午睡未醒,不便携出同往,恐其着凉,随将棉被一条盖在小孩身上,二人放心而去。

  岂料刚走不久,同村之陈某,因家中走失母鸡一只,四处找寻,均未获得,乃至李某家中,忽发觉锅内煮有母鸡一只,即错认为是自己家的鸡。加之素来与李家有嫌隙,陈乃将鸡取出,心尚不甘,复施极残忍之手段,将李某的儿子子放置锅内,取鸡代之而去!

  不久李某夫妻返家,床上之孩子不见,方感惊疑,突然见锅内有异,前往一看,当时魂飞天外,原来二人之独生子被煮烂死于锅内,皮肉均裂,惨不忍睹……

  二人见状,痛不欲生,当夜李妻即忧病而亡,李某亦自杀而死。

  隔了一日,雷雨大作,陈某竟被雷击死,在陈某尸旁,死有野猫一只,口内尚有鸡毛数根。因此才知谋杀李某之子,凶手即为陈某,而食陈某之鸡者为野猫,故陈某及野猫均被雷击。

  呜呼!世间法律所不能治者,天律竟森严不爽,发雷以惩其冥冥罪恶,报应昭彰,万人目击,岂不可哀可惧也耶!

  还有一个1974年夏天发生在山东高密县律家村的故事。这村有家单姓人家,有个姑娘二十多岁了,这一天她用自行车带着她娘去高密县城她姐姐家串亲戚。回家时在路边发现一个新的小毛毯卷,打开一看是个小孩还有些钱,她娘说:“抱着吧。”这姑娘说:“要这个干什么?”于是就把小孩抖搂出来,拿了小毛毯和钱就走了——这小孩不长时间就死了。

  不多时前面的人慢慢地爬了起来,只有她趴在地上没起来,身上光光的,衣服劈成一绺一绺的烂布条零零碎碎的,有挂在树上的有在地上的,谁也不敢过去。

  生产队长大着胆子过去把她翻过来,刚过去的时候,发现她背上写着金色的字:见死不救~~不一会就消失了。

  还有近代一则吴二事母尽孝免于雷击的事例。吴二,是江西省临川县的一个贫民,侍奉老母,极为孝顺,颇能博得老母的欢心。有一天夜间,梦见有声音对他说:“你前生有宿恶,明天午刻,将为雷击死。”

  吴二深信其真,因为过去每遇大事,梦中很准。因为不忍离开老母,在梦中对那个声音求救命。异灵说:“ 这是天数,没有办法避免的。”吴二深恐雷击使母受惊,第二天早晨,准备了早膳对母亲说:“我今天有事出门,请母亲暂到妹妹家去。”可是他的母亲不肯。

  过一会儿,天空中乌云满布,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吴二更加忧虑母亲受惊,急忙把大门关上,自己跑到田野去,静待雷击的惩罚。哪知再过一会儿,天空放晴,吴二竟没有遭受雷击,平安归家。

  回到家中以后,小心的保护着母亲,还不敢把梦中的经过说出来。第二天夜间,又梦异灵对他说:“你的至孝感天,已宥除前生的宿恶。”后来吴二更加孝养母亲,终身不懈。

  此类事情百姓中甚多,只是现在相信的人不多了。但事实总归是事实。

  康熙乙亥年,苏郡发大水。有位孕妇因为丈夫卧病缺食,就抱着三岁的儿子入城借米,借得四斗回来。离家一里左右的时候,天降大雨,就到一户门口站着一个小孩的人家躲雨。孕妇疲惫不堪,再也没有力气背着米、抱着儿子前行,就请小孩看管米袋,约定把儿子送回家再来取米。

  没想到小孩与他母亲商量,把米藏了起来。孕妇回来取不到米,不敢回家,就吊死在屋旁。丈夫失去依靠,没多久也死了。

  第二年六月,藏米的小孩随父母搬到郡城养育巷,一天,忽然说出鬼话来:“我已经告了你的状,雷神就要惩罚你了!”

  不到三天,雷电交加,藏米的母子被击杀在庭院中,死时母子俩抱在一起。当时是康熙丙子年七月初三。([清]周安士《安士全书》)

  我的远亲周某,滤县人,娶妻张氏,忤逆凶悍。一次,公公婆婆和丈夫连续两夜梦见天上一行金字:“六月十三日雷劈周张氏”,他们把这个梦告诉张氏,张氏并不相信。到了六月十三,整个上午都风和日丽,张氏嘲笑公公婆婆迷信,邀请邻居来家打牌。

  中午,忽然雷电交加,张氏惊骇,直奔楼上卧室,关紧门窗,藏在大衣柜中。岂料霹雳一声,楼上门窗洞开,张氏竟被摄至街前击毙。(杜之英《读幽冥问答录书后》)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一个事例:

  乾隆戊辰年,河间县西门外桥上,天雷震死一人,端跪不倒,手举一纸包未遭雷火触及,打开一看乃是砒-霜。众人不解其中缘由,不久此人的妻子听说后急忙赶来,见到此人也不哭,她说:“早就知道会有此事,现在后悔也晚了。他经常打骂老母亲,昨天忽然萌生歹念,想买砒-霜毒死老母,我哭着劝了一晚,他也不听。”

  此不孝子想用砒-霜毒死老母亲,罪大恶极,天理不容,所以遭到天谴。此事时间、地点、人物记载详细,绝非杜撰。

  唐湘清居士所撰《因果报应录》中也记载了一件事例,与此事有相似之处:据聂云台老居士(民国时期上海企业家,笃信佛法,乐善好施)讲,有个叫谢祥岩的人在上海一个外国人家中做厨师,一家五口。其妻蒋氏,性情朴实,孝顺婆婆,常织布补贴家用。可是谢祥岩却在外面勾搭上了别的女人,要娶姘妇为正妻,想与蒋氏离婚。

  他的母亲不允许,谢祥岩就与婶母商议,设计谋杀蒋氏,在戊辰年五月十二日晚上,将毒药投放在桂圆汤里给蒋氏吃。

  忽然间天起黑云,风雨大作,霹雳一声,谢祥岩与婶母,都遭天雷打死。谢祥岩的阴囊和腿部都被打裂,婶母的头面被劈去一半。谢祥岩犯下邪淫罪恶,又谋杀正妻,被雷击死。

  这两个案例,一个不孝,谋杀老母,一个邪淫,谋害正妻,所以顿遭显报。由此可见,举头三尺,决有神明,善恶之报,丝毫不爽,世人能不知所畏惧吗?

  梁恭辰《北东园笔录》中记载:

  厦门有个陈某,为人心狠暴戾。他有个五十多岁的老母亲,陈某支使母亲如同奴隶。稍不如意,就骂詈百出,不可名状。母亲经常在背后悄悄流泪。邻居们都劝他说:“这是你的母亲,做儿子的哪有对母亲这样的?”陈某昂昂不睬。

  一天,母亲有事回来晚了,做饭稍晚,陈某怒目而视,骂道:“做一顿饭都不能,不死还能干什么?”说完,突然间天昏地暗,风雨骤至,一声霹雳,闻者无不胆战心惊,陈某被天雷震死。脸上还留有朱红色“不孝极恶之报”六个小字。

  汪道鼎《坐花志果》记载:

  江西某人,以赶鸭为生。其母去世,父亲年迈。某人嫌父亲白吃白喝,经常谩骂父亲。一天,正在对父亲肆意谩骂,忽然霹雳一声,将此人提至院中。乡人来看,见他须发、衣裤,都被雷火焚烧,神魂如痴,不能说不能动。

  乡里有个能辨认“雷书”的人,说赶快翻开锅底来看,一定有异状。把锅底翻开一看,果然有朱色篆字,经过辨认,乃是“雷警不孝”四字。后来众乡邻为其请来道士设立斋醮,代为忏悔,让他跪在父亲面前,三天后,此人开始能够说话。从此改恶从善,竟成孝子。

  上面这两件事有相似之处,一个被打死,一个被打伤,可见忤逆不孝者,必遭恶报。若有犯者,一定要忏悔。更为奇异的是,都在身体上留有字迹,古人称为“雷书”。可见,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冥冥之中不可思议的事情有很多,是现代科学所不能解释的。奉劝诸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对于天地鬼神,务必知所敬畏。

  不但古书中的记载不胜枚举,近现代报章中也多有刊载。善恶报应乃是天道,不以时间为转移。现代科技昌隆,但是天道循环报应亘古不变。

  《玉历宝钞》记载:

  辽宁庄河光明镇北关,有一人叫王子臣,三岁丧父,由寡母勤劳抚养成人。60年代由政府照顾,保送到芙蓉铜矿当工人,当时的国家职工,在农村显得了不起。娶了媳妇也生了孩子。夫妇上班,缺人做饭带孩子,就把老母亲从农村接到矿上,做饭带孩子。

  既有“保姆”又不必付工资,本当和睦相处,以慰老母安度晚年。谁知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对婆婆不好,儿子又听妻子的,共同欺负亲娘。“侍候”子、媳稍不如意,非打则骂。年长月久,母亲不堪忍受,有时说:“我这苦命人,真不如死了好。”其媳说:“你能死吗?你真死了,我就到市场卖你的大碗肉”(即作畜牲肉卖)。敢对老妈说这样恶毒的话,可见平时是如何的欺负了。

  一天夜里,风雨交加,雷声隆隆,一团红球破窗而入,“轰”的一声巨响,天雷同时击毙了王子臣夫妇。当时坑上共躺了老少三代五口人:王子臣夫妇睡在两头,在中间的祖母、小孙子竟然安然无恙!——天雷殛人,如此之巧。这是1964年的事,乡里的人都知道此事。

  《德育古鉴》上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民国二十八年六月六日,上海《申报》载,海通社华沙五日电,波兰索里卡村,昨日发生骇人之逆伦惨案。有个叫勃里斯图巴的平民,三十二岁,因为继承财产之事,与其母亲发生口角,竟然用利斧将母亲砍死。勃里斯图巴刚从家中逃出,即触雷电而死。当地乡人都说是“雷殛逆子”,此事遍载各国报纸。

  从以上古今中外的诸多事实可以证明,雷击恶人,确有其事。奈何世人一叶障目,每多不信。

  江苏省涟水县朱码镇柴市村有个人称姚五奶的已故老人,生前曾向人讲述了她外甥徐登柯现世因果报应的事情,现据听闻者所言将其整理一下,公之于世,以此让后来人知道“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真实不虚的道理

  解放初期,在涟水县浅集乡东南,有一条大冲通向盐河,这条大冲有深有浅,当地熟悉的人一般都知道,其浅处可以蹚水过去,深处却能淹没成人头顶,陌生人蹚过此冲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

  有一年春天,一个叫徐登柯的正在靠近大冲旁的自家玉米地里除草,一会儿,一个肩膀上背着小包袱的年轻妇女走过来,正为蹚水过冲为难,于是走过去问徐登柯哪里水浅好蹚过去(当时那里是没有桥的)。

  谁也不知此时徐登柯到底是怎么指点这位妇女蹚过大冲的,结果,这位妇女却活活淹死在水中。后来人们获知,这位妇女是走娘家经过这里的,而且怀孕几个月了。

  到了秋天玉米要成熟的时候,一天(姚五奶正好在外甥家),徐登柯和邻居几个人一起到大冲旁玉米地里去看看,准备收获玉米。一会儿天空乌云翻滚,雷声逼近,突然一声响雷,把徐登柯提起,在附近一座坟周围松树林上空转一圈后又把他打到徐家的大场边,跪着面向自家的主屋大门,而在田间其他几个刚刚和他讲话的人却毫发无损。

  接着,又一声响雷,只见笆斗大的火球滚到徐家屋内,转了一圈又滚出来,带出一个小包袱正好背在徐登柯身上,而屋内姚五奶等几个人却安然无恙,只受了一点惊吓。

  这件事惊动了方圆十几里地的群众,后来,知情人一看便知,这小包袱正是春天过大冲时被淹死的那位年轻妇女的遗物,人们这才明白徐登柯被雷劈死的真正原因。

  孟子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常言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害人者之报,竟如此之惨,如此之快!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