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徐茂跟张进叙旧美文

2019年11月25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这张进还是人吗?”李颖听得情绪激动,每每想要插话,都被徐茂拦了回去。  “小赵,依我对张进的了解,他想法比较多,做事有些不计后果,但并不是个坏人。也许真的失了足,不如我找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这张进还是人吗?”李颖听得情绪激动,每每想要插话,都被徐茂拦了回去。

  “小赵,依我对张进的了解,他想法比较多,做事有些不计后果,但并不是个坏人。也许真的失了足,不如我找机会跟他聊聊,看他是个什么打算?”徐茂说。

  赵姐觉得可行。

  刚要答应,却被李颖一口驳了回去:“你跟张进多久没来往了?他会跟你说实话吗?你没听赵姐说吗?他都把财产转移到小三那去了!这哪是失足啊?要我说,这人是会变的,不能用二十年前的那个张进来看现在的张进。”

  赵姐叹了口气。

  “我已经不在乎他心里怎么想了。正如李颖所说,现在的他,我们都未必了解。我不是来跟你们诉苦的,而是真想离婚。

  我求求你们,帮帮我跟小宇。我父母亲去世,哥哥姐姐都是斯文人,现在张进身边的人,一个也够不上。真的是逼不得已才来找你们。

  我只希望能为小宇拿回一点财产,至于他有什么打算,跟谁在一起,我都无所谓了。”

  徐茂赶紧说:“小赵,你千万不要这样讲。你嘱托的事,我一定尽力而为,就是不确定张进会听我的。”

  李颖说:“怕什么?大不了我跟你一起去,我羞死他。”

  徐茂说:“你省省吧。”

  临别时,徐茂夫妇一直送赵姐到车库。

  徐茂答应找个时间把张进约出来聊聊,也让赵姐把前因后果,和需要交代的地方都发微信告诉他,他斟酌处理。

  李颖说:“你有什么事别存在心里,既然把我们当朋友,就应该多跟我们说说。”

  赵姐说了许多感谢,三人才道别。

  “乐子,你觉得徐茂靠谱吗?”她问。

  我说:通过你的描述,感觉人是靠谱的,但事靠不靠谱,就要看他的口才和张进的态度了。

  你得为这事先做点铺垫。

  赵姐问:“什么铺垫?”

  我说:给张进发条信息。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离婚。张进,这种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累,真的太痛苦了,我不想再折磨自己。”

  赵姐问:“这不是闹情绪吗?”

  我说:就是闹情绪。

  赵姐问:“那他要是回了,后面怎么说?”

  我说:他七成不会回复你这条信息,要是回了你就约他出来谈离婚。

  赵姐问:“那他要是出来了呢?”

  我说:那就谈啊。不就是想跟他谈吗?

  你自己能搞定,都用不着徐茂出马了。

  谈不拢再派徐茂去,不是又多了一次机会?

  赵姐问:“那他要是不出来呢?”

  我说:本来也没指望他出来。

  所以你得给徐茂铺垫一下。

  让张进觉得,你是因为约他出来他不理你,跟他谈离婚他又不肯谈,所以才去找徐茂。

  这样一来,徐茂去找他就是事出有因。

  一方面是应你要求,这点张进可以理解,毕竟你父亲帮过徐茂。

  另一方面也是提醒他,你还掌握着这些证据。

  只有让张进觉得徐茂是客观的中立的,他才会信任徐茂,才能听进徐茂的话。

  否则贸然去找他,他会怀疑徐茂是个什么来头。

  赵姐心领神会,立刻发了那条信息过去。

  结果如我所料,张进根本没回。

  我让她隔两天再发一次,写得稍微激烈点,直接约他出来,张进还是没回。

  打电话过去,张进倒是接了,却大发雷霆说:“我在出差,跟客户开会!天塌下来也回去再讲!”

  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赵姐气不打一处来,感叹他又换了张面具。

  事实上,所谓的“回去再讲”也是句空话,后来他根本没找过赵姐。

  这回可以派徐茂出场了。

  赵姐问:“乐子,我该跟徐茂交代点什么呢?”

  我说:

  1、委婉告诉他,你掌握“足以证明张进转移财产的证据”。知道他把公司账务转移到手下那里,还跟小三新开了个公司(点到为止)。

  2、你不想再等下去,如果张进不愿意谈判的话,你就起诉了。

  3、你只想给自己和小宇一个保障。

  剩下的,要靠徐茂自己去发挥。

  赵姐问:“那把他送进大牢的证据,还要不要说?”

  我说:不能说。

  这种事,要等到诉讼白热化阶段再考虑。

  真把他送牢里去,你非但一分钱拿不到,自己的财产还要蒙受损失。你的名声,小宇的名声,甚至于你的工作都要受到影响。

  假如你真有“足够证明他转移财产的证据”,还会考虑这个吗?

  现在说的话,张进就会知道,你是在利用徐茂去吓唬他,其实手上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

  牌要慢慢出,人家出一张3,你出一个王炸。

  既毫无意义,又让对方看清了你的底牌,后面就没得出了。

  赵姐问:“那按你这么说,我既有证据,为什么不直接起诉?还要跟他谈呢?张进不还是会怀疑吗?”

  我说:这就要看徐茂的口才了,会不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起诉的话,私生子的事会闹得天下皆知。

  两个人还要在法庭上为钱互撕,互相举证。

  不仅名誉受损,孩子和家庭也蒙受伤害。

  况且证据归证据,能证明多少?也存在一个未知数。

  所以你愿意通过谈判解决是很正常的。

  国与国之间,也是先谈判,后武力。

  你让徐茂去找他,就是要让他知道:1、愿意谈判。2、不怕官司。

  以上种种忌惮,包括金敏的存在,还是有可能让张进出来谈的。

  后续我们也可以进一步给他施压。

  至于怎么施压,我暂时不跟你说,避免扰乱你的情绪。

  一步一步来。

  赵姐于是跟徐茂又商量了一番。

  徐茂约了一天跟张进叙旧,张进不明就里,愉快地答应了。

  那一整天,赵姐比自己去谈判还紧张,李颖安慰她说“别紧张,徐茂一回来就告诉你消息”。

  可直到深夜十一点,徐茂都没回家。

  十二点的时候,李颖打电话来说,徐茂回家了,但是喝醉了,话都说不利落。让赵姐先休息,第二天一清醒就联系她。

  赵姐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说:喝醉了是个好兆头,酒后吐真言嘛,别想太多,明天再说吧。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