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人间最暖是亲情美文

2019年11月25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我是爸妈抱来的孩子。  这事在我们村从来不是秘密,但在八岁以前,我一直以为那是别人逗我玩。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妈妈让我管他叫爸,我才知道,原来一切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是爸妈抱来的孩子。

  这事在我们村从来不是秘密,但在八岁以前,我一直以为那是别人逗我玩。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妈妈让我管他叫爸,我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是爸妈亲生的。

  任何语言都不足以描述我当时的心情,生气,愤怒,不相信。然而,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你信或不信。

  爸爸拿出两张字据,那是我亲爸亲手写的证明和保证书。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其中有这样一句:“愿将小女孩变为260元现金,并再三表明永远脱离血缘关系……”

  面对这样的字据,我无话可说。

  我是后来才弄清楚自己被抱走的原因的。

  我亲妈生了两对双胞胎,一胎两个男孩,二胎两个女孩,我是双胞胎姐姐。

  在80年代初,物质相当匮乏,要养活四个孩子实在艰难。不过在我看来,多半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据说,妈妈去抱孩子那天,我亲爸想让她把两个女娃都抱走。当时,我和妹妹只有八个月大,非常瘦弱,手臂还不如现在小孩的食指头粗。妈妈怕喂不活,就只挑了看上去稍微硬实一些的我。

  就这样,我成了爸妈的女儿。爸妈还有一个儿子,大我14岁。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去诊所,爸妈在我身上下了不少功夫,比对他们的亲儿子都上心,导致哥哥经常说爸妈偏心。

  爸妈的偏心其实另有原因,那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爸妈本来儿女双全,兄妹相差三岁,哥哥调皮捣蛋,妹妹乖巧懂事,是爸妈贴心小丫头。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妹妹十岁那年,有一天像往常一样去放鹅,结果不幸溺水,没了。

  一年后,爸妈抱养了我。

  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亲爸亲妈充满了恨意,恨他们生而不养,也恨他们不够绝情。

  既然都脱离血缘关系了,干嘛又突然出现,来扰乱我的生活?

  到底还是年纪太小,怎么也理解不了为人父母的心情,所谓的生活艰难,现实无奈,在那时的我看来都是借口。

  那一年春节,妈妈第一次带我去生父家。一开始我很抗拒,可听到说要坐火车,就立马来了兴致。

  因年代久远,我已记不清第一次去生父家的情景了,听妈妈说,他家当时开着一个小吃部,我吃了好多油条和馄饨。

  之后也去过他们家几次,但间隔时间长,一般几年才去一次。印象深刻的是,我每去一次,走时亲妈都要哭一次。

  亲妈的眼泪是滚烫的,令人揪心的,但我给不了她更多的安慰。我和她之间永远隔着一道厚厚的屏障,永远无法亲近。尽管后来的我成熟了,懂事了,心中的怨念也渐渐消散了,却还是无法与她毫无芥蒂的相亲相爱。

  比较欣慰的是,我和亲哥哥、亲妹妹关系还不错,尤其是妹妹,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相见次数也少,但双胞胎真的有心灵感应。

  记得15岁那年,我去他们家,我和妹妹竟然穿着一模一样的紫色毛衣,有时还会不约而同的剪一样的发型。

  不得不说,血缘真的很神奇。

  说到血缘,便又想起亲爸写的字据,心不由的一阵抽痛。但转念一想,若非他当初狠心将我送人,我能顺利长大吗?能享受到世间最温暖、最美好的亲情吗?

  是的,养父养母给了我世间最温暖、最美好的亲情。

  我是妈妈亲手抱回来的,她抱回了我,就等于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她失去过孩子,所以更懂得珍惜生命。她对我视如己出,小心呵护,生怕有一点闪失。

  妈妈的爱让我恃宠而骄。记得有一次,我在街上看中一条粉色的花裙子,妈妈不答应买,我就坐在地上耍无赖,然后就得到了裙子。

  因为依赖才会撒娇,因为爱才会妥协。我依赖妈妈,妈妈爱我。

  我爸是家中顶梁,是坚强的硬汉,对我却是无比的慈爱。小时常坐他的人力板车去赶集,一路有说有笑。他拉板车的背影,高大伟岸,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出嫁那天,我的硬汉父亲竟然哭得像个孩子,他拉着我丈夫的手说:“她以后就是你家人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待她……”

  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爸爸哭。

  光阴飞逝,爸妈现已70多岁。他们老了。

  妈妈在十几年前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从一开始一个食指有点轻微抖动,发展到现在生活不能自理。白天离不开人,晚上最多睡三个小时。手脚没知觉,坐不住,老往一边倒。有时实在没办法,就用绳子给她扎起来。

  我妈得这病,受罪的是她自己,受累的是我爸,70岁了,既要种地,又要养牛,还要伺候我妈。

  我的婆家离娘家本来不远,可后来定居外地了,加上老公孩子等诸多牵绊,纵然心里万分挂念,终不能长期陪伴他们。

  去年夏天,爸爸急性阑尾炎做手术,我和哥嫂都回去了。那时我刚生了二胎不久,女儿仅三个多月,只得带在身边。

  我哥在医院伺候了十天,嫂子在家忙了十天。爸爸出院第二天,两个人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照顾爸妈、我女儿,还有一条牛,还要骑车上街买菜。那两个月真把我累坏了。

  可我再累,也不及爸妈心里苦。

  和所有的父母一样,他们最怕的就是拖累子女。看着子女因他们受累,就会感到非常自责。

  他们年轻的时候,头顶一片天,肩担一家人,每天为生活奔波,劳累,无怨无悔。如果可以,他们愿做一棵参天大树,成为子女永远的保护伞。可是不能,人总会老,会病。当他们老了,病了,就会成为子女的负担。他们活了一辈子,知道生活不易,懂得人间疾苦,所以,但凡能独立支撑,都不想拖累子女。

  看着爸妈花白的头发和沟壑纵横的脸,我总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们,心情无比沉重。我想尽可能的对他们好,但我能做的实在有限。

  况且,爸妈内心的孤独和酸楚,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抚慰的。他们对我哥的殷切期盼,不是我能替代的。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给予他们更多的爱与关怀。我也希望天下儿女,都能及时行孝。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父母在,人间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