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离自己远些可能对你更有用美文

2019年11月24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我的眼睛离我太近,所以我总是看不见自己。  ——尼采  人这个物种很奇怪,长了一双眼,却始终看不见自己。  除非,有一面镜子。  而照见我们最多的镜子,就是别人。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的眼睛离我太近,所以我总是看不见自己。

  ——尼采

  人这个物种很奇怪,长了一双眼,却始终看不见自己。

  除非,有一面镜子。

  而照见我们最多的镜子,就是别人。

  是的,我们常常通过他人,看见自己。

  这次,我和女儿通过敬老院的爷爷们,看见了不一样的自己。

  1.

  “有人吗?喂……”我双手抓着铁门摇晃着,朝着铁门里喊:“你好,请问有人吗?”

  “有人吗?”女儿也学着喊。

  我们两人此时正站在一家敬老院的门口。

  在第一天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看见离公路不远处的招牌——仙女山镇敬老院,几个字蹦入眼帘后,我做了一个决定——带着女儿去当义工。

  我们专门空出一整天的时间,主动上门“请愿”。很担心被拒之门外,毕竟以前做义工时,都有义工组织证明什么的,走正规流程。

  可是今天,略显唐突地带着女儿就来了。在门口喊了好几分钟都无人回应。女儿用眼神鼓励我继续,我又扯着嗓子喊起来:“你好,有人吗……”

  一个身穿黑色衣服,手里端着碗筷的老爷爷走了出来。“哎~”他应道。

  “您好,我们是……”老爷爷打断我,指着侧门的方向说:“这边进来,快来吃晌午。”(重庆话,吃午饭的意思。)

  这一声邀请,让人觉得好温暖。先前怕被拒绝而准备的一大堆开场白和说辞,瞬间都没用了。他们就像对待邻家朋友那样,无需多言就让我们进去了。

  简单说明来意后,院子里的老人们,都开心地笑了,就像我是被邀请进来的一样,他们脸上的笑带着温暖。

  人和人之间快速地融洽,会带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相互信任”所可以概述的。

  大抵,人有两次通过他人眼睛看见和认识自己的时候。第一次是通过妈妈的眼睛,看见自己,确定“我感”——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吗?我是一个好孩子吗?我受欢迎吗?

  第二次是通过他人的眼睛,认识他人,并建立关系,获得“我们感”,而后得以有机会重识自己。

  需要区分的是,是否通过他人的眼睛。因为我和自己眼里的别人建立的关系,是“我和你”,而不是“我们”。就像,爱就如他所是,而非如己所想。如他所是,才有我们,才有机会重新认识自我。

  除了“我”好、“你”好之外,“我们”都很好,这才是温暖的感觉。

  2.

  “没啥活可以干,你们就陪老人们聊聊天吧。”敬老院的负责人是夫妻俩,他们主要照顾这里的25位老人,老人们都是无儿无女的男士,年龄65-80岁,大都行动自如,比较健康。

  我从2009年加入中华义工联,在多家敬老院服务过。陪老人们聊天,是义工很重要的工作,我熟练地带着女儿开始进入状态。

  吃完午饭的老人们围着火堆坐下,在一间十几平米的砖瓦房里,房屋中央有一口大铁锅,安放在地上凿的坑里,里面全是烧尽的炭灰,新点燃的木头在最上面燃着火花。听说当地人家里都有这样的屋子,专门用来取暖。烤火聊天,是这里的日常。

  盯着我们两个外来客,老人们透露出像孩子一样的好奇表情。我以为会害羞的女儿,出乎意料地大方介绍了自己,还应爷爷们的要求,唱了歌,讲了笑话……气氛就这样活络起来。

  四月初的仙女山镇,挺冷的,还飘着毛毛雨。而交流,就像木炭燃着火,把寒冷从心里驱走了。

  “你们要去哪里?”爷爷们问。

  “流浪~”我讲了100天亲子流浪的计划和大体路线,有几个爷爷,开始给我一些建议,依据他们年轻时,在外做活路(四川话,打工的意思)的经验。

  龙门阵摆开了。我知道他们都是住在这附近的,有的老屋还在。我还知道他们喜欢逛集市买一些生活用品。他们平时喜欢打牌,打乒乓球,晚上喜欢看电视……他们还介绍了很多当地好玩的、好吃的给我们。

  这一番交流,我看见了大方的、灵活的女儿。

  她的自我介绍和表演,不是在别人的眼里找“优秀的自己”。我留意到她的用词,减去了炫耀,增加了陈述。

  通过她的用词,身体动作和回应的内容,我看见她对老人们的照顾。看见他人,在意他人的感受,并为此及时调整自己的行为。

  我很欣慰,女儿不仅看见他人,也在经营关系。她正在积累经验,总结人际交往中的分寸感。

  通过别人的眼睛,看见他人,建立经营关系,并拓宽和确定自我,这是一个重要的心灵发展过程。

  “我以老义工的身份告诉你,你是一个很合格的义工。”我小声地对她说。

  “嗯嗯。”女儿惊喜地点点头。

  虽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她说,但她拿捏到了义工的精髓:放下“我感”,注重“我们感”。

  3.

  不知何时,毛毛雨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了。有人提议打乒乓球,我和女儿就掺合着一起玩起来——输6球换人,老少皆熟的规则。

  一开始,我还顾及爷爷们的感受,小心发球。后来我才发现,我正常发挥,也未必能接住来球。

  有一位田爷爷,体力最好,打到最后,就只剩我们俩了。不知何时,计分开始失去意义,我们默契地开始打友谊球,追求球不落地。

  在这一来一回中,一旁的女儿看出了变化。我也突然看见了不同的风景。

  一个“我感”很强的人,谈话会围绕自己,打球时也难免想先发制人,追求“你看我多么不错”的感觉。这样交流变成了自夸,友谊球也会让对方和自己频频捡球。

  此时,球在两人之间画出了有节奏的线。每一下力度适中,球的位置刚好让对方舒服地接住,如果有变化,也要尽量抢救,并调整回有节奏的球线里。

  此刻,没有强调“我”,而是打出了“我们”,强调“我们感”,就是强调关系。

  一切人际交往中,关系才是被经营的主体。

  关系的稳定,是需要放下对“我感”的过度追求,而在意“我们感”。

  常常听到一句台词:“这日子你还过不过?”

  在婚姻里,你们曾为什么而奋斗,因什么而妥协,又为什么而坚持?

  亲子教育时,你为什么而改变?又因什么而学习?

  强调“我”的人,一定会有意无意地制造出更多的冲突。很多人都吃了太强“我感”的亏,冲突来自于没有“我们”,日子自然没法过。而强调“我们”,就是在处理矛盾,减少冲突,幸福日子才能过下去。

  一个好球过来了,回应一个好球。

  通过别人,看见了一个被很好对待,且能很好回应的自己。

  一个险球过来了,救回一个好球。

  通过别人,看见了失误被修正,被及时修复的关系。

  一个球过来了,没接住。捡起球,继续发球。

  一段关系,需要多次原谅,然后继续。

  若是无人回应,才是人生绝境。

  细雨中的下午,爷爷们打的是球,我学的是人生。

  围着火堆,细品分秒;挥臂球台,节奏无声。

  爷爷们通过我们这面镜子看见了自信的,年轻的自己。

  我们通过爷爷们这面镜子看见了善良的,无畏的我们。

  正如尼采所言:如果我能离自己远些,也许我对自己会更加有用。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