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边缘美文

2019年11月22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秋来了,深了,蝉的清鸣也不知去了哪里。在早间或晚间,只有蛐蛐唧唧唧唧的清音从草丛中传出,像风儿拂过月琴的声音,很轻柔,很悦耳,给人一种凉秋的气韵。在这时节,潮湿感无处不在,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秋来了,深了,蝉的清鸣也不知去了哪里。在早间或晚间,只有蛐蛐唧唧唧唧的清音从草丛中传出,像风儿拂过月琴的声音,很轻柔,很悦耳,给人一种凉秋的气韵。在这时节,潮湿感无处不在,一切的自然环境仿佛在专为这个季节的昆虫提供歌唱的舞台。看来,昆虫跟人一样,有了自己相宜的境地,就不再被沉默或遗忘。我在早间起来,常常做晨练运动。深秋的清晨,凉津津的像刚下过雨,路畔花儿草儿的叶子上托着莹莹的露珠,脚步轻轻过去,裤脚湿一大片,全身的神经都有了冰凉的浸润,感知季节的深深浅浅。乡间的早晨更是被湿气氤氲着,那么重,我看见深色的植物依旧倾情地挥洒着绿意,丝毫没有冬天即来的瑟缩与畏惧心理,仿佛无从发生,漫不经心。如此心安理得波澜不惊地昂着头顽强地呈现凉秋的景致,毫无一丝即将衰败的迹象,于人而言,亦是比之不及的。其实,植物和人在某种环境中是一样脆弱的,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折腾,花花草草尚能坚强地挺立生命,是人和动物比之不及的。我想象寒冬将它们弄得枝折花落的时候,生命才彻底撒手人寰。而今,秋天飞也似的向冬天步步靠拢,抵达深秋的时候,我也有一种对寒冬即将来临的畏缩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水一般的年华就不在自己手中,听任岁华的摇落,不堪承受。在许多植物像秋天告别的时候,草儿却毫不知情地趴在地上望着一天一天离开绿色的树们,沉然以对。默默无语。

  这一时节,城市的树们开始不经意地落叶了。法国梧桐树的叶子极脆弱,偶尔在秋风中抖落绿中带黄的一片,也不一下子全落。刚开始一天落一片,随着天气的转凉,逐渐增多。当叶子翩然地从天空飘落街面的时候,咋一看,很像一只受伤的大蛱蝶落到地上,那样的轻盈,富有诗意的梦幻感。其实,任何一片脱离母体的叶子都是带着满不愉快的怨气,虽然难以割舍,但还是身不由己,飘飘摇摇,强作镇静地依依惜别。梧桐落叶知秋尽,它的叶子也就不再犹豫了,坦坦然然地面对自己的飘零。它仿佛望见大地在摇晃,天空在旋转,而它自己一直被风儿攥在手里,牵着它宽大的衣襟,引诱它向天空飞扬似的,最终来到地上。直到和街面发生一瞬间的碰撞时候,叶子悬着的心才松了口气。本来自己的生命就是水木年华的一季,没有秋风,它勉强还能坚持一阵子。这会儿,瑟瑟的秋风不等自己收拾好行装,就匆促地将自己牵拽下来,风却走了,带着飒飒的清音,无影无踪。许多植物的叶子完全靠大树的母体供给营养,保障生活,一旦斩断这一生命链,它的青春也行将结束,这就是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悲哀与怆然。法国梧桐叶只能漠然以对。毕竟,生命的春天它多多少少也经历过了,也就不再迷恋春色了。毅然决然地离开生命之树,到大地上去,哪怕燃尽最后的一抹绿焰,也算回归大地的一举见证。滚滚红尘,无足轻重。尽管自己轻于鸿毛,但落叶归根的感觉就是踏实,掷地有声,有了一个灵魂的归属感,无怨无悔,心安理得。

  要知道,每一朵花一样的叶儿如轻云一般托浮在树梢的时候,他们手掌般的身躯被一根细线似的茎牵在树枝上,本来就弱不禁风,就连白雾轻袅地过来,它们也被吓得瑟瑟发抖。毕竟,它们从发芽算起,就一直如空姐一样在天空生活,像鸟儿飞翔一般,生命的生长,发育,完全在天空进行,羽翼般的身段,随时光飘逝着,流动着,时时面临生存的危险和恐怖。看看法国梧桐株株正直的躯干,笔立街头,伟岸挺秀,以千朵万朵压枝低的绿叶,不管季节的行走或远离,都不顾及自己的短暂青春或生命,大度从容,给城市涂抹出一道道风景,装点出美丽的春景,委实让人感敬,人们纷纷默默致以深深的祝福。

  法国梧桐是城市里最硕大美丽的风景树,它们不辜负人们的嘱托,珍惜青春好时光,给世界一片季节的感动,它们也就对自己竭尽全力的烘云托月心满意足了,以实际行动践行青春的诺言,给蓝天一片净土,给大地一道绿云,奉献了闪光的人生。

  要说,法国梧桐树是一直处于城市的主干道两侧,巍然挺立,独领风骚。梧桐树叶由此便与空气最近,与天空最近,与大地最近,也与阳光最近。凡是距某种事物最近的地方,也极容易边缘化。梧桐树叶就是这样,居高临下,接受人们欣赏的目光最多,接受风云雨雪的抚爱最多,但它们面临的危险也就不可避免。享受自然,享受生活越多,就愈发可能遭遇世间一些非人类的动物袭扰。看吧,连小鸟也要飞过来捣乱。鸟们用尖喙不时地啄它们几下,摆弄并戏耍起来,这就是风光之后的悲剧。生命制高点的叶子,有精彩,有风光,在风光中来,在风光中去,甚至,闪光的一生却被无法抗拒的寒季完全带走,花朵一般的青春遭遇生命的凋零,风采不再。不仅它们,靠世界边缘地带生存的一切生物,随时随地有可能遭遇因环境缘故带来的不测。养尊处优的法国梧桐树尚且如此,其它植物的生命体命运也就屡见不鲜微不足道了。

  我行走在秋天的小街上,亲历目睹一枚法国梧桐树叶如何从树梢上离开母体,独自结束自己短暂而美丽的生命。当树叶如花似玉一枝独秀的时候,成为千万双眼睛聚焦的时候,沾沾自喜的自身浑然不觉,已经行走在边缘化与死亡线上,走向另一个世界的没落。我凝望着它,时时触摸深秋的灵魂,感知季节的无情与冷漠,惊得我几度汗颜失色。

  我低头审视着自己,不也如一枚风光之后的树叶吗?从而立之年开始,徒手漂泊城市谋生,一直就住在城乡结合部。对城市来说,是城市的边缘;对乡村而言,也在乡村的边缘。反正我如孤鸿一般,任凭自己东奔西走,也只是清影一个,形只影单,无所建树。边缘的城市,车声稀疏,没有霓虹的五彩缤纷,没有喧嚣的车水马龙,有的只是沉沉的静寂,还有秋虫的轻鸣。这就是我身的位置。身在小屋时候,间或来几只小鸟打破我的孤独与沉默,它们想让我快乐一些,这是鸟的初衷。此时的我,完完全全被寂静包裹着。我的房前屋后均是安静的小院与矮楼,各种蛛网般的胶线横在空中,成为鸟们时时光顾的落足点。我望着它们和我一样,时时处在边缘的环境中,依旧无忧无虑蹦蹦跳跳的情形,就有点自愧不如感。的确,边缘的鸟们完完全全可以飞到城市的园林公园去,哪怕常年栖居城市也好,没有谁刻意地驱赶,完全能过上快乐美好的生活。可是现在,它们偏偏选择远离市声的环境,很让我起疑惑之心。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次在回家的路上,偶见一只受伤的麻雀出现在我的前方,,它不怎么飞,只在路上蹦蹦跳跳地行走,我有多快,它有多快,还不时地用小眼睛望着我。我瞅准机会,一俯身将它擒在手中,发现它孱弱的身躯抖作一团,被吓坏了。顿时,我起了恻隐之心,心说,还是让它回归自然吧,便用一根随身的细线缠在它的细足上,留了个记号,看以后能不能再看到,便将它放飞了。几个月后,这只鸟意外地出现在我的居所附近,已经长大的它,不再胆怯,仍旧落在空地上跳动,望见我又向它走的时候,倏地飞上了树梢,在那一刹那间,它腿上的细线跃入我的眼帘。我才知道,它是来看我的。鸟们有自己的领地,它们也不乱飞。在城市,有美丽的公园,有花有草,有河水泱泱,有清净优雅的去处,但天真无邪的它们,并不希求那样的华美生活,依然枯守边缘地带觅食,甘于沉默。它们整日里飞来飞去,头顶有无垠的天空,但它们并不远足,习惯了随遇而安的宿命,它们的儿女也是这样,过惯了自足其乐的日子,热闹与繁华就在身边,而它们鄙夷不屑,视而不见。

  我看看自己,也像鸟儿一样,一直在山居生活。处在两个边缘地带之间,就更显边缘化了。商场超市不常逛,网吧电影院更无暇光顾。最多自己在典雅的书店走一圈。上街的时候,即便是步行街,我也选择走路的一边,不敢走正中心,避免与人碰撞。或许,低调一些,走自己的边缘之路,更安全一点。人风光了,难免引来人们的褒贬不一,悄悄地来,悄悄地去,安步当车,怀揣自己的梦想,或许是一种境界的超脱。这么着来来去去,你不注意别人,别人也就不注意你,做一个凡夫俗子也罢。本来,人生如草芥,光华一瞬,身在边缘,总能得到些裨益和感悟,无花果还有自己的青春。我相信边缘的我,也会有边缘的人和我一样的脾性,笑对人生,坦坦荡荡。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