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长翅膀的花朵哲理美文

2019年10月02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我对植物有天生的爱恋。每当我与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相遇,不容分说地亲切、温暖、祥和与熨帖。我与它们根性的隐秘汇合,岁月也无法改变。  被我如同亲人供奉的,除了书,就是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我对植物有天生的爱恋。每当我与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相遇,不容分说地亲切、温暖、祥和与熨帖。我与它们根性的隐秘汇合,岁月也无法改变。

  被我如同亲人供奉的,除了书,就是树木花草了。屋里案头,身前身后,都是这些呼吸与共,须臾不可分离的至爱。心灵徜徉于绿色的家园里,在喧嚣的尘世,也可安妥而静好地活。有它们相伴,欣然今生有了依傍与寄托,无论逆顺,还是悲欣,就有了足够的力量,坦然面对。

  多年前,游历深山古刹时,偶遇一位老僧。不可思议的是,面对面互相走近,到了跟前,竟停下了脚步,我也不由自主地站定,他端详起我来。冥冥中,我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掌控,没因陌生突兀,而生恶躲避,任凭他凝神目视。之后,老僧有如耳语,说我是草寄今生。言罢,转身,飘然而去。

  这,大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情。我自诩为唯物主义者,自然对老僧片言,不以为是。瞬间的惊奇,匪夷所思之后,遂将这一幕丢到了脑后。

  时光飘摇,心境也有所改变,原来许多不当事的旧日断片,时常在心里翻腾。老僧的耳语,也在心里回响。那时候,佛门还没有喧嚣的叫卖之声,老僧也不是招揽生意,完全出自本性,说我前生是草,也贴乎我的心性。我喜欢这样的命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有群分,草却无类,哪种草,我都喜爱。野草,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生在幽谷的兰蕙,优雅盈香,是我心仪的偶像。

  就想,人与人的遇见,是无缘无故的吗?佛界的一些偈语,也是无缘无故的吗?自从对宇宙的神秘与奥义,有了些认知之后,我的绝对化与线性思维得到了颠覆,于反思的痛彻肺腑中,对生命及缘起缘灭,不再一概地排斥,而是心生尊奉。

  想来,老僧,即使没有修炼成仙,起码,也是识人辩魂的智者。他,读懂了我的心性,应尊重铭记。

  源自草根木心,一向不喜欢杂七杂八的,喜欢纯棉、亚麻、丝绸的衣物,穿在身上,透气,舒爽,与我的气息无间契合,相得益彰。日复一日地贴身于木质写字桌,就有依傍大树胸膛的踏实和温和感。莫名地喜欢童话的小木屋,心驰神往,住在海边,抑或深林里,弥漫木质香气的小木屋,与大自然的原生态耳鬓厮磨,一呼一吸,血液流淌之间,满是草木的清纯与宁馨,夜里也有美妙的童话入梦。什么时候,能抵达自称蓝调的期许呢?

  源自草根木心,一向不喜欢每个人都在狂奔,拼命地张开双手,图谋抓住些什么的图景。过于浑浊的交集,让我心里打鼓,也令我纠结。我更乐于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安静地想莫名其妙的事,安静地读一本什么书,安静地信笔涂鸦,在小小的天地里,或清愁或乱舞。虽画地为牢,却与浮世隔离开来。

  源自草根木心,我,不仅夜里有梦,也在太阳底下,睁眼做白日梦。寄情于梦树,期待它,风雨里抽枝展叶,孕育花蕾,绽放花朵。那些花朵儿,是长翅膀的精灵,聚集于我的笔尖,抑或键盘上。有一股微光穿透黑暗,如地火燃烧,将葳蕤的消息传向远方。我,与梦中的我;今世的我,与前世的草儿,在一帘幽梦中,张开隐形的翅膀,渐次抵达了无限之域。我暗恋的东坡先生轻吟:“我欲梦中传彩笔,即书花叶寄朝云”,暗合了我的意念及生活的方式。

  源自草根木心,知道自己的绵薄与无为,不过是风中的一粒微尘而已。还知道再大的能耐人,也不可能掌控自然,呼风唤雨,随心所欲地,令天地臣服。如是,我该彻悟,谦恭地膜拜自然,以水为道,努力地飞扬着些微的水之光,又乐于随波逐流,流到哪里是哪里。

  不时地观照自我,在草根木心的魂灵里,逐己于山野。在那遥远的,没有污染和喧哗的幽谷里,在那神秘和童贞般的纯净里,过滤心尘,回归原初。

  很早的时候,我就乐于过简单的日子。虽单调,枯燥,却使生活中的某一个小细节,琐碎事,拥有了别样的意义。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更大的快乐,如雨后的阳光,清新而明媚。灵光初现的这一刻,我突然认识到,草木,单纯,暗香,是一种清澈而晶莹的纯粹。明天,春天,秋天以及四季,都是与生命,与宇宙紧密关联,使内心嵌入诗意,抵达无限远方的词语,它与心中的爱意,如影相随。

  草木特有的气息,始终在我的身边,心中萦绕,天性让我,亲近阳光,亲近风雨,亲近山野,亲近流水,亲近美质,亲近梦幻。

  所有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一切,也发生在我的梦中。我的两条命,就这样,时而重迭,时而分离。不知道哪个我,是真的我?不知道哪个我,稍和我的心,中我的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