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人生总在告别美文

2019年11月07日 美文欣赏 暂无评论
摘要:

1996年,我读高三。  临近高考,为放松,班里组织了一场毕业晚会。  我们聚集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舞厅,彩色球形灯在头顶亮起,同学们一个个走上台表演节目。  一个男生说,我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1996年,我读高三。

  临近高考,为放松,班里组织了一场毕业晚会。

  我们聚集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舞厅,彩色球形灯在头顶亮起,同学们一个个走上台表演节目。

  一个男生说,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就给大家念首诗吧。

  “十几年前,一个人对我笑了一笑……我也许不会再见着那笑的人,但是我很感谢,他笑得真好。”

  显然,男生有备而来,朗诵完《一笑》,他向控制音乐的同学使了个眼色,瞬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歌声充满整个房间。男生说,快要分别了,再见也许再也不见,只希望十几年后,大家想到彼此时,还有“一笑”般温暖的记忆。

  如果说此前我们还在嘻嘻哈哈,《送别》歌毕,我们集体沉默,进入了将要离别的伤感情境。再然后,不知谁先开始,我们渐渐哭成一片——那一天也成了我心中的毕业纪念日。

  我没和那男生说过话,毕业后,他和大多数同学,我也真的再也没见。后来,我在一本白话诗选中翻到《一笑》,“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如在耳边,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与“再见”相关的惆怅。

  这时,我在一所中学教书,但很快就要离开。两年的朝夕相处,我和学生们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亲密无间,如何说再见,我想了很久。

  一天,上完课,我对学生们说,我要走了,并复制了高中毕业时的那一幕:“我也许不会再见着微笑的你们,但是我很感谢,你们笑得真好。”我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送别》潺潺流出,学生们跟着我唱,“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有女生掏出纸巾按住眼睛。

  过了不久,我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发现桌子上有一个玻璃瓶,瓶子里装满五角星,每个五角星打开都是一张纸条。其中,一个孩子写道:老师,真舍不得你走,道一声再见,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我有些难受,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我们总在告别人生的某个段落,总在告别一度同行的人。

  想起以上两件往事,我正在朋友父亲的葬礼现场。

  满眼是花圈、鲜花和挽联,如果说有什么特别,那便是来吊唁的人,大多头发花白、风度翩翩——朋友父亲是个人缘很好的科学家。

  葬礼还没开始,人们聚在走廊上。我站在一角,听老人们叙旧。

  有人回忆,50年代与朋友父亲一起上大学时的情景;有人提起30年前曾与朋友父亲合作一个项目,“7人小组,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我对着手中的生平简介,判断他们曾出现在逝者的哪个人生段落;我仔细捕捉他们的语言,听得最多的是“好久没见”——既是彼此,也是和逝者之间的寒暄。

  哀乐起,听司仪指挥,我和众人鱼贯而入,献花、鞠躬、与亲属握手,刚才还聊着的老人们此刻脸色肃穆,满眼是泪。

  “张大姐!”我步出吊唁厅,见一位拄着单拐的老者向穿深蓝毛衣的同龄女士招呼道。

  “小李!”女士神色悲怆,此时却又有些惊喜。

  “来送送老佟。”老者道,老佟即是朋友父亲。

  “还能最后看老佟一眼”,女士叹息,“老齐、老江,我连送都没送,再见再也没见。”

  记忆的阀门被撞开,自己曾经历的一幕幕生离与眼前的死别交错、集聚。

  我们一再告别生命中的某个段落,告别一度同行的人,道着再见。

  我们在目光中远行,又目送他人离去,最终都等来彻底的告别,在这个世上,再也不见。

  “张大姐,我送送你。”老者在我前面,撑着拐。“好,下次再见还不知什么时候呢!说不定是你来‘送’我。”女士感慨道。

  哭声、哀乐在我身后继续,“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关于人生、关于离别,我竟无端有些苍茫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