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再见,金发卡斯帕

2019年10月20日 故事大全 暂无评论
摘要:

卡斯帕一家被带走的时候,整条巷子的居民都远远地目送他们。陈阿毛被姆妈死死地拉住,日本兵的刺刀在阳光下凛冽地闪着惨白的光。卡斯帕抱着一个小小的包裹,紧跟在父亲的身后 1 1935年的上海码头有湿润的海风扑打在脸上,轮船的汽笛声让7岁的卡斯帕心里一阵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卡斯帕一家被带走的时候,整条巷子的居民都远远地目送他们。陈阿毛被姆妈死死地拉住,日本兵的刺刀在阳光下凛冽地闪着惨白的光。卡斯帕抱着一个小小的包裹,紧跟在父亲的身后


  1


  1935年的上海码头有湿润的海风扑打在脸上,轮船的汽笛声让7岁的卡斯帕心里一阵害怕。他抓紧父亲的旧大衣,把脸深深地埋进去,衣服里面还带着奥地利小镇上特有的清甜味道。父亲正了正卡斯帕的帽子,抱起他亲了一下,告诉儿子这里是他们一家即将居住的地方,“你会喜欢上海的”。父亲牵起他的手,提着一只旧皮箱,混杂在形形色色各种口音的人里,踏上这个陌生的地方。


  一连好几个星期过去,卡斯帕始终提不起精神。曾经是历史教授的父亲在一个中国富商家里当英语教师,母亲开了一家小小的面包房,卡斯帕只好一个人玩儿,他不敢走出租住的阁楼,因为总有一群脏兮兮的中国孩子围着他,编歌谣唱他:“小鬼佬,是哑巴,请了个和尚学念经,嘀里咕噜听不清。”卡斯帕每次都被那群大孩子推倒在地,可是他从来没哭过,挣扎着爬起来仔细把身上的土拍掉,慢慢地走回家。但是在某个雨天,他们把帮母亲寄信的卡斯帕又一次堵在巷口的时候,卡斯帕觉得不能再容忍了。


  他们看中了卡斯帕身上那件红色雨衣,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格外鲜艳美丽。卡斯帕一声不吭死死地抓紧雨衣的一角,和另外一个男孩拔河一样角力。卡斯帕湛蓝色的眼睛噙着眼泪,强大的自尊不允许他哭出来,但是力气越来越小,就在雨衣马上就要滑脱的那一刻,有一个10岁的中国男孩猛地从后面帮他一拽,雨衣完好地回到卡斯帕的手里。卡斯帕赶紧抱在怀里,感激地望着那个男孩。那群孩子中有人高叫,是阿毛,陈家阿毛,快跑! 一群人顿时逃得无影无踪。那个叫阿毛的男孩装作追赶的样子把他们轰出弄堂,然后回来告诉卡斯帕: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在巷子里喊我,这帮小赤佬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卡斯帕终于开始觉得上海不是那么令人讨厌了,他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名字叫做陈阿毛。


  2


  唐山路690弄的居民发现陈家那个最淘气的阿毛身边多了一个小朋友,还是个外国小男生。一个讲上海话,一个说外国话,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然后哈哈大笑。半年之后,卡斯帕大致能听懂简单的上海话,也会笑眯眯地对那些常来照顾他家面包生意的邻居们说:阿姨,侬好。


  陈阿毛觉得这个小毛头的一切都透露着新奇,问他为什么别的孩子欺负他时不反抗。卡斯帕说,爸爸教导过他,一个人永远要保持良好的风度。陈阿毛听不太懂,他挥挥拳头:只要有人敢惹我,我就狠狠地揍他。卡斯帕摇摇头:不可以,如果你没有修养,你会被人瞧不起的。陈阿毛才不信,他说,这是上海,只有穷人才会被看不起。卡斯帕还是摇头:我们在奥地利的时候,有大花园,但是德国人把我们犹太人赶出自己的家,没收了妈妈的钻石项链,他们有了很多钱,可是他们卡斯帕使劲搜罗自己有限的汉语词汇,他眨眨湖水般的大眼睛,说:他们,没有高贵的心。


  陈阿毛的心里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他说不上来,但是他第一次为自己往日的行径感到羞耻,从杂货店顺手牵羊偷糖吃,戏弄算命的瞎子,这些弄堂野孩子的本事本来想教给卡斯帕,好一起去胡闹,可是不知怎的,他因为这些念头而脸上发热。


  卡斯帕从教会学校回来,常带着一本本书去找阿毛,有时候是《圣经》,有时候是希伯来历史。陈阿毛卖报回来也会去找卡斯帕玩儿,夜晚昏暗的灯光下,卡斯帕的父亲哼唱这欢快的旋律,拥着卡斯帕的母亲翩翩起舞。陈阿毛艳羡地看着这对异乡漂泊却恩爱不减的夫妻,他的父亲很少有不醉醺醺的时候,而且一喝醉,就要拿自己的老婆孩子出气。他打心眼里喜欢这家人,乐观又温暖。


  3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