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蓝蝴蝶

2019年11月30日 故事大全 暂无评论
摘要:

他不喜欢蝴蝶,因为他不喜欢毛毛虫。 蝴蝶是毛毛虫变的。 她喜欢蝴蝶,她是植物病虫害系毕业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她下苦功研究了多年的蝴蝶。 他们认识在学校里,她穿着一件圆领T恤,站在树底下,迎着太阳光,小小的、黑黑的、泥土气息很重的一张脸。 他正在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他不喜欢蝴蝶,因为他不喜欢毛毛虫。
  蝴蝶是毛毛虫变的。
  她喜欢蝴蝶,她是植物病虫害系毕业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她下苦功研究了多年的蝴蝶。
  他们认识在学校里,她穿着一件圆领T恤,站在树底下,迎着太阳光,小小的、黑黑的、泥土气息很重的一张脸。
  他正在图书馆外的林荫大道上打羽毛球,球飞了,才发现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在做什么?他好奇地问。
  她立即把食指竖在唇间:
  嘘!你会吓着它的。他看到那只在高枝上爬着的小东西,被它恶心的样子吓了一跳。
  他没再理会那只毛虫,拣了球就走开了。后来有人为他们介绍,因为他们是同乡。
  他很早就离开那个海滨小镇,到外地求学,对家乡来说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她却什么都知道,什么人都认识。
  她在学校里也是无人不知,是系里功课最棒,人缘最好,也是最丑的女生。大家都喊她蝴蝶。起初只是在后头这么称呼她,后来当面喊,她也笑眯眯地答应。
  她真的喜欢蝴蝶,并不觉得是讽刺。
  她经常在树林里头,一站就是好几个钟头,只为了寻找毛毛虫,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火柴棒拨下来。
  那么软那么黏的小虫,绿的,黑的,有些背上还有奇奇怪怪的斑点。她给他看过她的大玻璃箱,毛虫结蛹化成蝴蝶后,就在里面飞舞,交配,产卵和死亡。
  他看到那么赤裸裸的生命过程,不论是开始还是结束,都不觉得有什么好玩。
  可是她是个有趣的人。
  他越来越喜欢她的脸,丑得有趣的脸。只是喜欢。
  他也常逗她:蝴蝶是益鸟还是害鸟?她总是一本正经地回答:
  蝴蝶不是鸟。她还试图纠正他的谬误,台湾产的蝴蝶,尚未发现浑身长毛的幼虫,所谓的毛毛虫,与蝴蝶无关。
  要辨识毛毛虫和未来的蝴蝶,需要经验,他自认没有这方面的学问。
  她毕业后,到博物馆去工作,渐渐的,容颜上开始有了改变。
  首先,她白了。
  一个礼拜有六天呆在空气调节的办公室工作,怎能不白?
  他笑她还真是一只蝴蝶,有保护色,会拟态。
  白了之后,她的优点慢慢显现,他发现她有双灵活的大眼睛,雪白的牙齿。
  她还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习惯,不讲究穿着也不打扮。因为她忙。礼拜六也常加班,替来博物馆参观的小朋友们讲解博物课,忙得连蝴蝶都没空理会了,却也没听见她抱怨。
  他当兵后,偶尔会去台北,朋友都星散了,但她一定会在博物馆,他到了车站就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吃顿饭,见着她就让他心里一阵踏实,觉得台北还有人等他,他并未被这个大城市一脚踢出去。
  有时候他也去她的办公室,看她以极其利落的手法做鸟类标本,她不是学这个的,但几片羽毛到了她手里就使得原本支离破碎的鸟儿再活过来。
  他有许多话不便对别人讲的,便向她倾诉,她笑眯眯地听,一点也不插嘴。他说累了,就喝她煮的咖啡,总是一杯喝完了又喝一杯。
  他以后再也没有喝过那么过瘾的咖啡。
  服完了兵役,他找到了工作,开始跟女孩子约会,渐渐没空去找她。一年后,他结婚了。
  他发了喜帖给她,是新娘亲手用毛笔写的。她的新娘子多才多艺,最重要的是漂亮,他是个出了名的美男子,当然是美女为伴。
  她没有来喝喜酒。替她带礼金的同事说:她半个月前请调到台东的分馆去了,人才下乡,分馆对她十分器重。
  他为她明智的选择而高兴。
  有个礼拜六的下午,他在家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他梦见她来了,站在他的桌前,穿着白色粗卡其的连身工作服,肩膀上别了个栩栩如生的蓝蝴蝶大别针,看起来神采奕奕,竟也有几分动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