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最后一次萍水相逢

2019年11月29日 故事大全 暂无评论
摘要:

不知他是如何走进这个小山村的。 黄昏,我坐在冷清的校舍门口给远方的父母写信,他就在这时不期而至。瘦长的身影刚好挡住照着我的最后一缕阳光,我毫无思想准备地面对这个不速之客。 和齐秦没什么不同,如果他把肩上的画板换成吉他的话。 嗨,他这样同我打招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不知他是如何走进这个小山村的。
  黄昏,我坐在冷清的校舍门口给远方的父母写信,他就在这时不期而至。瘦长的身影刚好挡住照着我的最后一缕阳光,我毫无思想准备地面对这个不速之客。
  和齐秦没什么不同,如果他把肩上的画板换成吉他的话。
  嗨,他这样同我打招呼:请问,我可以在这借宿一夜吗?
  我不知如何回答他。在这座破败的小学校,我是惟一的主人,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村落还在5里远的山下。
  你是这儿的孩子王吧!没等我回答,他又提出一个问题,我微笑一下点头默认了。这是个让我感到寒酸的地方,除了土坪上那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这里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牛棚。和你一样,他说:
  我也是为人师表的,我是在城里的一所中学教美术,这次利用休假出来写生。
  原来是同行,没什么比这更令我兴奋的了。
  可惜我无法弄出更好的饭食来招待他除了雪里蕻下面条。我的寒酸和窘迫是一目了然的,每月50元的工资有40元雷打不动地寄给妈妈治病了,好在他吃得津津有味,他说这碗面在城里起码卖3元钱。
  是吗,那我在城里可就发财了假如我在城里开个面馆的话。我开心地说,小桌的煤油灯火苗一闪一闪的,照着我们两个看不真切的脸。
  他告诉我他叫冬,比我早两年出生,那我该叫你冬哥了!
  我说。
  别,别这么叫,太脂粉气, 还是叫我小冬好。
  他则叫我萍儿,他先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平字,我说不好,是萍水相逢的萍。
  萍水相逢?他笑起来,细长的丹凤眼漾起一抹快乐的亮色。
  我们就是萍水相逢呀!
  谁说不是呢!
  冬说要给我画像。他移过煤油灯照在我左侧,我又点了支蜡烛放在他面前。他让我侧坐,并将眼神斜斜地定格在他脸上,他很认真地作画,我听见画笔落在纸上的嚓嚓声,他不时地抬头端详我,我们的眼神多次地对视,真诚而平静。
  仅仅半小时,一个忧郁的我跃然纸上,冬在画的左上角写下我的名字萍儿。下面是他的落款:小冬子,一九九四年秋。
  没什么好送你,这就留个纪念吧!冬把画递给我。
  我双手接过,低声说谢谢。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第一件礼物。我的感动难以言表,能在这个平淡无奇的秋天,能在这昏暗的油灯下为我作画的,也只有冬了。
  冬对我的长辫子很感兴趣,他问我留这么长的头发需要长多少年。
  我说大约8年了。冬发出一声惊呼:天啊,要8年!要知道城里的女孩在这几年时间里也不知将发型变过多少次花样了!
  我怎么能和她们相比呢!我说。心里隐隐感伤,同样是花季少女,可每个人的命运和人生多么不同。
  冬微微叹息一声,说可惜没有机会带我去城里了,不然
  他没有说下去,苍白的脸上布满我始料未及的忧伤。
  谁家的狗吠远远传来,夜深了。
  我从外面抱来干草铺在地上,再垫上竹席,铺上干净的棉布床单,我把到了冬天才舍得用的被絮拿出来给冬半垫半盖。
  这真是个特别的床。
  冬一屁股坐上去,干爽的稻草发出一阵的蟋蜶响声,稻草特有的清香弥漫了一屋,冬说:我真想永远都睡在这床上!。
  这很简单啊!我打趣他说:我送你一捆稻草就得了。
  冬大笑说:你叫我背着一捆稻草回城里吗?那将是一幅什么样啊哈我也笑。然后我说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别走了。隔着一层薄薄的门帘,我的话很轻。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