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种爱与岁月无关

2019年11月22日 故事大全 暂无评论
摘要:

200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因为比较喜欢古典优雅,所以找了一座四合院住了下来。 院子的主人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老奶奶身上是三四十年代的穿着,脸上布满沧桑,发丝如雪,但不难看出年轻时肯定很美。 第一次到香港,有很多东西要熟悉、学习,很忙。一直没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200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因为比较喜欢古典优雅,所以找了一座四合院住了下来。
  
  院子的主人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老奶奶身上是三四十年代的穿着,脸上布满沧桑,发丝如雪,但不难看出年轻时肯定很美。
  
  第一次到香港,有很多东西要熟悉、学习,很忙。一直没有时间拜访她老人家。在院子里住得久了,总是看到老奶奶拿着一张照片自言自语,脸上洋溢着微笑。也没有诸多留意,老人家嘛,总有些眷恋、怀念。但还是有些许好奇。
  
  今天周末,到街上买了些水果、滋补类的,决定问候她老人家。踏入老奶奶房间,一股淡淡的水墨清香,房间布置得极其雅致,墙上挂着书法、国画。靠窗坐下,桌子上有一个笔架,笔架上是十几支挥毫,两个精致的砚台。桌子旁边有一个瓷瓶,里面放满了卷轴。
  
  老奶奶上了茶,平常心的问候。......
  
  于是问到了老奶奶拿着一张照片自言自语的事情,老奶奶愣了愣,从抽屉里拿出照片,说出了几十年前的往事。
  
  故事发生在1927年上海,政治风云激荡的年代,戴望舒《雨巷》式浪漫萌芽的时代。
  
  慧云和博明是一对情侣,当时在复旦大学读书,互相对崇高感情的纯洁与执著,一起游花园,逛天桥,赏红叶,论诗词,郎才女貌。相约夕阳迷离,花前月下,有时月已中天不愿离开,依然有无尽的情话爱意和缠绵。一份真挚的心灵上相契合的感情。沐浴在月色中,共鸣起一个心心相印、情爱相连的爱情故事。
  
  学校里有革命党,校门外时常布满了佯装成摊贩的恐怖分子跟班,不经意还常伴有枪声响起。博明瞒着慧云参加了革命党,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博明是参与其起义份子之一。因为国民党流寇无处不在,博明身份暴露了,此次暴露直接牵涉到慧云和周边革命同志的生命安全,博明决定和慧云还有其他革命同志离开上海,先转到香港整理一段时间,等风声缓下来了再回来。
  
  3月26日夜里。博明把慧云约到逸闻茶楼,和慧云说出了原委,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慧云很吃惊,也很生气。一直以来都坦诚相待,参加革命党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对她说。慧云流着泪扭头便走,事情紧迫,其他革命同志已经相继来到,容不了时间多说,博明拉住慧云,用手温柔的拭去慧云眼角的泪水,深情地说:相信我!慧云扑倒在博明怀里放声痛哭,这能怨得了什么?要怨只能怨时世太动荡。
  
  几个人在夜里穿行,引起了恐怖份子的怀疑,一队流寇紧跟着追上去。博明轻声地说:跑!太过怆速和紧张,没能把流寇甩开。
  
  你们先走,我把他们引开!博明说:到广州粤香饭馆会合!
  
  慧云说:不,我们一起走,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博明向其他革命同志使了个眼色,把慧云强行拉走。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生离死别,情之深,情之切,慧云那声音是撕心裂肺,摧人泪下。博明忍着心中的痛和怜,咬着牙根说:快带她走!博明跑到街灯下引起流寇注意,转入另一个街口,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慧云和革命同志几经辗转到了广州,在粤香饭馆等了一个星期,多方联系没有博明的消息。革命同志决定先到香港和其他同志会合。慧云不肯走,强做镇定地说:我要等博明回来,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他不会抛下我!还是没能敛住内心的忧伤,泪流满面。
  
  爱一个人,他是她全部的需要和存在的意义。她爱他,如生如死如火如荼缠绵如呼吸。让人接受不了的是:那样的时世、年代,由不得你情愿不情愿,相爱的人就这样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