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鸡笼(小小说)

耀眼的鸡笼(小小说)

耀眼的鸡笼(小小说) 文/飞翔 每天天蒙蒙亮,那条街的拐弯处就有个老太太坐在那儿卖鸡。 老太太的身边有两个大大的鸡笼、一个是空的,另一个只有只鸡。大清早就能卖得那么多,真佩服! 后来慢慢观察才发现,老太太卖的鸡并不多,每天只拿来一只鸡,但为什么要

王二狗“亲”爹(小小说)

王二狗“亲”爹(小小说)

王二狗亲爹(小小说) 飞翔 王二狗早年丧妻,不出40岁就成一个鳏夫。命中注定,谁也无法看透人生路,有时王二狗也自儿安慰。他依然横下心来去经营个人的生意,完全没有把这伤心事念在心里。 王二狗是在乡下经营灰膏生意,他手下有三,四个工人,每天订单一到

惜财如命(小小说)

惜财如命(小小说)

惜财如命(小小说) 文/飞翔 伍德,七十有余了,耳聪明目,膝下有一女,已远嫁了。去年他老伴刚走,现伍德孑身一人,别看他年老,但手脚还特别麻利,他爱养猪,每年准养一两头,从年头养到年尾就出栏,屠夫们最爱要他的猪,因为伍德养的猪,从不喂饲料,单靠捡

有违经商(小小说)

有违经商(小小说)

有违经商(小小说) 飞翔 啊敢,啊能,啊勇聚在一起叫老板娘多炒几个菜,过了一会儿,一台丰盛的菜肴端上餐桌上,他们几个人围在餐桌,开怀畅饮,好不热闹。 次日凌晨,他们出现在这镇街道的路口摆卖猪肉,他们分工明细,由啊敢啊能招呼引客,啊勇过称收钱。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惩罚的记忆(小小说) 文/飞翔 这个村的入口处,住着一户人家,姓朴,他有个儿子精神失常,十几年前离家出走,至今不回。他老伴去年走了,现就他一人守住这房子。 姓朴这人年70了,性格很古怪,从未与他人往来,但固执和横蛮一直是他做人的出发点,他每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