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君悦吾兮,吾悦君(上) 文/闻庭孜(江西) 1 江湖自古出豪杰,一剑一功扬天下。三月的江湖,伴随着无数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正所谓:人在江湖闯,祸从天上降。 寒霜殿殿主寒厉天遭受暗算,身中奇毒,生死不明。殿内气氛庄重严谨,办事之人秩序井然,下人进

打 电 话

打  电  话

打 电 话 文/张椿方(山东) 一位剪着短发,身体微胖,穿着黑底白点半截袖衬衫,脚下一双千层底粗布鞋的中年妇女,站在砖铺的地面上,看着门店上的牌子,回头焦急的期盼的等待着. 清晨六点十五分,一位穿着雪白T桖衫,相貌白净的男子,阔步的向前走过来,路

竞 标

竞   标

竞 标 文/张美荣(江苏) 古镇曲塘的文化站大楼座落在镇中心地带。大楼分三层,底层是镇开发办的办公室,上面二层属镇文化站。大楼临街矗立。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大楼的东面紧邻中心小学,西面有农商银行及乡镇卫生院。街道上整日人来车往,从位置上看,这

饭 局

饭   局

饭 局 文/张美荣(江苏) 城里的王科长周末晚上要宴请同学,提前二天便通过微信一一通知。时间地点一目了然。 乡下的铁柱也在受邀的同学之列。铁柱是个农民,成天忙于生计。接到邀请,本无意为一顿晚饭特地赶往几十里外的县城。但转念一想:人家这是给自己面

洞 房 夜 话(微小说)

洞  房  夜  话(微小说)

洞 房 夜 话(微小说) 文/上善若水(山东) 二赖子送走最后一拨闹房的乡亲,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他急忙返回屋拴上门。 喜子噘着嘴坐在炕里。 还不高兴啊,跟了我,你就享福吧。 喜子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知道是委屈了你,可我也真帮你家了。 喜子仍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