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儿 心

女  儿  心

女 儿 心 文/川疆兰子(四川)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南疆某农场场部的小车早早停在操场坝里,等着送那些去车站回老家的人,这中间也有蓉儿。 那天兵哥来送他,要给他披上他的军大衣,她固执的不肯接受。容儿上车了,躲在角落里,看着兵哥挥动着的双手和蠕动

我 的 文 学 梦

我 的 文 学 梦

我 的 文 学 梦 文/温馨(河北) 热爱文学,从一识字就爱。记得小时候,父亲给了我一本四角号码字典,并教会了背字头歌点一横二三撇捺,乂四叉五方框六,角七八八九是小,点下一横变零头。但由于刚上小学,还不懂得笔顺,认字又太少,,仍然不会使用四角号码

冤 枉

冤    枉

冤 枉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越怕越摊事,这不又摊上事了。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我值班(昨天下午已经值了半天班了),白班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4点,我八点五十就到学校与值夜班的杨大哥交接了。整个学校大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外面的风太大了,已经刮

赵 叔 与 刘 婶

赵 叔 与 刘 婶

赵 叔 与 刘 婶 文/徐兰英(安徽) (上)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劈里啪拉的鞭炮声惊醒,父亲说,不好了,肯定是刘婶家的顶梁柱倒了,说完打着电灯走出了家们。 父亲走后,母亲安慰我们姐弟几个不要害怕,说父亲帮人干活去了,那时,我不懂得什么叫怕,

变 态 的 爱

变  态  的  爱

变 态 的 爱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一个离城市不太远的小山村,有这样一对剩男剩女,男的叫田亮,女的叫小芳。田亮是医生,小芳是小学教师,可能因为都是大龄青年的缘故吧,也可能因为都是一个村长大的,没处多长时间,俩人就举办了婚礼。 婚礼也很简单,两